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蒂点出生活成本压力主因
三低三高拖慢薪金增长

(吉隆坡23日讯)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指出,虽然我国的通货膨胀率不高,可是人民依然感受到生活成本的压力,主要是因为收入增长太慢。

我国收入增长太慢的原因,根据洁蒂分析,归咎于“三低三高”。



所谓“三低”,是指生产力低、技能低,以及科技使用率偏低。

她说,我国通胀率不高,平均处于2.5%至3%,此外,若与他国比较,我国的城市生活成本也低;然而,为什么还有很多国人,尤其是城市人民,不断投诉生活成本压力大?就是因为收入增长太慢。

油气金融业生产力最高

“唯有提高生产力以及工作效率,才有办法获得高薪,此外,拥有很高的技能水平,薪金自然也会提高。”

据悉,我国目前生产力最高的领域,分别是油气以及金融业,因此,这两个行业的薪金也较高。



洁蒂也特别提到一些低薪白领,如果没有持续提升技能,甚至有可能会被机器人取代。

此外,我国的科技使用率也偏低,也就带出洁蒂所说的“三高”,即高度依赖低薪外劳、拥车率高,以及拥屋率高。

“每个人都要买车、拥屋,就需背负车贷和房贷,因此,剩下的收入就相应减少。”

至于过度依赖外劳的问题,导致商家仅仅以价格为竞争力,而不是品质;此外,本地人的工作能力若与外劳相符,获得的自然就会是外劳的薪金水平。

韩国后来居上值得反省

洁蒂也强调,我国的经济比起很多国家已算不错,然而,我国不应该满足于此。

“我们应该看看韩国,它曾经比我们还差,可是现在已经是先进国了,我们为什么还达不到那个水平?”

洁蒂展示《2015国行年报》。

三大问题阻迈先进国教育是国富民强根本

要如何改善我国的生产力,带领我国迈向高薪先进国?洁蒂认为必须解决三大问题,即教育、价格扭曲,以及宽频就绪。

在昨天的媒体编辑汇报会里,洁蒂披露,她在2009年曾经向内阁提呈报告,并点出我国必须解决的三大问题,以便改善国家经济发展。

“我当时就点出这三大问题,价格扭曲就是指补贴问题。”

然而,当场有官员问洁蒂如果只能够选一个,会是什么?洁蒂的答案是教育。

洁蒂说:“教育非常重要,这也就是为什么国行要参与培训金融人才的工作,即使这原本不是国行的责任。

“我相信教育,在这个基础上能够为国家带来好处,我们为金融领域培养人才,从最基层的招生,一直到最高层的总执行长。”

目前,与国行有直接关系的金融教育机构或课程,包括金融机构董事教育课程(FIDE)、亚洲金融研究所(AIF),以及金融领域人才培育计划(FSTEP)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