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watch_4

【四期连载小说】4. 伟浩/ 出口

哥哥陷入沉睡之后,伟浩一一读取了他留在虚拟世界的创作。现实里道貌俨然的学者,在另一个世界里把恋母情结、恋童癖等等各种变态行为发挥得淋漓尽致,让隔着银幕观看的伟浩都觉得恶心。



伟浩在哥哥的维生系统里加入了“倾听计划”。

使用这类应用程式的目的是为了要了解植物人的思想运作,甚至让亲人通过程式跟病者沟通,以期找到恢复的关键点。系统的维修价钱当然不会便宜,但是伟浩全然不介意。

在虚拟的世界里,伟浩依然让哥哥当主角。局外的伟浩可以在任何一个关键点按停、倒带,甚至把剧情稍微改写,为故事多添曲折。剧中人虽免不了会被自己的原型个性和以往的人生经历所支配,但是就像迷宫里的白老鼠,无论走哪个路线,最终都只能抵达编排好的终点。

手握stopwatch的伟浩,就是白老鼠的主人。

在现实的世界里,伟浩确实拥有一对恩爱的父母,图画般美好的家庭。在人后对他施诸各种冷暴力的哥哥,却是他生命里的荆棘。



自小,哥哥就是一个聪敏,细腻的男孩,可是他的情绪极度不稳定,在这一分钟可以喧闹无比地撒着欢,下一分钟却落入郁郁寡欢的情绪里。哥哥自懂人事以来,就很少会在人前露出不稳定的一面,只有伟浩成了哥哥的情绪上的缓冲点。

爸妈也许并不知道,也许略知道些,但是哥哥在各方面的卓越表现让他在兄弟关系里成了掌握特权的那个孩子。

父母相继离世后,兄弟之间的情谊并没有随着岁月辗转成歌。看似独立的两个个体,被血浓于水的纽带紧紧捆住,爱恨纠缠不清。

自从妈妈在7年前去世后,哥哥就被日蚀吞噬了。

他渐渐变得足不出户,每天除了通过网络解决公事和一些生活上的琐事,就是把玩一架从黑市入手的情境游戏机。

“情境游戏”是十多年前风靡一时的玩意,使用者自行编写各种情节,然后戴上发送器与游戏机连线,即可以“进入”自己编写的情境里。这个游戏引人入胜的地方,就是可以让玩家随心所欲地翱翔在自制的天堂里,暂时脱离不如人意的现实生活。理论上,能够平衡玩家的精神压力,可以算作一种治疗行为。

在游戏刚推出市面的时候,颇获得了心理学家们的背书,也毫无意外地,在短时间内累计了极高的人气。但全世界的政府不约而同地在游戏推出的一年后把它给全面禁止了。 原因很简单,游戏者的死亡率达70%以上。

在进入游戏前,玩家必须把stopwatch调好,一般上玩不超过15分钟最安全,超过半小时的话,体弱的人会有晕眩、呕吐的感觉。如果没有调好时间的话,玩家就会陷在情境里回不到现实,除非有人及时发现他们,并把仪器关闭。

没有人知道在哥哥出事的那一天,伟浩是唯一的目击者。他坐在一旁,陪伴着双眼翻白,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的哥哥约一个小时后,才开门离去。

当然,事后也没有人发现stopwatch被动了手脚。



现在,他可以在虚拟的世界里对哥哥循循善诱了。

躺在床上的哥哥,平静如波的脸上已然湿透。伟浩的右手戴着一只腕带斑驳,镜面也有了好几条刮痕的电子表。那是妈妈送给哥哥的第一件礼物。

伟浩的脸上绽放了一个朝阳般蓬勃的笑容。

“这个世界,应该就是你所希盼的永恒了….哥哥,我想你会快乐的吧?”

(4,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