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红楼梦》还是《石头记》?

左起:杨宪益与戴乃迭夫妇、霍克斯。

《红楼梦》的英译大概从170年前开始,迄今为止有9种英译本。我的兴趣在文学创作与评论,翻译偶一为之,是中学时代为了学英文,不得不走的幽径。真的很淸幽,没几个同道。

香港《明报月刊》在1966年出版,里边有不少有关中西文化的好文章,我较留意的是中西文学;开始有一期没一期的买,1968才向书局订购;那时我便留意宋琪(林以亮)的评论,尤其是他对《红楼梦》英译本的批评与建议。



回到《红楼梦》的书名讨论,曹雪芹这部书又名《石头记》、《情僧录》、《金玉缘》、《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共有5个其他书名;1846年罗拔·汤姆(Robert Tom)率先用Dream of Red Mansions(红色宅院之梦),接下来的E. C. Brown(1868)、Bencraft Joly(1892),还有中国的两位学者王良志(1927)、王际真(1929)都沿用这译名;1958年,才有Florence and Isabel Muchugh 把书名改动一字:The Dream of Red Chamber(红色阁楼之梦)。

1973年,霍克斯(David Hawkes)在书名作了惊人的改动,他把书名定为The Story of the Stone(石头记);1978年,杨宪益、戴乃迭夫妇又把它翻译成A Dream of Red Mansions。

“红楼”多达7种释意

霍克斯断然弃众人选用的书名,而用《石头记》,有他的理由,那是“一再考虑”的结果。霍克斯说,从英汉对照的大词典及其关以诗词,他找到“红楼”多达7种的释意,这儿仅抄录其中3项:

其一,泛指装饰奢华的楼房,如“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宋代史达祖〈双双燕〉),“人散曲终红楼静,半墙残月摇花影”(清代洪升〈长生殿·偷曲〉);其二,指富贵人家女子的闺房,如“花外红楼,当时青鬓颜如玉”(宋代王庭〈点绛唇〉);其三,意同“青楼”,即娼妓的住所,如“二卿有此才貌,误落风尘,翠馆红楼,终非结局,竹篱茅舍,及早抽身”(清朝周友良《珠江梅柳记》卷二)。



“红楼”与“朱楼”并不等义,后者指的是“华美的楼阁”,在三个“红楼”的涵义当中,它只符合其中的一个子涵义。

如果作者用“红楼”一词,那它就同时拥有3个涵义:荣宁二府,整个贾府是奢华的楼阁;“潇湘舘”是富贵人家女子的闺房;“红楼”意同“青楼”,是妓院的别称,娼妓的居处。《石头记》(The Story of the Stone)没有歧义的问题,女娲补天独漏一顽石,历经人间诸劫,辗转回到太虚幻境去。

霍克斯费了10年时间翻译曹著,可谓呕心沥血,并得出结论,《石头记》才最接近原作的意思;杨氏夫妇在1978年译出曹著,乃舍《石头记》取《红楼梦》,什么理由使杨氏伉俪坚持红楼(Red Mansion)不取石头?

《红楼梦》书名沿习日久

我们无从知晓。可能是在乾隆四十九年甲辰(1784),曹著活字印刷用的书名即是《红楼梦》,沿习日久、约定俗成;1921年胡适出版《红楼梦考证》,考证的并非书名而是“曹雪芹”这个汉军正白旗,确实是《红楼梦》的作者。对胡适而言,《红楼梦》这书名从来不是一个问题。

胡适在北京大学任教,顶头上司正是北大校长蔡元培,蔡著的《石头记索隐》金玉在前,也不曾动摇过胡适认定曹著正名《红楼记》的决心。

温任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