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15年整治无功
药品回扣为何难禁绝

医生收入不够高,促成药品回扣和授受红包行为。

新华社报道,针对媒体爆出的上海、湖南两地有公立医院医务人员收受回扣的行为,卫生部门近日展开调查纠风。

医生开药收回扣,早已不是新鲜事。早在2001年,新华社就播发调研报道,指出药价虚高不下、回扣之风盛行等一系列问题,引发各界关注;2006年新华社报道也引起卫生部门高度重视。



时任卫生部部长高强为此专门约见举报者肖启伟等人,了解基层医疗系统“红包”、回扣泛滥的情况,征询他们对治理医疗腐败的建议,并提出整改措施。

15年来,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不断加大整治力度,推动药品流通体制改革,出台政策降低药价。可是,药品回扣问题仍痼疾难医。

“表现在药,根源在医” 

根据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公报,全国医疗总费用中,门诊药费占48.3%,住院药费占36.0%,而英美等发达国家药费仅占10%左右,中国药价降“虚高”还有较大空间。

国家卫生计生委曾发出相关禁令,提出“不准将医疗卫生人员个人收入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挂钩”、“不准开单提成”。三令五申之下,违规行为仍难禁绝。



而收取药品加成,曾是医院经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今年,一些省份的部分医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后出现资金缺口;由于相应的补偿机制跟不上,已经亏损。

以抓三明医改著称的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詹积富坦言:“公立医院‘以药补医’的背后,是因为政府投入少、医生待遇低,医院想创收就只能实行药品加成,默许医生开大处方。”

长期以来,医生的技术劳动价值与薪酬待遇不相匹配;一些医生通过“超级大处方”来追求药品和医疗器械回扣,或者违规收受病患红包。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公共政策研究室特约研究员贺滨撰文指出,这与公立医院补偿机制的不健全和医疗服务价格机制尚未理顺紧密相关。

贺滨说:“药品回扣顽疾,问题表现在‘药’,根源却在‘医’。”

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指出,只有建立完善相关体制机制,才能推动医改向纵深发展。

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仍难杜绝医疗体制弊病。

药价虚高问题  回扣只是因素之一

很多专家指出,药价问题涉及多个领域,回扣只是药价虚高链条上的一环。

药品从厂家到医院的过程中,各级代理层层加价,一些中间商“过票洗钱”,个别招标采购中暗箱操作,都会为虚高药价“注水”。

詹积富说:“药品企业通过省外企业倒票,省级采购中标价是出厂价的好几倍甚至几十倍,最终患者支付的价格也是出厂价的几倍甚至几十倍。

层层加价

“销售价和出厂价之间的差额,由医疗机构获得15%的药品加价,配送企业获得6%左右的配送费,医药代表获得20%左右的推销费,医生获得30%左右的处方回扣费,省外倒票公司获得10%左右的倒票费。”

为使政府部门的监管公开化,被称作福建三明模式的“两票制”,从药品生产企业(药厂)到药品流通企业(药品配送公司)开一次发票,药品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再开一次发票。

多管齐下 挤出药价水分

近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发布会上,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讲述《“十三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有关情况。

规划提出,实施药品生产、流通、使用全流程改革,调整利益驱动机制,破除以药养医,建设符合国情的国家药物政策体系,理顺药品价格,促进医药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实现药品安全有效、价格合理、供应充分。

解决激励机制问题、保障医务人员收入,被列为医改的重要任务。规划提出,从提升薪酬待遇、发展空间、执业环境、社会地位等方面入手,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