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生科研究不能省/朱乾海

生物科技分农业生物科技、医疗和保健生物科技及工业生物科技,它们之间有点重叠,例如研究医疗和保健的植物成份就是农业生物科技,又如利用油棕生物质生产工业产品,就是工业和农业结合的生物科技,简单的说,生物科技含盖了粮食、保健及生物燃油等。

最为人知的农业生物科技,就是基因转移(GM)作物,GM作物从1996年的170万公顷,已增加到2014的1亿8150万公顷。



栽种生物科技作物的国家,从1996年6个,增加了4倍多到2014共28个,参与的农友1800万人。

生物科技的主要作物是大豆、玉米和棉花,大面积栽种这三种作物的国家是美国、巴西和阿根廷。

中国虽然在这三个国家及印度和加拿大之后的第6个种植GM作物的国家,但中国和美国一样,也有大面积的其他作物,如两个国家都有木瓜,美国有苜蓿、甜菜;中国有番茄、甜椒、杨树。

年种250万克隆油棕

我没有想到的是,缅甸种生物科技棉花,孟加拉种茄子。



有些国家的农业生物科技,有外国的科技公司参与研发,取得种植GM作物准证,并开拓市场。

大马农业生物科技的开发,橡胶比油棕早,但油棕赶先组织培养的油棕克隆植株,已大规模商业化栽种。

根据一份2010年的报告,克隆油棕苗每年栽种250万株,到2017年应该已有4000万株,2010年时大马有11个商业组培实验室,大马棕油局如果没有最新的统计数据,可能是大马农业生物科技存在一些小问题,没有解决的逼近性。

生物科技的投入相当大,虽然政府有津贴可以申请,但研究工作的开销是长远的,必需限时有回酬才能生存。

大马棕油局在生物科技(和美国科技公司合作)上的用费,八、九年来已花了2亿多令吉。

应扩大至其他作物

大马棕油业对国家的重要性众人皆知,不进则退,研究经费不能省,政府向棕油业抽税何必耿耿于怀?

很多作物及木材树木都能以生物科技加以改良,问题除了资金的投入,就是不停的研究。

亚洲地区积极发展生物科技的国家有中国、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印尼及菲律宾。

除了油棕,大马也可以组织培植香蕉、胡姬花、橡胶、东革阿里、檀香树、木瓜、黄梨、香草、柚木等,组培香蕉苗因有市场,很容易买到;反过来,我们在印尼种柚木,组培树苗大马一时无法供应,只能用印尼或泰国进口的组培苗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