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领先棕油业发展/朱乾海

油棕是许多产油作物中的佼佼者,其他植物油以不同的特质,在不同用途,不同市场和棕油竞争。

世界植物油的总产量,很难准确计算。因为棕油除了来自大园坵,也来自野生树(非洲)及小园主。



世界棕油及棕仁油产量,从1972年的220万吨及120万吨,增加到2012年的5360万吨及590万吨。

二战后,大马则向前迈进,虽然1948到1957年受到马共打击,但到1970年,油棕面积已在世界占第一位,大马油棕业跃进,Tenera树种取代Dura树种,产量随即提升30%。

马印成业界老大

大马的油棕面积直线攀升,这和大马的橡胶种植基础有关,油棕土地是前橡胶园,种植人材是橡胶的管理专材,油棕蓬勃发展一直到20世纪未期。

印尼油棕业缓慢增长,一直到80年代末,此后加速前进。印尼棕油产量,从1981到1997年大致一样。到2006年,印尼棕油总产量才超越大马。



回顾那年代,大马的橡胶/油棕种植人、农艺师、行政人员,给印尼的油棕种植最大的技术支援。

印尼和大马从70年代开始,已是世界油棕种植的老大。

我在早前的专栏里说,印尼和大马的至尊地位,将会维持很长时间,不过,要警惕那些可能后来居上新兴棕油生产国的挑战。

这些年来,大马已经累积了丰富的棕油生产经验,不止是棕油和棕仁油,还有附带的上游及下游的商业活动,如育种、栽培、农业机械、农药、肥料、油的分级分离,及油化等产品。学院及大学里以油棕为题的硕士、博士论文不计其数。

大马和印尼在油棕守护下,建立了社会和谐,优良管理,有效的供应链,及崇高商业伙伴的信誉。

带领其他国家追随大马和印尼的脚步开拓油棕业,目前,是时候让非洲国家学习印尼和大马两个楷模国,生产棕油以满足世界人口的增长需求。于此同时,善对环境应该不言而谕。

美洲的油棕种植,正在稳健发展,诸多南美及中美国家都有生产棕油,大部分在本国消耗,出口有限。

哥伦比亚的油棕,有一些东南亚没有的严重病害,大马棕油局参与研究,大马的农艺师则给哥伦比亚私人园坵提供谘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