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型企业
居安思危

一个人、一家企业安于现状并没有所谓对与错。

可……若敌人已从远方逐渐向你逼近,这安逸的日子还能维持多久呢?还是赶紧穿上盔甲、拿起工具加高加固城墙,备战吧。



本期职场主题有请迈悦理财集团总执行长周志强谈中小型企业的挑战及居安思危!

假设我做的是不环保的发泡胶行业,可以转型吗?如果从发泡胶的角度来想,这根本是夕阳工业,从这个角度去想,你就是死路一条,可是如果你从做包装的专家角度去思考,你可以继续,只是不一样的包装业而已嘛,从不环保的转去环保,所以转型并不是局限于你在哪一行哪一业。 ——迈悦理财集团总执行长周志强

面对困境/挑战

如何转型/升值?

你玩过《文明Civilization》这个以建立伟大帝国为目标的电脑游戏吗?如果有,那你一定还记得,即便你从无军事扩张的野心,只想把自己的领土打造成繁荣兴盛的帝国,但却避免不了“人要犯你”,总有邻近国家来攻打你拈夺资源。

我国的中小型企业,如今何尝不是面对这相似的局面?



一直以来,我国中小型企业都面临着林林种种的挑战,这显然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以下的挑战无疑带来更深刻的影响与冲击,甚至可能威胁生存。

全球化浪潮带动更剧烈竞争

早在至二、三十年前,大马就已感受到全球化对国家、经济与人民的影响。迈悦理财集团总执行长周志强指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执政时期,许多日本、台湾企业来马投资设厂生产,这时候全马都从全球化当中受益匪浅。如今的全球化伴随网络的发达、运输便利以及讯息传播迅速,全球化的影响层面更广更深,竞争也更激励。

“你在中国买东西,可能在48小时内就可以收到,早期并没这样的速度和情况。以前我们在吉隆坡做生意,可能只是面对吉隆坡的竞争,现在我们可能要面对香港、中国、新加坡、泰国的直接竞争。”

当然,凡事一体两面,中小型企业在面对更激烈的竞争之馀,也拥有更庞大的市场——东协十国、亚太地区甚至欧美国家可发展。

网络化

昔日的经营模式是实体店铺+充足库存+种类繁多,就占了经商优势;而网络时代催生全新的经商文化和模式,商家不一定要拥有实体店铺(和漂亮的门面)和大量货物库存,有些只靠着网络商店和提供多样化的选择,也可以赚到钱。中国一名网红薇娅,近期靠着在淘宝直播,把一间粉丝数量为零的新店面,一个晚上用了5小时就创下人民币7000万元(约4461万令吉)的销售纪录,打破上一回直播卖产品的最高成绩,当时是由另一名网红张大奕创下的人民币2000万元(1274万令吉)的3.5倍。

当全球化遇上网络化,形成了一股威力强大的“台风”。有一家五金店A,以往客户在扩充厂房时都会向A大量采购,但过去几年来,B持续扩充厂房但A的采购数量不单没增加反而减少了至少50%。这是怎么一回事?A一问之下得知,原来客户B通过淘宝网在中国采购产品,A的生意就这样被网络和淘宝上的商家抢走了。

“全球化再加上网络化,使到淘旧迎新的速度更快,过去1家企业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会被淘汰,如今速度很快,而且是跨业跨界的淘汰。”

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是挑战还是机会?

就优点来说,周志强认为,大马是最先配合马云推动数字自由贸易区的国家,大马商家或可以此为跳板进军更大市场并从中受惠。不过,当DFTZ正式落实,经营实体店面的商家亦会首当其冲,尤其在价格上是否具有竞争力?“也许你的成本,就是DFTZ商家的销售价,甚至人家的销售价,比你的成本还低都有可能发生。”

他认为,若商家视DFTZ为机会,创造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才能从中受惠,“你的服务和产品是一样的,可是人家可以买到更便宜,人家还会来找你吗?不会了。如果你的产品和服务是有价值的,那你可以借这个平台销售到更远的地方去。”

消费生态趋势、环境与行为的变化

当全球化遇上网络化,也颠覆了消费行为。昔日,消费人逛街兼采购,很多人如今逛街却是为了体验商品,消费人大可一边在实体店面体验商品,一边利用手机上网搜索资料、货比三家,到最后,可能出现的局面是——消费人没有向店家购买,反而是透过手机向价格最经济实惠的网店下单采购。

此外,如今的消费趋势也倾向于度身订做,商家必须去了解客户的需要,而非由商家一味把它觉得好的东西介绍给消费人,如果商家不能满足客户的需求或者缺乏市场敏感度,流失客户无可避免。而“向陌生人购物”这种昔日不可能发生的事,如今随着网购的普及化日日在上演。

“整个生态圈发生很大的改变,这些都在打击采取传统经营模式的商家,他们必须面对租金、员工薪金、时间成本、财务压力……改成网络经营时,这些问题都变得很有伸缩性。”

政府支持力度和技术创新

据周志强观察,在硬体上,大马确实提供很多“靠山”予中小型企业,设有多个组织机构并提供各种援助及奖掖,然而这些单位组织比较被动,如果能够主动走入中小型企业并带动领导,无疑会更为理想。

