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晏

我通常是在3、4点,等餐馆忙碌过了,才出去“食晏”。

要出去吃,因为一整天(以至一整年。)困身在餐馆里,觉得要出去呼一口气。



所谓“食晏”是广东话。今天想起这个字眼,我觉得比“吃午餐”贴切。“晏”不只是午餐“咁解”,还有“迟”的意思。“日至桑野,是谓晏食也。”(淮南子)也证明广东字里也有许多古文。

西人有所谓“下午茶”,“晏食”就是“下午餐”吧?我们广东人常说“好晏”意即“很晚了。”,“晏d至黎”即系“迟点再来”。

如今好些些洋餐馆有个新名词,叫作“Brunch”,由早餐“Breakfast”和午餐“Lunch”两词合成。Brunch(译成“早午餐”?) 迎合“早餐太迟,午餐太早”或者不想吃“正式午餐”那么丰盛的现代人。有些餐馆把Brunch做得火红。可能因为有不少人工作时间自由,可以清清爽爽吃个“早午餐”吧?

“食晏”的人少

像我这样直到3、4点才要找地方吃饭的人少。要做“食晏”就未必可行了(虽然“椰子屋”有时也有不少“食晏”的人,像现在,星期一的下午5时,还有4桌客人叫披萨吃。)一般的餐馆,都是小猫三几只。更多的餐馆午休去了。



像我刚去的一家泰国小食店,幸好有营业,也给我轻易“包场”了。女侍恹恹地伏在柜台上,见我入门,才惊醒似地起身招待。

我选了一个猪肉汤面,泰国粗米粉没了(我做餐馆的,可以谅解),我另选了冬粉。然后坐着看看四周,桌桌椅椅都用漆髹了几个颜色再刷洗成陈旧的样子。柜台则用水泥做成,外包一层木板。如今就流行这样破落的美感。我在猜想,这些桌椅是订做的,还是家具厂商已经推出这种样式的桌椅,只需到家具店里订购,就可以了?

二十多年前我和爱伟到泰国旅行,当时很欣赏泰国设计师的创意思维。十多年前这种样式开始在本国餐馆中流行,心里还是很佩服的。可是到了今天,在任何餐馆看见此类摆饰,只显得寻常。

这也可能因为自己“老了”,什么都以“过来人”的眼睛去看。

就像如今看到一些老屋改装的咖啡馆,无非是打脱墙漆,随意涂鸦,这里那里放一个旧收音机或风扇,就以为很有“文化”,很“艺术”了。这也是为什么如今有人说起“文青”前面要加一个“伪”字。

吃完猪肉汤粉,已经“好晏”了。这家店播的音响虽然不好,播出的爵士音乐实在好听,但我听不出女声是谁?我一个人静静处身在破落的桌椅之间,听了一会儿,才离桌结账。

庄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