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老鼠

我不知道,当下是否有人将老鼠当宠物饲养?但大概没有家庭或人会喜欢老鼠。

我当然不喜欢老鼠,不管是早年住在农村或当下住在花园屋,老鼠似乎只有破坏,教人烦、教人憎。



早前,家中老听到老鼠在天花板上追逐、在厨房觅食、在储藏室筑巢繁殖下一代。时而也用老鼠胶、老鼠笼捕之!但它们聪明,不知是被捕者发出中招讯息,还是怎么的?这种捕鼠的方法不能一再使用,否则,它们不再中招。

前些时家中鼠族大肆虐,天天在厨房觅食、拉屎、泡尿,搞到厨房鼠味臭气薰天,天天为清洗而血压飙高。那些时,国内一些景区出现鼠尿症,坏了三几人。这更教人忧心忡忡,惶恐不幸中招。

这些鼠兄鼠弟,还真的按耐得住烘咸鱼的美味而不入鼠笼或闯入胶纸上。灭鼠专业公司人员也感费解。

那天早晨,上楼巡视老鼠笼,竟补获一只大老鼠,心中的喜悦自不在话下。

拿着战利品置放在草地上,原计划在早餐后载去郊野放生。后来却去了新山看医生,故放生之事只好暂搁,还怕它被太阳晒死而移到阴凉的汽车旁。



那趟看医生的时间超久,至下午方结束。我还请德士司机等我拿老鼠去放生。

德士司机还认真的说,捕到走鼠应打死,怎么拿去放生呢?他还教我,老鼠晒太阳就会死,不必花时间用其他方式解决它。

老鼠果真一晒太阳就死。那搁在汽车旁的笼中鼠已无生息了。

约数日,又有大老鼠入笼。早餐后,驱车载它去郊野放生。放生的老鼠必然能适应大自然的生活环境,过着新生活。

据母亲说,当年我们的祖母在故国的农村,曾向乡民买一条大蟒蛇,并请人扛到山上放生。而我们这一家族也不杀蟒蛇、不食蛇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