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RSPO/朱乾海博士

棕油永续发展圆桌会议(RSPO)的成立,已超过10年,是时候听听种植界的声音。

有人盛赞RSPO所实践的标准高超,认证有一定的价值。参与的棕油产商、金融机构、买家及其他企业的知名度得以扬升。



RSPO专注的,无疑是东南亚生产的棕油,因为约90%的棕油来自东南亚,出发点是关心这地区的环境情况。

禁用呋喃丹不实际

可是,东南亚的环境有别于世界其他地区的情况。例如RSPO禁用杀虫剂喷呋喃丹(Furadan,化学名Carbofuran),可是非洲加纳气候干燥,油棕苗最严重的病害之苗热病,而呋喃丹是惟一有效的控制此病害的农药。

其实,呋南丹只在某些国家禁用而已,即美国、加拿大及欧盟。

不采取防御及喷洒呋喃丹,可能导致苗热病将大面积油棕致死,有一次因为这样的事件,农人无法偿还农业借贷机构的欠款。



难怪有讥讽说,RSPO的标准是在新加坡或日内瓦起草的。

愈来愈明显,RSPO是为西方国家而成立的。验证的开销很大,只有大公司付得起,小农必须先解决自己的生计,才能考虑可有可无的验证。

非洲对棕油的内需愈来愈大,暂时实在没有必要为验证操心,不过话说回来,联合利华(Unilever)公司是世界最大植物油用户之一,已被迫不采购没有认证的棕油。

目前,有RSPO验证的棕油市场和没有验证的市场各占一半,棕油大户中国、印度及巴基斯坦等实事求是的国家,没有为RSPO大作文章,虽然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毫不含糊对环境的正面态度。

我的农业知识不太差,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其他农作物需要这么严格的验证。

大马和印尼有自己的棕油永续验证,即MSPO及ISPO。这是被迫出来的,但却照顾到小园主及环境,说是妥协也行,最主要是永续包括扶贫在内。

应随国情调整

西方把永续看成自己对环境的重要准则,忘了永续盖括平衡的社会及经济基础。

大马永续棕油(MSPO)可看作因国情而作出修正的“RSPO”,在时间的推移下,有必要修正就修正,至于RSPO,因为是私立机构,没有法律约制,要怎样行事悉听尊便,审计也可有可无。

西方非政府组织的插手,也应适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