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集行销 跨境结盟
促进医疗旅游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245



前文提及,拥有“第一世界的技术和第三世界的价格”的亚洲医疗旅游业,正逐渐成为最主要的国际医疗旅游的目的地,我国也有意发展为国际医疗旅客的首要选择目的地之一,通过医疗旅游促进我国经济发展。

一直以来,我国医疗业者都面对两大邻国,即新加坡与泰国的双面夹攻,加上国内市场规模有限。

正视这一点,作为行业管制单位的大马医疗旅游理事会认为,我国医疗旅游的增长应该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通过密集行销、跨境结盟和加强客户体验,来提升病患人数。第二阶段:投资于落实更佳的医疗基本设备和专业技术,转向获利能力更高的病患护理领域。

大马医疗旅游理事会成立后,国内医疗旅游领域开始出现稳健地增长的正向发展趋势,该机构成功招揽更多的医疗机构参与医疗旅游计划,参与数目从原本的34家增至2014年的74家医院,为海外医疗客户提供更广泛的医疗方案选择,让我国医疗机构在国际排名榜插上一脚。

此外,该机构也通过在海外设立办事处,锁定潜在市场的海外医疗客户群的策略,来打响我国医疗领域的国际品牌。



平均年增长25%

2014年,大马医疗旅游理事会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孟加拉首都达卡及香港都设有相关办事处,旨在这些市场展开医疗旅游促销活动。

自2010年以来,我国医疗旅游领域以平均每年25%的速度增长,而且收入与医疗旅客人次都呈现双位数增长。2014年,我国的医疗旅游收入达到6.85亿令吉。

2015年,我国的医疗旅客人次达到85万,比2014年的88万微跌3.6%,尽管如此,各大医院从海外医疗旅客所赚取的收益却增长17%至近乎10亿令吉,这主要归功于更多元的医疗服务内容,及将医疗服务推向北美洲、中东、非洲及欧洲等。

大马医疗旅游理事会的策略还包括,与私立医院、旅游团代理和多方面的机构合作,让潜在海外医疗旅客加强对大马医疗旅游的体验,以及作出4方面的关键改变,来提升我国医疗旅游的质量,包括:

1.州机构及各医院联手展开密集与配合良好的行销活动

2.与海外政府及保险公司积极主动的结盟关系,接收更多的海外病患,并确保外国医疗保险在大马可进行跨境索偿,从而接收印尼等国家的医疗保险客户

3.斥资3.35亿令吉提升国内的医疗设施与医疗人力资源,确保拥有充足的床位和5300名受训练的医药专员,支援增长中的医疗需求

4.无缝端对端病患服务,将带来正面的口碑,对我国成为医疗旅游选择地点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马六甲仁爱医院每年吸引8万名外国病患前来就医。

鉴定8潜在市场医疗服务分3类

通过更佳的客户体验、积极的联盟和利基行销方式来提振医疗旅游,我国政府旨在区隔大马在医疗旅游舞台的定位,扩大印尼客户群以外的市场(占2009年医疗旅客的70%),并避开低赚幅的门诊治疗(逾80%的医疗旅游手术),加速我国医疗旅游的高质量增长。

在有关入口点计划下,该机构成功鉴定8个潜在市场,并研发出三层的价值主张,即为印尼、越南和孟加拉市场提供价廉物美的医疗服务,譬如定期健康检查和较复杂的心血管和肿瘤治疗。

