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在南海仲裁后?/章龙炎

沉静了一阵子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最近再成为热门新闻。

美国司法部日前正式通过法律途径提出民事诉讼,要求扣押1MDB约10亿美(约40亿令吉)的资产。美国司法部是以“涉嫌挪用资金进行洗钱的国际阴谋”提出一系列的民事诉讼。纳吉的继子里扎、大马华裔富豪刘特佐、阿布扎比酋长国的卡德姆阿古百斯(阿布达比主权基金IPIC前董事经理)与莫哈末德阿末巴达维(涉及当时的1MDB交易)都在名单内。



不管怎么样,看来最引起人们好奇的是诉状里提到的“大马1号官员”。其实最让我失望的是,不管倒纳吉的人因为有美国的“撑腰”而兴奋莫名,这颗最新的“炸弹”就是纳吉没有被点名。在新加坡以及瑞士,甚至是马来西亚的调查结果也是如此。

前几个月在国会提呈的公帐会报告,指出1MDB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并提出一些建议,但是纳吉并不如传言般被调查。

案件不能短期了结

还有,这是项民事案,美国国内的民事案。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民事案最终结果是弄到答辩人破产;刑事案最高的惩罚,是死刑(有些国家是坐牢)。也就是说,要是美国政府胜诉,可以把这些资产索回,“物归原主”——总的来说,要是能够揪出犯案者又能拿回资产,是件好事。然而,我们不要期望这案子能在短时间内了结。



1MDB就美国司法部的行动,发文告指出1MDB在美国并没有任何资产。这也意味着,目前在1MDB的资产没有受到影响。

美国司法部高调宣布此事,显然的是我们不要期望这案子能在短时间内了结。

放在当前国际形势来看,1MDB被过度放大,符合了国内倒纳吉势力的利益,也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跌在美国大腿上的天赐之物。

我不想跌入阴谋论的陷阱,但就设在荷兰海牙的常设仲裁庭最近对南海的判决,马来西亚没有采取政治立场(例如宣布接受裁决),而只是一如既往地宣布南海问题应该和平解决,各方应该加速南海行为准则(COC)的落实,不符合美国在东南亚的盘算来判断,这倒不是简单美国要“义无反顾地阻止他们保有赃款”。

美国希望看到的,就是马来西亚对中国“硬起来”。

不屈服美国压力

与裁决日相距不到十天,美国司法部演出了这一场公关大戏,新加坡只能亦步亦趋,主要还是供马来西亚国内市场消费,反应果然是一如所料。

即使纳吉因为国内压力而在没有面对任何法律制裁的情况下下台,新任的首相要是不跟着美国的指挥棒起舞,谁敢担保不会“丑闻缠身”。而从马来西亚政府在最近的南中国海仲裁的反应来看,我国政府显然的还没屈服于美国的压力下。

我们许多人都对美国“撑腰”一厢情愿她当“裁判”还沾沾自喜,可喜还是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