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分利计划的失败/陈金阙

油棕种植分利计划的失败,第一次发生可以归咎是意外,第二次发生则应该是事出必有因,归纳于计划中被忽略的弱点,当局有必要深入探讨,保护弱势的大众投资者。



4年前,在2013年2月,绿野种植计划(CHGS)召开种植者大会商讨终止计划,结果议程通过,种植者领回一定的款项;由于这不是上市公司,不是种植者无缘出席这项会议,不知道里面讨论了什么,会议情况是平静还是火爆。拜小股东权益委员会(MSWG)的“干预”(注:这是董事部和管理层之后在各报章刊登文告所采用的字眼)所致,我们得以从那份文告略知一二。

MSWG成功将议程改变:本金付款从两年缩短成6个月;丹斯里李金友加付2500万令吉善意配套给所有种植人。

MSWG插手

从文告上可以了解上述两个更改,固然是息事宁人的折衷办法,管理层对MSWG的插手很不满意,却又无可奈何。当然,MSWG本来就是扮演监督的角色,无需怕得罪人(公司)而要面面俱圆。虽然该计划最后还是终止,但我们还是要感激MSWG成功为种植者争取到更多的利益。

绿野种植计划始于2007年,在6年后宣告终止;如今,另一家类似,成立于2010年的种植者计划黄金棕榈种植计划(GPGS),也可能步入和CHGS同样命运。除了希望MSWG再次仗义相助,我们也希望当局和执法者探讨这类计划为何在6-7年以后宣告失败,同时加强监管和执法,不让类似的事情继续发生,不然,这种计划失败的消息可能陆续有来。



如果详细研究这种种植分利计划,我们发现其分利制度往往和棕油价钱有关。绿野种植计划首三年承诺8%回酬,下来两年12%回酬,之后无以为继;不过,管理层宣布所有种植人除了收回本金,还能获得40-60%回酬。如果没有研究其计划,可能会觉得这种回酬已是中上,为何还埋怨?问题在于种植人相信管理层的专业,所以拿出真金白银来投资这个计划,而且已预算未来23年的回报;可是,计划过了6年即被腰斩,无法享有未来循序渐进的利益,以及最后满期脱售土地的好处。

且不论计划终止是别有居心者打算在油棕开始收成的时候捡便宜,或者真的是经营上面对很大困难,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者种植人,唯一可以参考的是招股说明书里的研究和利益分配;基于任何原因必须修改,甚至严重到终止,是招股说明书的失败,而这失败,正是出自于所谓专业人士的市场研究。

如果招股书的预测和现实出现了很大的误差,那么,当局应该严审当初发行招股书的负责人;如果当中的预测没有过度乖离,那么,计划何以无法继续下去?恰逢油棕开始收成,这难免让种植人怀疑别有居心者从中牟利。所以,GPGS的种植者,记得和MSWG好好配合,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