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watch

【四期连载小说】2. 腕表



搬家的那一天总算来临了。把杂物收的收,扔的扔后,书桌终于重见天日。它跟随我们住进了新家,搬进了妈妈的房间里。

经济条件变得宽裕了之后,我却没有因此而舒心起来。我不禁怀念起那一百平方尺的房间。在狭小的空间里,我们相濡以沫,捱过了艰难的日子。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只要我推开房门,就会有一张世界上最美的笑脸迎向我。

如今,妈妈变得怪怪的。

她辞去了工作,还老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我想,或许她只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毕竟过去的几年,她好像一根绷得紧紧的橡皮带,既需要费神照顾我们兄弟,也得独自承受娘家的冷眼。

比我小3岁的弟弟如出笼的鸟儿一样。我们都不用做临时工帮补家计了,时间突然多了出来。弟弟把放学后的活动编排得满满的,而我除了上课和必要的课外活动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呆在家里。我不放心妈妈。



自从搬进来以后,妈妈变得越来越瘦了。起先她还会出门去买菜,煮一点我们爱吃的食物。渐渐地,她开始有一餐没一餐地煮,弟弟趁着这个契机,不再每天回来吃晚餐了。大多数时间,我独自一人吃打包的食物。妈妈会下楼来跟我一块用餐的机率很小,即使能够见到她,也是在沉默相对中草草解决一餐。我对她说话,就只能得到微弱的几声回答,或是点头摇头的反应。

“妈,饭打包回来了。”这天,我像平日一样往楼上招呼了一声。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回应。

第二天早上,那包饭依然留在饭桌上。待我从学校回来,它已经停留了整整一天了。

我走上楼,敲了敲妈妈的房门。

“妈,”房门禁不起一敲,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

“妈,你在里面吗?”我提高了声音。没有人回答我。

我推开门走进了房间。

书桌前有一个影子晃了一下。

“妈?”

“伟乐,你来了?”那把熟悉的声音,有着久违的温柔。



“妈,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你一整天没吃过东西了吧?”

“伟乐,你是大学生了吧?你可以告诉我,什么叫做‘永恒’吗?”

我愣了一下,妈怎么突然问起这种哲学性的问题了?

“妈,你到底是怎么了?你是遇到了什么事吗?”

我目光停驻在打开了的抽屉。里头空空如也,那一只熟悉的电子腕表被放在桌上了。

我依稀看见腕表显示了计时器的界面,那里有一组数字在跳动。

23:00:59,23:00:58,23:00:57……,随着我每一次眨眼,数字都变得不一样。

“伟乐,过来,让妈牵你的手。”

妈妈跟我的手结合在一起的霎那,我的眼前闪过了七彩霓虹,接着,我被中人欲呕的薄雾包围了。在一阵阵昏眩里,我试图关闭五感中的四感,只留下了触觉紧紧感受着母亲。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五指的一阵痉挛,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不容放开的手。

我睁开了眼睛,眼前依然一片朦胧。

“妈,妈!”我睁眼瞎子般地胡乱拍打那一片薄墙。

在历经了永恒一样的漫长以后,我终于从雾里挣脱,眼前出现了另一片视野。

(2,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