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情·孤儿情(上篇):一路有法 永觉比丘的泰北法情

3年前,永觉比丘为泰北山区筹建孤儿院来马办摄影展,缔结了访问因缘。

3年后,重遇永觉比丘,正好泰北孤儿院刚落成,因此决定再访永觉比丘,而话题免不了围绕在这座———法山孤儿院。



来自马来西亚、长期住在泰国的永觉比丘表示,法山孤儿院建立在一片约8英亩的山顶上,但硬体建筑面积仅占半英亩,余下都在种稻田,以保留大自然的生态风貌。

“硬体建筑除了孤儿院,还有禅堂(可供120人参禅),另有孤儿宿舍、图书馆、厕所以及地下室。屋顶上全用来种菜,以维持大自然的景观。”至于出家人则住在河边的寮房,现共有8位出家人。

永觉比丘认为小孩会喜爱这处有大草场和河流的环境,并从中接触大自然。

由于出家人要专注修行,因此不担任孤儿院的责务,学校聘有全职的秘书、褓姆与校工,其他委员多由居士担任。若是遇上重要问题无法解决,才由出家人出面处理。

孤儿来自泰北山区



“孤儿院刚建竣启用,目前只有16位孤儿,等到今年4月新学年开课,或有更多孤儿入住。院里的孤儿主要来自泰北山区。我们每年会在山区办佛学生活营,老师把学生带来参与时,会介绍一些需要被领养与照顾的学生。一些并不是孤儿,是遭父母遗弃,或是单亲或父母因犯毒坐牢等。”

永觉比丘以“领养方式”处理孤儿的费用,学生除读小学,也有中学甚至大学。他们也提供助学金予大学生,奖学金则赞助中小学生。

“目前最小的孤儿为9岁,一些人也将婴儿抱来请求收留,但因涉及特聘褓姆费用,我们无力处理,只好婉拒。”

由于要清楚了解孤儿的背景,永觉比丘会挑选入住孤儿,但当中也面对过失败的例子。“之前约有5位学生离开,主要是他们无法适应这里的生活,或有精神障碍,以及太顽劣有暴力倾向,无法调教被迫离开。由于我们并非专业的辅导人才,无法扮演过多角色,对于一些孤儿,也仅能尽力而为。”

孤儿会在这里接受佛法教育,上早晚课,同时学习煮饭,培养独立的性格。

为孤儿寻找领养人

至于经费,永觉比丘表示目前还能维持,“硬体建筑基本已是足够,只是希望再建大一点的禅堂宿舍,以供日后举行大型禅修使用。”

目前,他们为每位孤儿寻找领养父母,当中大多数是新加坡人,也有一些大马人。基本上,一有新孤儿入住,他们就会寻找领养人,一个月约250令吉,一年或半年缴付(有意参与或了解者可上其面子书查阅。)。

“我们欢迎外人前来参观,最近有一团约70位的新加坡人前来了解。”永觉比丘也欢迎我国信众前来了解,只是要事先告知,以便安排。像今年年尾,他就会办场大型禅修营,以中文为主,由永觉比丘亲自带领,信众可趁此机缘来禅修和到此一游。

此外,学生课余后也会帮忙稻田工作,目的是希望日后能够自足,无需过于仰赖资助。

修行要守护心念

永觉比丘喜欢森林行脚生活,但近几年为筹建孤儿院,返入红尘,不断往返海内外办摄影展。这是否会对修行带来干扰?如何平衡当中的矛盾?

永觉比丘笑言,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他以随其自然态度看待问题。在山里修行惯了,容易保持正念觉知。习惯了宁静环境,到了钢骨森林,就更要保持正念与觉知。

“大自然会较适合适合修行,但在大城市是考验,要学习守护那颗心。”

永觉比丘分享出家人要常保持正念,那不像一般在家人常凭“感觉”与“感受”来处理事情,里面有很强“我”的存在。

经常保持正念醒觉

出家人需经常处在“无常、空、无我”的状态,要经常保持正念与醒觉,不会因为讲话聊天而忘掉正念,更要清楚明白肉体与感官仅是一个过程。

他感谢这几年往外跑的因缘,让他有机会检视自己的修行功夫。

“因为出来要弘法分享,因此以前在森林修行的一些体验,通过分享更肯定自己的修学,对佛法感觉更真实,皆可用来印证。”

继续云水行脚

询及永觉比丘,接下来的孤儿院与个人修持,会有哪些新的规划?

“目前,孤儿院基本已建好,应好好利用即行。”他只是希望禅堂的宿舍能早日建好,以便利益当地山区居民来修学佛法。

“我个人还是喜欢云水行脚的生活,等这里一切妥当后,我会继续行脚。到别的山区,或可介绍当地穷苦孩子来这里学习。”他强调出家人还是要以修行为主。

最后,永觉比丘很衷心感谢近几年的一切因缘,十方因缘促成泰北山区孤儿院的成立,以及禅修的殊胜因缘。


成功个案分享

个案1

KOK是克伦族(白族),父母亲患爱滋病去世。从小受邻居歧视,不允许自家小孩接近他,因此他变得很孤独、封闭及忧郁。

7岁被领养,现在13岁。性格变得开朗,有自信,学业不错。他还是全泰国中学生泰国象棋比赛第四名。

个案2是蒙族,由于家里太穷,长期营养不良,因此

Jack16岁的他看起来像9岁。班上成绩优良,常拿第一,很用功读书。当一般小孩拿零用钱去买玩具时,他却买了一盏桌灯,要用来读书。


永觉比丘(Ajahn Cagino)小档案

◆毕业于大马中央艺术学院,出家前是专业摄影师,曾获40多个摄影大奖,1990年获亚洲摄影比赛冠军。

◆29岁时因寻求佛法前去泰国和纽西兰丛林寺院参学。之后在槟城洪福寺出家当沙弥。随后前往泰国,依止AjahnGanha正式出家。

5年后到Ajahn Chah训练外国弟子的国际丛林(Wat Pah Nanachat)重新受戒。

◆在云水行脚的岁月,他在整个泰国行脚不少于4000公里。

◆现住在泰国北部的山洞。感受到泰北美宏颂山地少数民族(难民)的善良,希望能教育引导当地的孤儿,因此,成为“法山基金会”发起人,为泰北少数民族(难民)的孤儿们设立佛化孤儿院,给山上孩子一个温暖的家园。

后语:访问永觉比丘时,他对法山孤儿院的介绍很轻描谈写。过后,拿到图片后很震撼,原来建筑物设计很特别,并非传统式的几层楼,而是采用波浪开放型的前卫构造,既现代又符合环保。它由吉隆坡著名设计师负责,并且是义务执行的。

在永觉比丘身上,我见证了一个老实修行人的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