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精神压力割脉自残
她用4年戒掉自残恶习

潘婧汶说,希望日后能从事护士或幼教工作。(图:联合晚报)

(新加坡5日讯)可怜小姐妹,酗酒妈妈喝得烂醉倒在走廊,10岁姐姐和8岁妹妹,齐力把妈妈扛进屋内,帮她换上干净衣服,场面令人心酸。

谈起7年前的这一幕,17岁的潘婧汶记忆犹新。



“妈妈当年在夜总会当陪酒,经常不醉不归,回到家经常对我和妹妹动粗。”

12岁时,她学会割脉自残,以为可以发泄对母亲的不满。同年,她也被诊断患上边缘型性格障碍。

希望透过个人经历鼓励他人

病情一年多前好转,她最近和父亲潘锡宝(53岁,散工)在心理卫生学院安排下接受《联合晚报》受访,希望透过个人经历鼓励他人。

潘锡宝指,前妻除了不会照顾孩子,也爱乱发脾气,两人5年前已离婚。



“她(前妻)有一次醉倒家门口外,还呕吐。当时儿子才1岁,两个女儿只有10岁和8岁,两姐妹就一起把她扛回家,还帮她冲凉换衣服。”

潘婧汶则透露,母亲时常发酒疯,用裤带乱打她和妹妹,她一度忍无可忍,曾打了母亲一巴掌还手。

因家庭环境恶劣,她在12岁时学朋友割腕自残泄愤,和师长的关系也出问题,曾向老师丢桌椅,对校长大喊大叫。

她最终被学校开除,3年前住进收容所。

其间,因没有爸爸妹妹陪伴等因素,她的精神压力加剧,想方设法自尽,包括用梳子割腕、喝洗衣剂等,后来被安排看心理医生。

经过约4年治疗,她靠着决心,戒掉自残恶习,病情一年多前已稳定,无需服药。

“我发现,我不是孤军作战,我有爸爸、妹妹、男友、心理医生的支持,我还能要求什么?”

她希望日后当护士或幼儿园老师,帮助他人。

潘锡宝说,周边好友一直鼓励他不要放弃爱女。(图:联合晚报)

父亲父兼母职

爸爸父兼母职,看女儿割手自残又不听劝,自己也不知所措,所幸好友纷纷鼓励他,不要放弃爱女。

潘锡宝约4年前,争取回两个女儿的抚养权,三人目前同住。

他忆述,女儿忧郁自残时,完全不听劝,也会突然搞失踪不接电话,导致他无法专心工作。

“我每个朋友都跟我说,要慢慢跟她讲,不要发脾气,她会听的,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学到,父母也需了解孩子是怎么样的pattern(指花招),怎么样都要有家庭的支持。”

访谈时,两父女访问全程有说有笑,但一想起爸爸为她做的一切,潘婧汶感性说:“我爸爸是我的英雄,有时想到他日后如果不在世,就会忍不住会流泪,我发觉需要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个时刻。”

至于会不会原谅母亲,她坦言,自己还没放下过去,也要看对方是否已改过。

割脉自残会上瘾

心理医生指出,割脉自残会上瘾,建议周边人该以关怀,而并非指责对待。

心理卫生学院儿童及少年精神科专科顾问林志勇,是潘婧汶的主治医生。

他受询时说,自残者视割脉等动作,为泄愤、自我惩罚、情绪表达、求助、自我麻醉的方法。

他解释,在自残导致皮肉痛时,体内会分泌内啡肽(Endorphins),这可降低压力,但也是一种恶性循环,让自残者对自残上瘾。

他指出,一旦发现周边人有自残行为时,应该以关心,非指责的态度关心对方,聆听他们的心声,尝试了解他们为何自残。

此外,知情者也可鼓励及支持自残者接受治疗,为以防万一,他们也该收好锐利的物品,以防自残者自我伤害。

他也强调,若家中有人自残,家人也该解答对自残的误解,以更好的照顾家中自残者,但过程中也要照顾好自己,才能陪伴自残者接受治疗,走出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