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诱投资保健品厂
营养师偕友“亏完”73万

范瑜珂觉得自己拖累了两名好友,因而感觉很自责。

(吉隆坡1日讯)自称是保健品工厂的少东游说商家投资其父亲的工厂后竟卷款而逃,单亲妈妈及两名友人投资了73万令吉血本无归!

单亲妈妈范瑜珂(37岁,营养师)约于5年前认识该名少东陈氏后,于2013年起经对方游说而投资其父亲工厂,起初数年她还获得对方所承诺的回酬。



但到了2015年,范瑜珂不但加大投资额,还邀上朋友一起投资,结果换来对方一句“所有钱都亏完”,令他们血本无归。

顶让店铺集资

范瑜珂所投入的是毕生储蓄,甚至将自己的店铺也顶让出去集资,加上她自责拖累两名友人,而如今感到非常大的压力,每晚需靠酒和安眠药才能入睡。

更甚的是,她的一名友人甚至因此事而造成夫妻失和。

范瑜珂今早通过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召开记者会讲述本身的经历。出席者包括士拉央市议员游佳豪。



投资额越加越大连累2友上贼船

范瑜珂指出,由于有许多行家都说对方是一名少东,因此当对方邀约她投资到其父亲的工厂时,她不疑有诈地投资了5万令吉,而且也顺利地连本带利取得了5万5000令吉。

她说,一次成功后,对方再于2015年邀约她投资,她也答应,而且之后陆续加大投资额,也一直有回酬。

声称亏完所有钱

“不过到了我的投资额达30万令吉时,对方却说无法再给予10%回酬,只能给予6%,每月给我2万令吉,还要我找其他朋友投资,于是在同年尾也介绍2名朋友加入投资,并顺利取得回酬。”

她指出,在今年新年前,对方告知她们,公司要买更多的货,希望她们再注资,因为彼此信任,所以大家还是凑了一笔钱给对方。

“我个人投资额已达50万令吉,两名朋友则是23万令吉,不过自此,我们就没再获得回酬。”

她指出,她联络追问对方时,对方却指所有钱都亏完,血本无归,之后不断联络对方,他也不再接听电话,连到其父亲工厂、找其妻子,都联络不到他。

范瑜珂(左四)促陈氏归还她们三人的血汗钱。左起林文祥、蔡秋发、林立迎、游佳豪及赖俊权。

出动追债公司讨钱

范瑜珂指出,她们三人曾寻找追债公司,协助追讨该笔73万令吉债务。

“他们到工厂找对方的父亲,然而后者却没承认对方是他儿子,只表示对方已在早前离职,也不会负责该笔款项。”

只求拿回一半

她说,她们一直在联络对方,希望取回血汗钱,然而对方却不肯出面。

“上一次他只表示肯还10万令吉,我们当然不接受。”

她说,直到6月,她们还能与对方联络,并同意让步,把款项减少一半,只要求对方还钱。

“我们都已近哀求,要他先还10万令吉,其余的可以慢慢分期付款,只希望拿回一半,但是对方不肯。”

她指出,对方还警告她们,若她们找律师追债,对方将一分钱都不会还。

汇款收据成有利证据

林立迎说,目前3名当事人已报案,警方也已援引刑事法典420调查此案。

他指出,在上述罪名下被控,罪成会被监禁最少1年。

他说,3名当事人手上还保存着从银行汇款给对方的收据,是有利证据。

“若她们要从民事诉讼向对方追讨欠款,有这些收据在手,她们的胜算相当高。”

不过他说,即使她们胜诉,若对方宁愿破产也不肯还钱也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