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时代降临
中小企业需革新求存

拉宾尼嘉哈学习到数字化的成功关键是人才。

面对网络时代新科技行业铺天盖地的围攻,传统行业的变革转型已成为存亡的关键,如何作出战略性部署,把数字技术融入企业里,将决定公司的生命周期还有多长。

考虑到数字化时代对传统行业的冲击已是无法否认的现实,马来西亚数字经济机构早前跟创业者组织(Entrepreneurs Organization,简称EO)马来西亚分会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宣布将共同致力推动国内企业朝向数字化。



创业者组织理事会成员拉宾尼嘉哈表示,要为跃身进入一个未知的领域而付出庞大成本并不容易,导致很多私人界企业宁愿搁置更全面的数字化计划,以便能先慎重考虑当前的底线与营运问题。

“身为企业家,我们也是资本主义者,所以均会寻找对自己最有利的事情。我们要做的事情,必须能在当下对经济、对行业及对顾客产生利益,而不是任由使命感驱动我们去服务更崇高的理想。”

他阐释道:“我们眼前面对的现实及最迫切的问题是,今天在全世界发生的事情太令人骤不及防,现有的法律条例和地理界线,都无法再保护我们的经济与行业。”

拉宾尼嘉哈指出,消费者手中已掌握越来越多的科技 ,他们因此拥有了做决定与改变现状的权力,所以身为企业领导人就必须回应这些改变,并准备接受这种消费者行为。

在Cisco Security Systems(马)私人有限公司任职执行董事的拉宾尼嘉哈认为,许多企业都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把营运数字化,并在不经意间作出一些战略性的思考,但还属于初步的醒觉阶段。



农业与种植领域还需要许多来自外界的支援,寻找改变与转型的方向已刻不容缓。

“人”是企业科技化关键

他分享本身试验未知领域的经验,“我曾经两度尝试把自己的公司驶向数字化营运的轨道上,但这些努力最终徒劳无功,同时也让我明白到,数字化的意义并不只是单纯的购买科技设备。”

今天的拉宾尼嘉哈已经了解到,企业科技化的最大关键是“人”,这也是他两次改革公司皆以失败告终的盲点所在。

他之前购买了功能强大的新软件,安装进公司的电脑及伺服器,但这些电脑最终只被冷落在角落蒙尘,原因在于他的团队并没有培养起拥抱数字化的正确心态。

他续道:“这是我们跟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建立伙伴关系后,所学到的最重要一点。他们并非只是教授我们关于科技设备的知识,还指导我们管理人才的学问,以及如何先为公司招聘适合的人才,之后才引进科技设备。”

为了接触更广大的企业社群以提升数字化的醒觉意识,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和创业者组织大马分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就此方向展开联合努力。创业者组织是个全球性的企业家同侪联谊网络,目前在全球53个国家有170个分会,旗下会员数以万计。

拉宾尼嘉哈表示:“我们决定联手展开合作,因为现在是所有企业自我升级为更高版本的最佳时机。创业者组织已向全部会员发出讯息,我们必须和所有世代的人群一起向前迈进。”

黄婉冰强调数字化将决定企业的生命周期。

号召更多企业  

乘搭革新列车

大马数字经济机构总营运长拿督黄婉冰表示,这项合作标志着该机构前进的重要一步,因为创业者组织代表着国内多样化的企业团体,这也意味着他们得以号召更广及更远的人群,一起乘搭革新的列车。

黄婉冰认为:“人类现在生活在一个超紧密连结的世界,并且有数字科技的力量在背后加持,这也提供企业更多平台来开拓新的商机。我们的任务是寻找方案,帮助传统企业从这一波科技浪潮中获益。

“如果国内企业,特别是传统企业不在今天做好与时并进的工作,就会被淘汰,而且可能很快就无法继续在这个行业里生存。”

不思转型将被淘汰

她指出,在过去的年代,一些故步自封、拒绝改变的公司,可能要经过70至80年的时间才会消失在一个行业里。但今时今日,不思转型的公司只需13至15年,就会被新时代的浪潮逐出市场。

