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要从基层开始/苏鸿业

去年教育部副部长宣布今年开始严厉执行2000年教育部通令,小学一至三年级不可购买额外的作业簿,四至六年级则每个科目只限一本,制定了17年的政策终于要严厉执行,我想这对我国的教育是一项大好消息!

可惜的是,依赖作业簿已根深蒂固,对部分老师或家长而言,没有作业簿教学就好像在深海中没有了救生衣般的失去安全感,所以当这项消息宣布后,大家都忙着想“对策”。



最著名的对策莫过于出版商出版“三合一”作业簿,把作业簿加厚并提高售价,校方也照单全收。

教育部知道后,副部长也高调的通过媒体告诉出版商和校方,不要挑战教育部。

填鸭式教育变本加厉

或许还没有跟出版商订购作业簿的学校,就真的乖乖不挑战教育部,不过问题解决了吗?开学已经两三个星期,相信大家慢慢看到问题了吧。不买作业簿,老师们可以去复印,然后跟学生收复印费,老师还可以自己出题,然后抄在黑板上,让学生抄。所以我国的教育并没有因为严厉执行而摆脱填鸭式教育,反而让情况变本加厉。



透过制定和严厉执行政策这样由上而下的方式来实行教育改革,效果是事倍功半的。

任何的教育改革,都应该从最基层开始,制定政策者应该深入了解教育问题的根源。我国教育过分注重应试教育,出于家长们的观念以及老师们的束手无策。

严厉执行不可购买作业簿的通令后,教育部却没有培训老师没有作业簿要如何教学?模仿教育先进国表面的不用作业簿,却没有采用人家没有作业簿后做的事情,那只是在依样画葫芦罢了,没有办法改变任何事情。

须先教育教师和家长

没有作业簿,家长也深怕孩子学不到东西,孩子成为教育改革的牺牲者,那教育部是否应该多做父母教育的工作?

我相信,只要有充分的时间让家长明白过于依赖作业簿,对KSSR 课程的学生没有太大帮助,教育局和校方将研究和落实让孩子更容易学习的方法,那不需要副部长宣布严厉执行,家长都会到学校要求老师不要再用作业簿了。

如果教育部能够投入资源培训老师,让老师除了传统的用作业簿,逼学生做一堆功课外,还可以有更好的方法,让学生更容易吸收知识,我也相信大部分的老师都会尝试,并用于教学中,那不用制造法令,作业簿一样会被遗弃。

我们问题的关键在于最前线的老师和家长们的观念和技能,希望教育部除了会订制华丽堂皇、很棒的教育政策以外,也要对基层做出努力,一定要从教育教师和家长开始,这样才能长远的执行有效的教育改革。

苏鸿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