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走母亲9万元  滥用住址借阿窿
单亲妈妈控诉男友骗财骗色

单亲母亲(中)抱着刚出生的骨肉向张天赐揭露前男友的恶行。右为其母亲;后排左和右分别是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法律顾问郭朴进和梁柏耀。

(吉隆坡25日讯)单亲母亲一手牵着10岁儿子,一手抱着初生婴儿,还有70岁老母亲,“一带三”从柔佛前来首都,控诉男友骗财骗色。

这名单亲母亲指前男友之前以生意周转不灵为由,前后骗走她母亲超过9万令吉,还利用后者的住址向大耳窿贷款。



更甚的是,前男友还被指曾在槟城和柔佛以同样手法行骗,利用3名女子的住址借大耳窿,前后欠了逾60万令吉,如今已下落不明。

36岁的单亲母亲今日携带刚出生才一个月的前男友骨肉、与前夫所生的10岁儿子和70岁老母,从柔佛前来首都向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求助,揭发前男友的恶行。

通过手机应用程式认识

她在记者会上说,她是在2016年通过一个关于交友的手机应用程式,认识这名来自槟城的40岁男子,双方交往一段时间后就发生关系。

她说,本身在一家广场任职销售员,男友自称在新加坡担任总厨,过后被上司调去吉隆坡管理公司旗下的面包店。



“他过后游说我辞职,北上吉隆坡当其助手,事后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他知道后表示愿意娶我过门,可是我到了吉隆坡后,他就叫我不用上班,他会养我,而结婚之事一直也没有下文。

“他还以厨师身分承包各种宴会,声称每年的盈利是70万令吉,起初他表现得非常照顾我的家人,对我疼爱有加,过后就说宴会方案入不敷出,要求我说服母亲借钱帮他度过这次难关,并以合同协议书方式,承诺以高利润还钱给她,过后他就拟了一份协议书,指借7万6000令吉,3个月后还15万2000令吉。

“他是每个星期汇1200令吉进入我母亲的银行户口的方式还这笔债,但汇了5次后,就以各种借口拖延,如数目太大、无法过账等,而他开出的支票最后也无法兑现。”

她说,她过后到医院做产检,因为久咳不愈的问题,医生发现是呼吸道问题,便要求她留院,生产完后已是15天。

她指前男友在她入院期间,取走其母亲的提款卡提了一笔钱,加上之前的贷款,共骗走超过9万令吉。

“直到上两周,大耳窿突然上门,询问前男友的下落,我们才知道她利用我母亲的地址,借了很多组大耳窿,每组债都欠几十万,至今再也联络不到上他。”

张天赐说,投诉者已针对此事报案,希望其他女性小心该男子,希望警方尽快将对方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