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行动是罪行/张木钦

读者发现,读了几十年的南洋副刊不见了,包括文艺、商余、宗教,有人真心惋惜,有人惺惺作态。

电子报的出现,是传统纸媒的重大考验,但是南洋的陨落却特别兀突,从第一大报成为今天的最困难户,落差之大难以想象,这是因为在近十多年过程中,曾经被华社一撮人狠踹了一脚。



如今有些评论者这把南洋的困境归咎马华的收购和媒体的垄断。

错。马华不是没有经营媒体,而且经营得很成功,原因是幸运没有人来乱;其次,垄断也不一定造成衰败,集团成员共存共荣是 有目共睹的事实。

南洋不幸,被一些别有用心的分子借马华的收购大事炒作,收购还未落实就被污名化为党报,污蔑破坏,一时读者大量流失以致一蹶不振。

反对马华收购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是媒体的并购;如今事后聪明,把反收购美化为反媒体垄断,还莫名其妙创造了个“报殇”怪名词。

假如当时真的知道是媒体并购,那么所采取的策略就更不可思议。当时为什么不去收购者门口拉布条?为什么反而到被收购者家里去守灵?



两报既然是竞争者,打击了一边,就加强了另一边的垄断优势,不是很愚蠢吗?

抵制行动是对华社的一种罪行,践踏了几代人艰苦经营小心呵护的文化企业。面对当前的困境,这些人应该为当年的错误忏悔而不是夸夸其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