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生活的设计师
绿林建木屋

随着科技进步与地球环境逐渐恶化,人们对生态保育的意识愈发提升,不少建筑师也开始提倡绿建筑,即是结合生态、节能、减废、健康4大目标的建筑之一。 

不妨往深层思考,绿建筑固然能减少环境负荷,但它真的是一个“永续”的居住环境吗?与其在城市中追求“永续”生活,倒不如直接走进绿林中,向大自然学设计,做自己的永续生活设计师。



来自国外的义工也特意前来学习朴门永续生活设计。

朴门永续生活设计

融为一体无损大地

坐上四轮驱动车到达雪兰莪的峇冬加里(Batang Kali)某个森林中,再爬个15分钟的山坡,终于抵达了“绿善林”(Green Life Project)正在开辟的自然生态村。第一个映入眼帘就是一间由竹子、木板和干叶搭建而成的临时教室,几位义工在旁锯竹子,就是不见一名泰国籍男子的踪影…… 

一名义工走来说:“老师在那边教课呢!”往他指的方向走去,爬上一个小山坡,三铎(Sandot)正在教导义工们建造木屋,他看见我们就笑着喊道:“上来吧!”又爬了一小段斜坡,终于与今日主角会面了! 

三铎是泰国Tacomepai农场和Sahainan农场的创始人。两个农场主要是以朴门永续生活设计为理念,发掘大自然的运作模式,从中找寻各种可仿效的生态关系,再模仿其模式来设计庭园、生活,以寻求并建构人类和自然环境的平衡点。 



它可以是农业科学,也可以是一种生活哲学和艺术。

以绳子构建框架

三铎边忙着指导义工,边接受采访;原本还担心会令他分心,但他似乎擅长一心二用,眼角一瞄发现义工做得不对便马上提醒。既然正在建着屋子,那就从朴门永续生活设计的建屋方式开始吧! 

在这片高地上,有多处立着木头和竹子,竹子之间还悬挂着一条绳子。“你们这是在打地基吗?”三铎回答:“不是,我们正在构建屋子的框架,而那条绳子是建造屋子的测量基准。直到屋子的框架形成后,我们才会开始打地基。” 

相信大家对建筑的基本了解就是地基一定要打得稳,才能让房子站得更穩,三铎说这是建屋过程最难的部分,所花时间也较长。若果地基打得不好,肯定低档不住气候的肆虐,没两下子避风港就会沦为“遇风塌”。

5至1星期完成

他表示:“一间简约的木屋约需5天至1个星期来完成,时间长短需视材料、人手和经验而定。扑门永续生活设计是源自土著或原住民的生活方式与文化。在大自然里建造屋子,我们使用的建屋材料全取自森林,最主要的材料包括木材、竹子和泥浆。” 

三铎:在大自然里建造屋子,我们使用的建屋材料全取自森林,最主要的材料包括木材、竹子和泥浆。

何谓朴门永续:

朴门永续生活设计(Permaculture)是由澳洲生态学家比尔墨利森(Bill Mollison)和大卫洪葛兰(David Holmgren)于1974年所共同提出的一种土地规划方法。 

其主要精神就是了解并学习大自然的运作模式,再利用这些模式来设计人们的生活中心、庭园、果园、牧场、林地,并寻求人类和自然环境和谐共生。建筑师、社区规划师、农夫、经济学者、社会科学家,甚至学生、家居者或园丁等都可以依循它的精神和设计原则,各取所需。同时,也提倡生活设计的10项原则,包括: 

·实地中观察对方所需,观察方案的影响和差错。即是通过交谈、观察、互动、换位等方式来熟悉对象,获取现实存在的信息,以此为依据。 

·水过多,不是减少水,而是生长出吸水植物;盐分过多,不是去洗盐,而是让适应盐碱环境的植物来处理。换言之,就是建造一个生态系统,最后让产生出的问题消失或自动消失。 

·让猫来捉鼠而不是捉鼠夹,让羊来除草而不是除草剂。认识身边的生物性资源,尽可能多了解之间的关系,以便在解决问题时,首先想到的是自然解决方式而不是人类技术。利用天然的能源,减少外力介入。 

·长时间地观察,而不是长时间地盲目付出劳力。小而慢的方法一面是容易试错,一方面不至于对环境产生太大伤害。在低成本中获取合适的方法,实质是减少浪费和消耗。 

·人类要从自然界中取得原料,另一方面又要把生产和生活的废弃物排放到环境中去,如农药残留物、肥料流失到江河、家庭垃圾、工业的废弃物等等,引起了环境变异。不产生废弃物有助于自然界朝向封闭的生态系统迈进……等等。

在正式施工前,三铎先在白板上画出简约的“设计图”供义工参考。

大自然赋予的礼物:

想要回归大自然过安逸生活,人类必须仰赖大自然的四大要素,即水源、土壤、太阳和风。这些是大自然赋予人类和其他生物生存的最佳礼物。 

在打地基之前,必须先构建屋子的框架。在竹子间绑上绳子主要是作为测量基准。

●水源——据悉,建屋子的前一天,三铎率领义工在林中寻找水源找了一整天。水源是生命之源,是人类从事生产生活活动离不开的宝贵资源;因此,未开始建屋之前,一定要先找出水源,并选择最靠近水源的地点建造屋子,除了可供日常使用,也能灌溉农作物。 