同时,以合理价格为中东和新加坡市场提供优质医疗服务,以吸引这些市场的更多医疗旅客前来。

另外,日本、中国和西方国家则以通过更多具有创意且能符合各种不同需求的医疗加旅游配套,加强我国医疗领域对这些国家客户的吸引力。

在多方的努力不懈下,我国医疗旅游理事会预测,今年预期人数可增长至130万人次,比2015年的85万人次增加45万人次,或52%。

我国展望在2020年前,海外医疗旅客人数可增至190万人次。

服务优良 获奖表彰

该理事会表示,若要达标,其中的对策之一便是收费比邻国新加坡低,以价格竞争策略取胜。

无可否认,医疗服务的质量也是关键之一,值得赞扬的是,我国已连续第二年获国际医疗旅游杂志颁发年度最佳医疗保健目的地奖。

国际生活杂志也将大马列为全球四大医疗旅游目的地之一,并在服务质量、交通便利性、手术后疗养选项和费用竞争力方面都表现杰出。

拟增设医疗服务枢纽

实际上,在国家经济发展计划下,我国政府有意在首都吉隆坡,北马槟城、南马新山和马六甲发展更多医疗服务枢纽。

这几个大城市也一直是海外医疗旅客前来我国寻求医疗服务的首选目的地,并同时携眷带友悠闲地度过短暂的度假。

我国医疗旅游在心脏搭桥等尖端手术技术及外科整形手术方面具有价格和技术的双重优势:

吉隆坡:

吉隆坡除了是海外医疗旅客对这类尖端医疗手术的选择地点以外,其实已崛起为本区域首选的口腔治疗服务地点。

最大的诱因在于我国口腔治疗服务仍比外国低廉,举例说吉隆坡孟沙一闻名区域的牙科专科诊疗所的一颗牙齿陶瓷镶嵌费用大概为750至825令吉之间,而纽西兰的费用则平均达1193令吉。

因此,该诊疗所的整体客源之中,有高达40%是来自海外的国际医疗旅客。

另一家专攻富裕城市人市场区隔的口腔专科中心则拥有逾30%的海外客源,其中澳洲医疗旅客人次排行榜首,其次为英国和纽西兰。该中心曾在2014年获国际医疗旅游期刊颁发该年度最佳口腔专科诊所奖项。

槟城:

槟城的医疗服务也十分受到国际旅客的青睐。卫生部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共85万名医疗旅客中,有超过一半以槟城为目的地,该州主要客源来自印尼,也有来自中国、中东等国家。

这可能归功于该州拥有良好的国际国际机场设施,拥有世界遗产地位及旅游节目内容丰富、医疗设备先进,以及拥有通晓中英国际语言的人才优势。

看好未来的发展趋势,该州甚至已有发展商萌起发展保健医疗区的计划,以至少7家医药专科中心为中轴,建立一个方便医疗旅客在进行医疗程序后疗养的产业区,继续从医疗领域的乐观前景创造更多的经济价值。

新山:

南马新山由于近水楼台的地理优势,加上我国令吉兑新元汇率已接近1新元兑3令吉的历史高点。

因此,新山便自然成为新加坡旅客前来进行口腔牙科医疗,以及普通外科和其他治疗服务的替代选择地点。

国内各大城市所提供的口腔牙科服务技术类似,造成不必要竞争。

大城市服务重叠有竞争医疗机构应发掘强项

但是,根据笔者的观察,我国各大城市医疗机构所提供的医疗服务优势或有重叠如新山、吉隆坡或槟城医疗机构所提供的口腔牙科服务技术类似,价格或有一些差异,就在乎国际医疗旅客选择地点或机构的服务而已,这导致我国各医疗机构之间产生了不必要的竞争。

以霹雳州的医疗机构为例,据了解,在霹雳州旅游局的引领下,它们有意进军医疗旅游领域,尝试吸引有国际班机衔接的印尼棉兰旅客前来霹雳首府怡保进行医疗旅游,但成效不尽理想。

根据医疗业业者的回馈,它们面对来自槟城的激烈竞争,结果航空公司原本安排的一个星期三趟航班已随着乘客人数不足而缩减。

由此可见,我国半岛各医疗机构的地理距离仅相差100至200公里之遥,并非是区隔旅客的关键因素。

因此,各医疗机构应该建立本身独有的强项,拉开彼此的竞争距离,联手迎接更多不同需求类型的医疗旅客,而非互相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