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油vs生物油/朱乾海

几年前,石油的价格飚涨,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举办了一场棕油演讲会,丹斯里李爱贤和我都提到棕油的前景。我指出粮油和燃油(Food vs Fuel)的关系,那时燃油指的是石油。

今天气候变化受到高度重视,F vs F重被提起,但经二个F不是石油,而是生物柴油。



棕油和其他植物油都能成为生物柴油。2007年世界3.6%的棕油是生物柴油的原料,油菜籽油则是21%,大豆油8%。

2012年,11%的棕油做成生物柴油,油菜籽油则增加到25%,大豆油也增加到25%。

由油菜籽油做成生物柴油的增长幅度比棕油和大产油低(从2007到2012年,油菜籽油增长4%,棕油7.4%,大豆油17%)。

如果更多的油菜籽油用做生物柴油,油菜籽油在粮食的用途上就会减少,而棕油将最可能成为替代油菜籽油的食用油,对油棕是好事。

从油种籽到提练成生物柴油所产生的副产品,如种籽渣可做饲料或固体燃料。生物柴油及副产品的总经济价值如果不少过粮油的价值,生物柴油和棕油两者的需求会刺激扩充种植面积,如果还有土地。油菜籽和大豆可以扩大生产面积,油棕也可以。



自古以来,耕种(现在称农业)是为了人类的温饱,种油棕、大豆、油菜籽、玉米等都是相同的理由,今天农业涵盖工业,在某种意义上,农业和工业并驾齐驱才符合现在和未来的世界经济走向。

种油棕先考虑气候

因此有人提出生产生物燃油的道德准则。

1.生产生物燃油不能不顾及人们对粮食、水及土地需求的权利。

2.生物燃油必须环境永续。

3.生物燃油必须真正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4.生物燃油的研发必须依据商业规范:公平,承认人民公正的回酬,包括劳工的权益及知识产权。

5.生物燃油的成本和收益必须平均分配。

如果这些原则都遵守,有效的缓和气候变化,那么就应该义不容辞发展生物燃油,棕油生物柴油都能遵守上述5个原则,唯一要注意的是油棕新种地的开发必须考虑气候变化。

现实是农耕地有限,发展生物燃油必然影响粮油的供应。除非生产生物燃油的植物能种在其他作物不可能生长好的地方,不会有生态问题,雨量和地下水充足,不需用肥料及农菜或化石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