我的朋友L(4)

【四期连载小说】第四章  脉望 

“滴答滴答雨开始落在宽阔巨大的圆顶树冠,从树梢的叶子边缘再流下仿佛天上降下一道圆环形状的瀑布奔流,打在地上如同炮弹轰击,啪哒啪哒地我脚下的土地在颤动,周遭空间好像被雨水溶解模糊了。”

“然后我穿透了像是一层霜花玻璃的水壁,走进了树冠笼罩的范围,这里雨雾弥漫,奇怪的是地面却不泥泞,比我高出两三个人头的板根往下延伸到地面,我像只壁虎四肢展开贴着树身,从这里攀爬上主干,柔软蓬松的苔鲜里头是皱褶的树皮,饥火烧肠的我不停地伸出舌尖舔尝带着鹾咸微甜的苔鲜,爬着爬着身体就越陷越深入树身,不懂是树皮的纹痕像波浪侵蚀沙滩般吞没了我,还是我变成毛虫咀嚼了它的表层进入树的深处,身体虚化,空旷与饥饿的感觉被逐渐扭捲四周,把我覆盖,连梦也吞噬的黑暗填补。”

“早上我醒了之后大吃大喝了3天,可是还常觉得肚子空荡荡,仿佛有个烧得旺盛的炉子在里头急需燃料来维持火势,这种感觉直至我开始拿起一本书阅读才会减缓停止,从此书就是我最亲密的伴侣,是我为书而活,在这混乱堕落的世界,没有书就像没有叶子的树,生命要如何延续?没有书的慰籍,就如同没有花的花园一样荒谬,生命的意义也不复存在。”

“我父亲最后说我伯伯走入森林一年后,那个他心仪的女生就在一场与政府军的冲突中丧命,据说他们那个小队里有人背叛,跟政府军通风报讯,设局给政府军埋伏,几乎歼灭了整个小队,幸好我伯伯逃出生天。听说正是那个女生牺牲自己维护他,他才会活下去。过后他整个人就改变了,从一个软弱胆怯的书生,成为部队里的前锋战士,击毙不少英国佬。也曾和辜卡兵的近身战中劈死对方,但是他最大的热忱就是帮部队暗杀处决叛徒。据说在他离开部队走入大山之前,终于杀死了当时出卖他们的叛徒,也许是完成了最终心愿,对人世不再牵挂,他才会独自一人走入大山,不知所踪。”

那一晚微醺中L说了这么一段奇异往事,那时他的神情和话语我一直记在心底,毕竟一个人像是向天父忏悔一般把埋在灵魂深处的记忆挖掘出来,与神分享,天使也会作个备案。

发生了蠹鱼在书本留下像甲骨文的蛀痕事后的第二天,我又来到贰贰书室。

待在书店尽头木桌子的L 看起来很疲惫,可是语气相当兴奋,他把几本书推到我的眼前。

“我花了整晚的工夫,反复查证这几本《甲骨文编》,《金文编》等古代字形表工具书,终于可以认定那些蛀痕是4字句的四言诗体。”

他接着说中国文学史留传下来的四言诗很少,多为上古歌谣,有许多收录到《诗经》一书里,所以就从《诗经》去寻找句子的源头。从5张留有蛀痕的书页他辨认出该五句子为 “考槃在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弗谖,永矢弗过”。

我看着他早己打开的书页里的字体,一边点头一边对比蛀痕与字形表,我是觉得有相似但不敢肯定,像往常一样,我选择相信L的说词。

“这是诗经里的一篇作品《卫风·考槃》,是首赞美隐士的歌。完整的诗歌有3章,每章有4句,所以这首诗歌总共有12个句子。蛀痕书页开头4句也是《考槃》的第一章,说成白话大意就是壮硕俊美的隐士在山涧演唱,心胸多么地开宽,自个睡觉自个言说,谨记了当初隐退的决心。另外一句都是第二章的最后一句,意思是绝不违背当时退隐的承诺。这也许是中文书写最早提到为了维护纯净平静之心而远离人世污浊,退隐山野的幽愿。”

“我想这也是你的心愿。”我无心脱口而出。他没有对着我回答,只是低头看着手中那本书,然后再回望他身后的书架,轻声低喃。

“ 最后两句好像对着我说,提醒我什么的。”仿佛有个东西在书店里轻微地哆嗦,我感觉到,想必 L 也是。

当天回家的路上,L给我发了这么一个讯息:

—— 其实这一阵子在考虑要不要关闭书店。

—— 那些蛀痕好像是留给我的劝告,我的栖身之所正是书店,是我的初衷,本心。

—— 有本奇书叫《酉阳杂俎》,是唐人段成式所作,里头记载了古时候山川地理,奇草异物,神仙方术等传说史志,其中有一个故事说一个书生遇到一只可以帮人成仙,称为“脉望”的蠹鱼,只要蠹鱼吃过3个“神仙”的字样就有这种能力。

—— 我想会不会留下蛀痕就是脉望?

(4,续完)

广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