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双语测验

个人从“一语一文族”到“六语二文族”,乍看是一份亮丽的成绩单。其实,深究之下,我充其量仅算是“双语双文族”,或简称“双语族”。所谓深究,乃指个人语文能力在以下4门的积分仍嫌不足:1.表达能力,2. 听懂能力,3. 阅读能力,4. 书写能力。

过去,你可能听说过,有语言学家号称精通十几种语言的,或某人类学家通晓多种土语的。现在,你可能会问:他们会通过讲、听、阅、写的测试吗?



梦话说第一语言

看来,双语又似乎是神话。李光耀先生好像提出过一个很有趣的例子:你做梦时,在梦中所说就是你的第一语言。以此类推,讲梦话都以最熟悉,即最能表达心意的语言讲出。

更准确地鉴定第一语言的方法,不要笑,可能是骂人话,尤其是被骂时的反应。你骂我一百次Son of a bitch (淫妇之子)或bastard(私生子),对我来说那仅是皮肤之痒;你来一句“王八蛋”却会入骨三分。你不妨如法泡制,骂一位说“你好吗”的双语族为“王八蛋”,然后看看他的反应。反应恐怕只会有一种:我要的是“half-boiled(生熟蛋)”。吃生熟蛋的洋人,或许也算是入乡随俗了,但还不能肯定那是他的第一语言。

双语是有可能的吗?给人多骂骂,骂到你会咬牙切齿的那一种语言,才算第一语言,才属于你的。其他的仅是工具语言。这不就是张之洞所谓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吗?

“双语”是个看似简单,却是极为复杂的概念。好些亚洲的国家都很积极地提倡双语教育。有的搞了十多年,得出的结果还是停留在“anjing狗makan吃sayur菜”的层次。真正超越这层次的恐怕是来自父母本来就操不同语言的家庭,异族通婚是一例。另一例是在单语家庭成长,自小便送到外语学校念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