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来到布达佩斯读书才第二个冬天,也或许是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冬天,却感觉到我的生命历程起了天翻地覆的转变。但这样的“海变”(来自英文的“sea change”)确实已在3年多前奠下了路。



如今的我,站在仰望多瑙河的桥上,想着那些年在职场上每日每时每刻的挣扎——不贪恋自己的舒适区,不断将自己打碎、重塑的过程,来到了2017年与2018年交界,我想感激自己。

来到这里一年多,不断感到惋惜的是,自己出来得太晚了。要是早点出来,或许更年轻的自己可以毫不犹豫地在毕业后转业,尝试在不同的领域从低做起,一切可以重来。步入中年之际才踏入有着多种可能的花花世界,真恐怕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当然自己心里也明白得很,这个充满着可能性的世界,竞争非常激烈,你能否得到这些国际大机构的青睐,也赖于你学校的名望,你的教授在其学术领域的盛名,还有你是否认识机构里的人。而离开自己的国家后,要在芸芸众多递交求职信的毕业生之中被选上,真的不容易,有时可以让人的信心崩溃。

可是来到这个时候,有着这样对世界的认知也很好。毕竟已不再是青春热血、无知无畏的年纪了,知道了局限才能调整好自己的期待,而不会沾沾自喜,自以为是。

发现自己的韧力



而这年多以来最宝贵的经历是更看清了自己。我发现了自己的韧力以及自己对知识无休止的渴求,而这种不断学习,不断思索的的日子,真的是一种应该感恩的奢侈。

而过去几年再职场的磨练,自己不自觉累积的技能和知识,来到学校才发现自己过去以来的累积原来如此丰富——岁月的磨练就让自己更有耐心,处理了心里的魔鬼,也更能处理自己在某个时候的缺乏安全感。

出来迟了,或许也不太坏。学法语时我们都说“pas mal”。

常常盘踞在心中的想法是,世界很大,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微小。我们在平凡之中,如果能够为别人做点什么,哪怕能够让一个人稍微感到温暖,而不觉得生命那么巨大和可怕,那便是一桩美事。如果说离开布达佩斯以后,自己想做的是什么,或许便是至少做点小事情,让一个人感到生活不那么坏就好,那么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