●●土壤——哪一种是适合建造屋子的好土壤?三铎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壤说:“最好是具有大量有机物的黑色土壤。你可以用手抓一抓感受土质的湿润,肥沃的好土壤也能嗅出味道哦!”选择良好的土壤可以让居住者活得健康,因为所种植和食用的农作物品质是最好的。 

●●●风向——建造屋子时,屋子必须依风向建立,以防轻易地被摧毁。若受风吹袭的方位不同,将会造成建筑本体振动频率相当大的差异,造成居住者感到不舒服及不安。 

●●●●阳光——屋子将按阳光照射的方向建造,透过采纳足够的阳光,对居住者和农作物都有很大的益处。 

三铎解释:“由于这片土地是善心人士捐赠以打造一个生态村,他们不允许砍伐树木,并希望能在高地建造木屋。可是,高地一般上不适合用于耕作,所以我在想办法寻找泉水,以水管引水到这片高地,以让居住者能够进行耕作。 

“普遍上,冲积平原或河谷低地比较适合建造屋子和居住,因为水源充足、地形平坦、土质良好,且气候宜人。”

山势是建屋需考量的状况之一。三铎设计的双层屋一层建在高地处,另一层往下建在斜坡处,这样看起来就不会太高。

山势也是建屋需考量的状况之一。 

三铎说要在这片高地斜坡建造一间双层屋,会让屋子显得太高,所以他想出一个法子:一层建在高地处,另一层往下建在斜坡处,再建一个小阳台。从侧面看,双层屋的形象就像是一层层的梯级;从正面看,呈现双层高低不一的陈列位置,素雅而不失变化。

三铎率领义工们在林中高地建造木屋。
由于面临材料不足与人手缺乏经验的问题,木屋至今仅完成约60%。

摆脱生活倦怠感

住森林很快乐

从小与家人居住于泰国清迈北部的一个Tacomepai农场,三铎与大自然的关系非常密切,衣、食、住、行全由自然界提供。在当地的技术贸易学校完成学业后,他冲出了自己的家园,前往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发电厂担任电子工程师。 

在当地工作了一段时间,他发觉沙特阿拉伯虽因石油致富,却与生活得不快乐的人民形成很大的对比。他当时最想做的是逃离那种导致多样破坏和引起多方不满的消费主义心态;终于,他在1991年回到泰国继承公公与父亲留下的农场。 

“我时常在思考,哪一种生活方式比较好?哪一种生活方式不会对环境造成伤害?最后,我选择了大自然的永续生活,因为它不仅对人类的健康有益,也能为大自然环境起到保护作用。”

亲切的三铎总是把笑脸挂在脸上,无时无刻展现出大自然赐予他的喜悦情感。

住城市多病痛

人类对物质和阶级的追求是无止境的。他在城市生活的那段日子,健康状况不太好,身体面临各种病痛,如腰酸背痛、视力减弱、头痛、脚疼等等。这对他的心情也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生活非常糟糕。 

“回到大自然里后,我感觉非常舒服,整个人像是获得了疗愈。我活得快乐自在,健康也越来越好,我认为这才是最有价值的‘医疗保险’!” 

重回家园的那一年,三铎下了一个决定,他要以与众不同的方式重塑约25英亩的家庭农场——即与大自然相互合作,提倡自然过程,并建设一个生态资源丰富和收获丰盛的农场。他弃绝使用含化学物的肥料,以及藉以生产木本作物或使用野生树木重新植树造林。 

三铎在Tacomepai农场建造的树屋。

推广知识技术

三铎热切地期盼能向当地农民传授经验和分享成果,但却不比化工企业的产品更具吸引力。尽管如此,他仍然不放弃,并相信因着全球环境的变化,如气温上升和水源短缺,总有一天一定会让农民接受这个与大自然和谐永续共存的生活方式。 

在2006年,一名迷路的外国人误打误撞来到Taicomepai农场,他发现三铎的做法和理念与朴门永续生活设计非常相似,但三铎却从没听过这玩意儿。“那段时间以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向大自然学习。当我认识和了解朴门永续生活设计以后,我希望能尽己力推广有关知识和技术。” 

观摩学习受好评

自此,该农场开放予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及当地城市的年轻人参观和体验朴门永续生活设计。许多人抱持好奇心前往观摩学习,意外地大受好评。 

“比起崇尚昂贵的科技与建筑技术,我更喜欢依靠自然界的力量,比如利用地心引力的原理让水流进浴室和水槽。农场里的所有竹木屋都是我亲手建造,大部分的建筑技术是参考生活在山区的泰国山地部落族群。 

“虽然制作堆肥是改善土壤最快的方法,但我比较喜欢使用简单和时间较长的方法,即透过树木本身的生命力使土地肥沃,同时在有需要的地方加入非堆肥有机物。无可否认,速度是比较慢,却是有成效的。” 

曾经生活在钢铁森林,现在生活在自然森林,他能清晰地针对两者作出比较,与别人分享他的经历与内心想法,在提倡和推动朴门永续生活计划上更具说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