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供应链属短期
东盟制造业料率先反弹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持续在中国以外的各国迅速蔓延,与外界联系甚密的东盟10个成员国陆续沦陷。



鉴于东盟多个成员国向来与中国有着密切联系,无论是经济还是原材料都得依赖中国,当被誉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因冠病停摆后,在生产链受影响之下,东盟各成员国因而面对经济、金融与社会层面的冲击。

无论如何,根据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预计,冠病疫情将给这一区域的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影响,惟一切都是短期性质。

该报告称,中国对区域乃至全球的经济贡献率比重近年来不断提高,在“东盟10+3”(东盟10国+中日韩)之中更是主要的经济增长引领者,在地区经济整合与供应链合作中日益紧密,和各国共享增长红利,无疑,此时的冠病疫情也会对亚洲区域内经济增长和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AMRO报告称,此次疫情将对整体“东盟10+3”区域带来影响,但主要体现在区域内的旅游业等服务行业,区域内供应链会受到扰动。



不过,报告认为,疫情的影响属短期的,制造业的产能追赶或将快速弥补一季度的损失,而随着疫情拐点的到来,“V型反转”可期。

AMRO提及,在中国,疫情发生的当下,许多个人因为感染或停工而失去薪资来源,企业员工无法及时到岗而导致生产力有所下降。

后期产能追赶前季损失

同时,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中国采取严格的管控措施,供应链暂时受到扰动,企业和学校推迟开工、开学,这些问题将对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影响。

制造业方面,后期的产能追赶将能较快弥补一季度的损失。AMRO称,本次疫情对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中国区域经济中心带来影响,但企业会千方百计在疫情后弥补此前放缓的产能,衔接国内外市场需求。鉴于制造业能较快在短时间内提高产能,因此,制造业在疫情后会迅速反弹。

服务业难快速恢复元气

相比之下,在服务业方面,企业一时间较难弥补丢失的营业时间,尤其旅游等领域很难在疫情后迅速回升,因此,服务业整体回到疫情前水平的速度会更慢。

旅游业经济贡献大

从经济基本面来看,区域内旅游业受影响最深。从2002到2018年,中国游客到东南亚及日韩的出境旅游从1000万增长到8000多万人次,所占地区总游客比例从10%提高到30%及以上,尤其在柬埔寨、韩国、越南、泰国和日本等国。

同时,旅游业收入对“东盟10+3”的经济增长贡献率也比十多年前大幅增加。中国游客对地区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的直接贡献率,以柬埔寨和泰国为例,分别达到其GDP总量的14%和10%。

在区域内商贸往来上,AMRO分析称,“东盟10+3”中多数经济体都十分开放,深度依赖由中国联系起来的区域经济和全球产业链。其他12国对中国的商品出口份额都在20年来大幅提高,占越南GDP的25%以上,占大马、韩国及寮国等国GDP的10%以上。

不过相比于旅游业,这部分供应链受疫情影响相对短暂,随着疫情结束,中国对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需求的反弹也会促使地区制造业迅速回升。

区域整合致溢出

效应疫情挫多地股市

报告称,由于东盟与中日韩等地的区域整合,互联互通紧密,疫情的“溢出”效应也受到关注。

AMRO分析称,在亚洲金融市场,受疫情影响,多地股市和货币在一开始下挫。

不过在稍后的时间里,区域内的股票分行业趋势各异:中国市场的A股、港股中,旅游板块下跌,医疗及科技等领域上涨;韩国与泰国股市及货币受影响最为明显;此外,韩国与新加坡的家用消费品行业,以及马来西亚和印尼的原材料市场也有明显下跌,反映了对地区消费需求下降的担忧。

跨境活动限制

不应阻碍区域贸易

越通社报道,东盟各国经济部长本月初就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发表声明,强调东盟应加强团结,共同努力,避免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更多不利影响。

报道指出,东盟各国经济部长在声明中对冠病疫情深表担忧,认识到疫情对经济产生了不利影响,包括旅游业、制造业、零售业及其他服务行业,并且对供应链和金融市场造成冲击。

报道指出,东盟各国经济部长于本月10日在越南中部城市岘港举行会议后,根据第26届东盟经济部长非正式会议框架发表上述声明。

声明说,东盟各国经济部长一致认为,对于跨境活动的限制对策应基于公共卫生考虑,不应对区域内贸易造成非必要的阻碍。

东盟各国同意采取集体行动以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并决定采取措施保持东盟市场开放,加强地区信息共享和协调合作,通过技术和数字贸易手段帮助企业,强化供应链的适应和可持续性,加强与外部伙伴的合作,以及解决影响商品和货物在供应链上顺畅流动的非关税壁垒等。


产业供应链受扰国家

越南居首 大马第四

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疫情扰乱全球产业供应链,与中国经济联系密切的亚洲国家和地区全受波及。美国一项研究报告指出,越南首当其冲,在亚洲“预估经济受创榜”上排第一、香港第二、新加坡第三。

“第四到第10位依次为马来西亚、台湾、泰国、韩国、菲律宾、印尼和印度。”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上月发布报告指出,中国湖北省多处封城,大规模强制隔离是两面刃,一方面有助于遏制病毒传播,另一方面打击经济。

“与2003年非典(SARS)肆虐全球相比,当下中国与世界的连接更深。2003年,中国对全球GDP贡献仅4%,2017年已升至15%。2003年,中国制造业出口份额只占全球的8%,到了2018年已飙至19%。”


供应链高度依赖中国

报告称,如今全球供应链变得复杂,以智能电视机为例,一个部件可能由几十个更小的部件组成,而每个更小的部件又由其他部件组装而成,如果生产线上的小部件来自中国,中国制造业一旦受干扰,整体生产线可能瘫痪,全球制造业都遭殃。

越南因为供应链高度依赖中国,在亚洲“预估经济受创榜”上列榜首。报告说,如果中国20%的制造业停业一个季度,越南GDP将萎缩近0.8个百分点。

东南亚国家隐患

依赖外需及中国

不过,越南因为从中美贸易战中获益,连续两年GDP破7%,估计能减缓今年经济所受的冲击。

《越南人民报》在上月初报道,越南的纺织品、鞋类、电脑设备及电子产品等商品的出口面临不少挑战,因为其原料主要从中国进口。

胥视中国疫情拖多久

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黎洪和博士向《联合早报》指出,中国占越南总进口的28%,其中包括中间产品和零部件,越南经济难免因供应链受干扰而受伤,伤得多重就看中国疫情拖多久,以及越南本身能否让社会活动恢复正常。

报告称,冠病疫情暴露了东南亚国家经济增长模式的隐患——太过依赖外需及以中国为中心的供应链。

“东南亚各国短期内预料将减息以刺激出口,同时推出经济刺激配套,但长期而言须大幅改革经济,包括提高国内生产能力、制造利润更高的产品和服务,以争得全球供应链中更大市场份额,以及加大对国内增长引擎的投资。”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