根据大马数字经济机构长年以来对市场的观察,在国内众多的领域之中,仅有少数领域在数字化的进程中堪称令人满意,譬如电讯行业和资讯科技行业,当然,这是因为该领域的行业原本就有着求新求变的特质。接着下来,金融领域的数字化进程也见到正面的效果。

“然而,除此之外,类似制造业、保安业、农业与种植等等,都还需要许多来自外界的支援,他们需要立即开始寻找改变与转型的方向,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做。”

电讯行业和资讯科技行业最先采取数字化进程。

数字化决定生命周期

黄婉冰强调,数字化已经是企业必须作出的决策,因为它将决定公司的生命周期。

她表示,国内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在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跟其他先进国比较,我们可谓还站在起点上。无疑地,我们之中有些人已经提早适应,但综观全马的企业与组织数字,我们会发觉,只有极少比例的人真正融入数字化时代。”

她说:“我们跟许多大型企业合作过,但我们发现,我们也需要跟中型企业合作。这就是我们和创业者组织签署谅解备忘录的主因。”

基于大型企业和中型企业贡献国家生产总值的60%以上,黄婉冰指出,大马数字经济机构需要付出更多行动,以带领这些企业接纳新科技,并吸纳适合的人才。

鉴此,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将提供各种定制化的策略,以符合创业者组织旗下不同企业的转型需求。

给予最适合的支援

对此,拉宾尼嘉哈表示,大马数字经济机构的措施几乎是立竿见影,让创业者组织当下确定他们找到了最适合的合作伙伴。

“因为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并不是自行研发了一套课程后,要求别人来参加并适应课程;反之,他们尝试先了解我们的需求之后,才去研发一套适合我们的课程。所以,我们知道大马数字经济机构给予我们的支援,会是我们真正需要的支援。”

黄婉冰(右二)与创业者组织主席马克阿都拉(左二),签署谅解备忘录,并在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副总监(采用数字化生态系统)慕亨丹(右)及其他嘉宾下见证。

政府致力提供支援 

促进跨境电子商务

全球已经进入一个几乎半数人口为网购消费者的年代,因此电子商务成为所有企业在市场生存的关键条件。但是,马来西亚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还处于发展的初始阶段。

根据《国家电子商务策略路线图》所述,大马正站在电子商务成长的转捩点上,政府必须介入以加快进度。其中需要改善的课题包括缺乏供应、不佳的消费体验、低接纳度/数字化意识,以及支援生态系统不足。

大马政府致力提供业界所需的支援,务求把电子商务的诞生期推向成长期。各种倡议与计划陆续推出,譬如于2014年推介的#MYCYBERSALE,在当年缔造6700万令吉网站成交金额(GMV),接着于2015年达到1亿1700万令吉。这项成就背后是电子商务生态系统业者的配合,才得以把改变国家电子商务景观的任务变为可能。

通过诸如#MYCYBERSALE、#MYGlobalExport以及eTRADE等一连串的计划,《国家电子商务策略路线图》的目标是把目前电子商务的10.8%增长率,于2020年达到20.8%的双倍数成长。

政府将集中火力推行6项战略:

一、鼓励销售业采用电子商务;

二、呼吁企业采用电子采购模式;

三、解除非关税壁垒;

四、重新调整现有经济奖掖;

五、策略性投资于特定电子商务公司;

六、推广本土品牌以刺激跨境电子商务。

至今,大马政府的努力已达到一定成绩,并见到国内电子商务的成长,例如:

·iPay88于2015年的交易量达到双位增长;

·iPay88因业绩突出而被日本NTT数字机构收购;

· 大马11 Street至今已协助约1万3000名国内卖家迈向数字化;

· 2015年度的#MYCYBERSALE促使大马电子商务销售业绩增长7%;

· 测试性的#MYGlobalExport计划帮助150名大马商家进入美国零售市场,缔造逾80万令吉出口业绩;

· eTrade计划帮助大马出口商渗透全新“商对商”市场,达到4100万令吉出口业绩。

欲知更多关于大马数字经济机构为企业提供的服务,浏览:www.mdec.my/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