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旅游业新宠 抢20%客源
租房网站打残廉价酒店

游客可通过房屋共享服务平台租用当地人的特色产业短暂住宿。

(八打灵再也7日讯)Uber之后再来一个Airbnb!

很多自助旅游者对租房网站Airbnb这类房屋共享服务平台爱不释手,但酒店业者却把它们视为“洪水猛兽”,因为这类网络趋势正在逐渐收窄酒店业者“财路”。

本地酒店业者直言依足政府规定营业,包括花巨额安装防火设备全面保障乘客安全,反观在这类平台下短暂出租住宅的屋主却无需缴税、征收消费税或安装防火措施,就能让租金轻松入袋。

业者在受到“重创”当儿,不忘提醒消费人,这类出租房屋缺乏安全措施,是一大隐忧。

政府受促加以管制这类平台,好让他们与酒店业者站在同一起跑点上竞争,否则情况就会如召车服务优步(Uber)与德士的争议般,没完没了。

房价便宜  选择更多  
游客爱用Airbnb找住宿

近年兴起的房屋共享服务平台,如租房网站Airbnb冲击本地酒店生意,其中与这类出租房价相若的廉价酒店更是“频频挨打”,今年生意直跌15至20%!

越来越多大马人度假时放弃了预定酒店客房,转为租用私人物业作为旅行住宿,后者的房价一般上比酒店房价更便宜。

游客是通过房屋共享服务平台,如Airbnb、HomeAway等,在多个当地人出租产业中选择其一短暂住宿,他们可参考屋主在网站上列出的价格,只租一间房或租下整个公寓单位。

总社设在美国三藩市的Airbnb在这种潮流带动下发展迅速,如今这平台拥有全球191个国家超过200万个产业供出租。

我国使用这类平台订房者近几年也随之增加。

《南洋商报》探悉,一些有投资公寓者在房产“淡季”,偏向通过租房网把空房短期出租给商务旅客或短期旅游者,直接与廉价酒店或四星级以下酒店“打对台”。

这类趋势对本地酒店及廉价酒店的冲击不一,前者被抢走5至15%生意,后者损失更重,保守估计流失了15至20%客源。

酒店业者无力招架,并认为这类出租私人公寓和工作室单位属“非法行为”,政府受促规范这类短暂出租房屋,让彼此在同等竞争平台一较高下。

民宿达人加入平台抢滩

马六甲民宿达人李振城接受《南洋商报》询问时说,Airbnb的出现对民宿业者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打击20%至30%的业绩。

无论如何,他表示,Airbnb是最红火的租房网站,为了跟上时代的步伐,许多同行包括他本身都转换业务形式,加入Airbnb,成为当中的一分子。

“我们也自己申请Airbnb,所以我们也从中受惠。”

他指出,Airbnb是以房间或一个单位出租,经营民宿的业者就会把民宿的其中一间房间,以Airbnb方式出租经营,反而让业者多一个出租选择,不再依靠如Agoda、booking.com或步入式订房等形式。

“反而Airbnb生意量还多过这些国际网站(订房),但不好的是你只能卖一间房间(一般上)或是一个住宿单位。”

他表示,虽然在Airbnb能够出租的房间不多,但生意量十分好,他在该网站接到十分多客户的订单。

李振城在马六甲经营16间民宿如Sayang-Sayang、Sama-Sama、Voyage Guest House和Voyage Home等,其中有12间民宿中的单位就是以Airbnb的方式出租。

无论如何,李振城透露,如今许多民宿同行中都会善用该管道来出租其民宿,在竞争市场激烈的情况下,生意多少也受到打击。

李振城开的民宿,部分是以Airbnb的方式出租。

过滤房屋背景资料  
租户屋主互相评分

李振城说,如今Airbnb可算是“独霸天下”,该网站不如其他订房网站有过滤出租房屋的背景资料,另一个好处就是便利。

他指出,通过Airbnb租房,租户可以直接与屋主联系,晓得屋主背景,不如一些国际订房网站,订房者若有投诉或退款等问题,接洽单位是该国际网站而非酒店或订房业者。

“像我们出租给客人,我们也知道(客人)他们的背景,出租后(屋主)可评分,就客人的礼貌性和清洁等范围评分。”

