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创新牵动经济增长

从1957年独立,直到出现大马“2020年宏愿”为止,我国的经济发展皆是处于劳力密集行业阶段。

在迈向先进国的路上,随着行业型态逐步转型为资本密集及技术密集行业阶段,大马也获得快速经济发展。



然而,在面对国内外充满不确定未来与全球经济竞争激烈环境下,科技与创新是增强国家竞争力及弹性的重点,以期大马得以持续朝向2020年宏愿。

大马政府在“大马计划”里,强调在科技与创新上,培养一级研发的素质。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曾于2007年发表科学、技术与行业评量指标时,发现科技与创新在全球与区域性的竞争中,是多数OECD国家优先重视的议题,因科技与创新是牵动国家经济增长之主要因素。

简而言之,在转型至知识密集行业阶段下,科技与创新在确保维持增长,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政府极力推展下,我国每年从研发投资获得的回酬率非常高,而且我国在科技与创新领域有着优异表现。



于2015至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全球竞争力评比中,我国是五大东盟国家之首,上升2名排于第18位,代表整体竞争力趋势持续向上的好现象。

竞争力超越英澳日

在全球61个经济体的竞争力相较之下,基于经济表现、政府效率、营商效率和基础建设,大马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公布的2015年世界竞争力排名中获得了第14位,高于澳洲、英国及日本等先进国。

另外,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大马在2014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达1万830美元(约4万8301令吉),首次跨过了全球各国的1万804美元(约4万8185令吉)的平均门槛。

无线的全地形车(ATV)有助提升工作效率,这是大马的发明。

研发商业化回酬率超高

为大马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正面效应,是科技与创新的快速成果。

由此可见,科技研发已成为近年来国家竞争力的关键因素;全球经贸环境的快速改变使得国际市场竞争加剧,世界各国全力制订各项科技政策鼓励研发,同时也深切体认出唯有不断强化科技创新,才能重振经济增长。

因此,各国政府全力支持科技与创新活动,而科技研发组织成立之使命与任务,即是为了达成以科技创新带动行业发展,从而促进经济增长目标,其使命、任务与目标则成为研发组织绩效衡量的基准。

根据以上数据显示,大马计划于科技与创新商业化方面,创造特高的回酬率。

我国除了持续致力于前瞻创新领域与重点技术领域研发外,近年来推动绿色科技研发,为科技及知识密集型领域建立新资源,并致力拉近行业技术落差,不仅提高就业机会,而且也提升整体经济发展及行业的竞争力。

根据2012年的一项报告指出,1360项计划中有341项已经商业化,并制造了1万5817个就业机会。

理科大学研究团队发明了不含水泥的“环保型无水泥混凝土”,不具腐蚀性,且能安全地用于建筑工程。

专利权资本存量需精准

近年来,学术界均热烈讨论到专利权资本存量的重要性,许多研究指出,专利权资本存量指标有助于了解组织竞争优势及组织经营绩效。

有鉴于此,专利权资本存量指标是否会影响科技研发组织的绩效,是一个重要且值得探讨的议题。

为了衡量外部环境因素(如专利权资本存量)对组织经营绩效之影响,学者及业界者应更精准的衡量情境因素对于绩效的影响,以协助管理单位制定绩效改善策略。

从组织创新观点探讨

在这不断变化的经济体系下,政府应该发展一个创新的价值创造程序,并从各层面的角度和长期观点,来衡量科技研发组织的技术研发效率与价值创造效率,以提升管理当局针对单位特性提供绩效改善策略之参考。

此外,大马政府亦需考量资本存量是否影响科技研发组织的绩效。

简而言之,政府应从组织创新的观点去探讨专利权资本存量、人力素质及服务支援能力对科技研发组织绩效之影响,提供政府部门与研究机构政策拟定相关参考。

苏子文:着重实际价值研发应迎合市场需求

然而,大马厂商联合会主席拿督斯里苏子文在去年就指出,目前大部分的研发都是根据参与者的意向,造成研发结果没有实际价值。

苏子文也指出,我国的大学拥有很好的科研,但却都不能商业化;因此,政府在决定发放奖掖时应考量到有素质的研发,而不是白白提供奖掖,必须要求研发者迎合市场需求。

需知,大马的研发活动是由研发专业人士在三个行业里进行,包括政府研究机构、私营研发公司和大学。

衡量绩效 规划资源

因此,科技研发组织,甚至是政府本身如何采用一套具客观及量化之绩效测度标竿工具,来衡量国家研发组织绩效,以协助管理并提供政府当局资源规划与研发组织经营策略之参考,俨然已成为各国政府与人民所关切且不可避免之议题。

评估研发组织的绩效是一个重要且复杂的课题,主要在于了解政策是否能有效达成促进行业技术升级,以及在执行层面,资源是否分配给有效率的组织,并达成充分的预期结果。

再者,随着知识经济兴起及全球化竞争,导致许多行业外移及国家财政紧缩。

国家研发组织在面对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除了积极思考如何创造产业重大效益外,亦应致力于强化组织本体之价值,期能创造竞争优势与永续发展。此外,大马政府亦应推动政策以加强私人界及大学学术业者之间的合作。

来自砂拉越美里中华公学数名小学生,曾凭着“水力扫把”发明获得大马青年发明展览比赛小学组特别奖,校方也决定申请专利权。

人力素质影响研发成果

在2012年,时任科学工艺与革新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指出,该部有1684个研发成果已注册专利,包括专利、商标、版权及工业设计,此外有1187个计划获得国家及国际奖项。

这些成就都是源自人力素质,研究结果除了发现专利权数量对公司价值有正面影响,亦显示人力素质投资是国家经济增长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成功因素。

随着劳动者受教育时间的增长,其对于经济增长的正面效果亦随之递增的上升。

专利权除了可以视为研发创新活动的产出外,也可以被视为最终经济效益(营收增长、成本降低、价值提高)的推动力。

那研发组织在把知识视为组织中的资本存量当下,亦可通过智慧资本之人力资本、结构资本及关系资本加以评估。

人资价值在于贡献

人力资本是指企业的人力资源中所有具有的知识、技术和能力,亦即以员工为基础的多元化知识和经验等人力资源的总合资本。

若研发组织拥有丰富人力资本,将能为组织生产具有创意的构想、改变组织的流程,以及能适时地为顾客解决问题,替组织提高绩效。

换言之,人力资本的价值,在于能对组织竞争优势或核心能力提供潜在贡献,因此拥有高知识技能的人力资本一旦具备独特性,应该内部化,进而创造不易被取代的竞争优势与组织的长期绩效。

结论

纵观之下,大马政府应着重在资源管理方面,为强化并推动行业整体及持续性的研发,宜落实研发组织资源合理化分配,以期达到效益最大化。

此外,人才是创新科技的根本,宜持续透过技术引进,以获取最新之技术,亦可与国内外学研机构或甚至是大学从事人才交流,培育更具竞争力之研发人才,转化为组织的核心能耐,将有助于增进科技研发组织绩效及永续竞争力。

于去年5月举行的大马发明及创新国际展首日开展,即吸引众多学生、公众及业界人士参观,现场人头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