在技术创新上,大马同样处于尴尬的地位。早期大马是许多外资厂商第二线加工厂,但近年来却因为未有及时升级技术生产更高科技的产品,而被中国超越抛离,只能与印尼,柬埔寨、越南等国一争高下。

“如果中小型企业再不升级会面对很大的挑战,可是升级要有来自政府的支持,包括在政策、技术、研发上的支持,才能真正协助中小列企业升级向上转型。可是现在就面对卡在尴尬状况,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大马只有少数的中小型企业拥有自家的品牌、自家的技术可以做出口生意。”

而“不上又不下”不只影响了大马的中小型企业,中小型企业的员工一并受牵连,“你无法升级就无法做更高端更有价值的产品,就不能付给员工更高的薪水,更好的人才就会离开,找不到人才,你就找不到高价值的客户,也无法创造高价值的产品与服务,形成恶性循环。”

人力资本及其他

人才难寻与难留固然发生在各个规模企业,但中小型企业显然在这方面遭遇更严峻的挑战。此外,亦面临资金与融资、外劳问题、最低薪金制、消费税、资源整合能力、法规知识与基础设施等。

周志强:中小型企业能不能在未来生存的其中一个关键点是资源整合能力,从资金、人才、顾客、产业甚至是与同业。

再见!安逸的日子

面对诸多困境和挑战,周志强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转型和自我升级及升值,才能创造自己的新蓝海,不论是个人或企业都是如此。

他察觉到,许多中小型企业拥有人有心要转型和寻求突破(从报名上课中得出结论),但“企图心”稍嫌不够强,“有时候转型是要花上数十万到上百万进行,有时候转型也不保证成功,所以很多人下不了决心。”

此外,相比起中商和台商的拼博精神,大马商家显然较安于现状,觉得“赚到不错就可以了”。然而,即使你安于现状,也不代表其他竞争者愿意原地踏步。

德士业前车可鉴

德士业,不正是前车可鉴?德士业司机当前感受到的威胁,并非源自又一家德士业者的崛起,而是叫车程式Uber和Grab这类科技公司的跨界狙击。

又比如股票、基金、保险、遗嘱等金融产品的业务员和代理,如今的对手并非另一名同行,而是网络的“抢生意”。消费人略过中间人或代理,自行上网办理,再加上网上办理可获得各种优惠如较低的收费甚至零佣金等,导致代理/业务员的地位受到威胁。长远来看,代理和业务员的地位是不是会被网络和人工智能完全取代?因此,身为合格理财规划师的周志强一再建议,从事以上工作类型的人士应提升能力,转型为财务规划师,在保持专业之余也回归以人为本的服务,才不会被轻易取代。

“以前有安于现状的条件,但在接下来的日子,安于现状不太可能存在,因为你现在所拥有的优势,会被跨业跨界的竞争者抢走,你只有持续保持精进,才是未来的生存方式。”

转型的误解

转型,谈何容易?问题是怎么转?转向何方?听到“转型太难”的说法,周志强提醒,不要被“转型”所束缚,要跳出框框来思考,“转型的一个关键点是你必须把眼光和格局放大,把时间拉长一点,看到5年后至10年后的发展。转型也是无休止的,你在达成5年目标后,可能就要思考又一个5年的发展,企业才会不断提升。”

他指出,大多数人误以为“转型”就是从实体店面走向网络化,例如开杂货店的要转型就是开新型杂货店,又比如传统媒体要转型,就是搭上网络的列车成为数字媒体。

“如果你是开杂货店的,你今天不要开杂货店可以吗?就从开杂货店改成做自动贩卖、网上销售,和杂货店没有直接关系,这个也是转型。”

又比如传统媒体要转型,一定就是当数字媒体吗?不尽然。就他个人认为,传统媒体其中一个转型方式,是转型成为数字资讯中心,以具公信力和有深度的内容搭配广告、业务或其他活动,把资讯传达给目标对象,毕竟人类依然需要资讯,只是方式和以往有所不同。

深入发挥优势

他分析,传统媒体拥有多个优势——可信度高;拥有成熟的架构,有一班训练有素的编采团队;第三,有一群相信纸媒的读者群;第四,与社会各造如官商各造关系良好,因此可善用利用这些优势来创造转型的契机。反之,若纯粹充当资讯传递者,则生存不易,毕竟昔日没有面子书等各种社交媒体,消息的传达只能依赖媒体。如今社交媒体已扮演起媒体角色,就连首相要发消息都直接在社交媒体公布,媒体的作用就少掉了。

同样的,中小型企业要转型,势必要了解自己的优势,深入发挥优势才能创造转型的关键点。而大马中小型企业的优点何在?口碑一直相当不错、配合度高、语言上有优势、拥有国际优势(大马是伊斯兰合作组织、共和联邦、东协等多个国际团体的成员、与中美关系良好),放眼全球或东协,大马占了最强的优势,中小型企业不妨善用网络,从一带一路、清真产品市场中找到商机。

报道:郑美励 摄影:谢德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