这就是除客人能评分住宿外,屋主也能为客户评分,租户和屋主互相为对方评分。

他说,有关评分就是影响到他们下一个订房的标准,因此无论是租客或屋主都会相互做好他们的本分。

执照关卡重重 防火须花巨资   
酒店业大喊不公平

马来西亚中小型旅店公会财政吴智福说,去年国内落实消费税措施加上经济不景气,不少国人需勒紧裤头谨慎消费,连旅行也能省则省,让房屋共享服务平台成了新宠。

“正因如此,今年起国内廉价酒店的生意额下滑程度更明显。”

他向《南洋商报》说,很多酒店业者指不公平,因为他们营业前需申请酒店执照及通过重重关卡,还要按规定花费至少数万令吉安装防火设备,反观上述平台内的屋主却无需支付这些费用,可直接透过住宅做生意。

“酒店业者需缴税兼征收消费税,有时我们单是做防火门就要几十万令吉,只为保障顾客安全,住家没有这种保障。”

他不讳言私人住宅的房价可便宜至每人只需30至40令吉,廉价酒店纵使降低价格,但成本压力下每人收费也要50至60令吉,这一点难以与对手抗衡。

吴智福说,该会不能阻止这类商业模式,只求政府规范短暂出租房屋及保障游客,为酒店业者营造公平竞争环境。

“若政府仍视而不见,不排除一些廉价酒店业者直接停止经营,私下转为投入房屋共享服务平台,届时损失的是政府。”

大马中小型旅店公会旗下拥有约2000名会员,主要集中在雪隆、柔佛及槟城。

旅游及文化部正讨论酒店业者的投诉,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也在收集回馈。

为了保障顾客安全,酒店业者需斥资加强防火设备。图为一名官员检查酒店的火警。

大马酒店业协会会长谢瑞熙:不监督恐淘汰酒店

大马酒店业协会提醒,若政府没有管制Airbnb等房屋共享服务平台,则无从监督这行业,更不能得知它有否供过于求或过度开发,酒店业最后有可能被淘汰出局。

“届时大马预计2020年能吸引3600万名游客的目标,可能成问题。”

大马酒店业协会会长谢瑞熙向《星报》说,消费者在短暂租房服务上得不到全面保障,这类服务也缺乏安全标准;酒店则拥有公众责任保险,疏忽或火灾事件发生时可保障消费者。

他指租房网站的屋主操作成本低,以家庭用户身分支付水电费及土地税,更无须依从安全规定安装防火系统,房租才会这么便宜。

“然而以住宅用途房屋做生意,属非法行为;让游客自由进出某住宅,使用其泳池、健身房等,也对其他邻居不公平。”

谢瑞熙说,酒店业者与房屋共享服务平台,如同出租车优步(Uber)或GrabCar与德士:“你不能阻止他们,但你需规范他们,这是有道理的。”

通过Airbnb租房,租户可以直接与屋主联系。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公寓可在淡季出租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说,目前我国房产,尤其是公寓和多功能办公套房(SOHO)市场过剩,导致许多欲租赁的公寓市场租金受压。

也是资深经济学家的他向《南洋商报》说,在目前房屋市场淡季,通过网上短暂出租房屋,也不失为另一个赚取额外收入的方式:“至少好过空屋,不然屋主每个月还是要供房贷。”

李兴裕认为Airbnb极具市场潜能,并与房产业、旅游、航空及出租车等相关行业紧密联系,未来或可发展成“一条龙”配套服务。

“这算是一个涵盖所有(东西)配套,不论你到国内外旅行,所有东西都已解决,你可以租赁、一日游及有本地向导等结合所有东西的配套。”

针对目前Airbnb较注重住宿服务,他指未来该网站可发展的潜能无限,甚至旅行社可与该网站合作,结合各类服务开拓成“一条龙”配套。

马来西亚酒店协会柔佛州分会主席张迪为:须管制保障消费者

马来西亚酒店协会柔佛州分会主席张迪为说,政府须管制房屋共享服务平台,保障消费者安全。

张迪为向《南洋商报》说,国内酒店皆遵守安装防火措施等政府规定,同时拥有公众责任保险,在不幸事件发生时赔偿给顾客,反观住家式的出租房屋没有这类保障,消费者租房时需三思。

他也认为,相关单位有必要教育消费者,让他们知道租房除了考虑房价,也要重视安全要素。

另外,他说,房屋共享服务平台对柔佛新山酒店业的影响不大,当地酒店仍有一定客户群,反观租房网站对廉价酒店的冲击较严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