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人民网国际报道,菲律宾众议院近日三读通过总额1.3万亿比索(约1100亿令吉)的刺激经济复苏法案,为行业复苏和工人再就业提供支持。

该法案中的6280亿比索(约540亿令吉)将用于工资补贴和受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冲击企业的贷款偿付,剩余部分将用于卫生、教育和粮食安全领域建设。

预计法案将创造300万个短期工作岗位,在未来3年内提供150万个基础设施建设工作岗位,为557万家中小和微型企业提供支持。

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20日,菲律宾累计确诊冠病病例2万8459宗。

疫情对菲律宾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世界银行日前预测,菲律宾经济2020年将萎缩1.9%。

世行表示,菲政府已经采取大规模财政刺激方案,但疫情尚未达到拐点,包括国内停工、游客减少、贸易和制造业中断以及金融市场的溢出效应等危机将持续造成经济下行。

菲律宾政府此前已紧急拨款271亿比索(约23亿令吉),用于相关部门抗疫以及对受疫情影响较重的领域予以支持。

菲政府还通过公务员保险署向受影响的公务员和退休人员提供贷款,并从国有企业筹集资金。

菲律宾前参议长曼尼维拉表示,菲政府正在推行“大建特建”计划,法案有助于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并增加部分家庭收入,抵消疫情的负面影响。

在低通胀率和扩张性货币政策的支持下,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方面的公共支出不断增加,将助力菲律宾经济缓慢回升。

菲律宾众议长艾伦彼得卡耶塔诺表示,重新开放经济活动后,政府的投资将向受打击最严重的旅游业等部门倾斜,全力帮助中小和微型企业恢复活力,同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力促经济在未来一两年内重新回到正轨。

经济增长或回升至6.2%

菲律宾贸工部长拉蒙洛佩兹表示,去年第四季度,菲律宾经济增长了6.2%,是地区经济增速第二的经济体。

一旦从疫情恢复过来,菲律宾经济还能保持高速增长。根据世行的最新预测,菲律宾明年的经济增长率有望回升至6.2%。

亚洲开发银行高级经济顾问庄巨忠表示,疫情发生后,菲律宾等东南亚各国釆取了各种经济刺激措施,包括提供流动性、鼓励金融机构对企业贷款、对中小和微型企业提供直接财政补贴和信用担保、对失业人口和低收入群体提供现金救济等,防止企业大规模倒闭和金融体系崩溃。

截至6月1日,东南亚国家的财政投入达到3120亿美元(约1兆2480亿令吉),相当于地区国内生产总值的10%左右,对稳定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

经济复苏遇挑战
失业者或达1000万

受封城措施和疫情冲击,菲律宾失业人口可能上看1000万,到明年底前,还有百万海外劳工预计将回流返国。

经济衰退在即,如何振兴经济推动复苏,是菲律宾政府接下来要应对的挑战。

根据中央通讯社报道,菲律宾劳工部长贝约6月在参议院公听会上说,菲律宾因2019冠状病毒病封城后,已有260万劳工失业或暂时无法回到工作岗位;情况若恶化,失业人口可能上看500万到1000万。

失业者多在服务业

贝约表示,失业人口大部分在服务业。旅游业也将大量裁员,包括餐厅等合作企业。交通运输也将受影响。

菲律宾统计署(PSA)数据显示,2018年菲律宾旅游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12.7%,创造540万个工作机会;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更高达57.8%。

由于菲律宾服务业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高,3月17日起约两个半月封城至今,对经济活动直接影响就是大型购物商场、餐厅、电影院等场所无法营业,服务业收入大幅缩水。

对旅游业来说,冠病疫情更堪比灭顶之灾。

菲律宾观光部长浦耶特说,由于没有观光客到访,今年4月菲律宾旅游业收入为零;预计全年旅游业收入将较去年下滑50%。

尤其是菲律宾最大的旅游业城市宿雾,封城后外籍人士无法入境,两大支柱产业语言学校和观光失去客源,打击不言可喻。

在宿雾带团15年的台湾导游蔡派克说,这波疫情爆发后,一方面因为航班取消,另一方面由于旅客危机意识抬头,即使疫情缓和,民众可能还要再缓一下才会放心出游,预估最快半年菲律宾旅游业才能回复常态,影响更可能长达一年。

百万移工返国冲击大

疫情对菲律宾另一项冲击是数十万海外移工返国。

菲律宾内政部次长邓兴说:“我们已经收到一些(国外)雇主关店和歇业的报告,因此他们必须终止雇用我们的菲律宾海外劳工。”

菲律宾劳工部国际劳工事务司司长维斯培拉斯表示,今年2月到5月,已有32万3537名菲律宾海外劳工失业;预计到明年底,将有100万名海外劳工失去工作机会。

菲统计署数据显示,2018年约有230万菲律宾劳工赴海外工作,汇回菲律宾金额达289亿美元(1156亿令吉)。

影响全家人生计

对数百万菲律宾家庭而言,出国工作的家人是全家最重要的经济支柱,“一人出国,全家等钱”情形屡见不鲜。因此,当海外劳工回到菲律宾,造成的影响往往是全家人生计问题该何去何从。

商场营业店家不到三分一
工作人员比逛街者多

目前看来,大马尼拉地区民众消费力也受经济衰退冲击。

在马卡蒂市一家购物商场景象萧条,不到三分之一店家营业,商场工作人员比逛街的消费者还多。

购物者剩个位数

一名服饰店店员说,因为营业时间缩短,她们现在每天从上午10时上班到下午6时,不必像以前一样轮班,上门的顾客不到疫情爆发前的一成,购物的人只剩个位数,营业额锐减。

对马尼拉当局而言,封城大幅影响税收,加上发放援助金给1800万贫困家庭,还有11万5000多名中小企业员工工资补贴等援助计划,在众议院抗疫委员会6月26日通过1兆3000亿披索(约1200亿令吉)振兴经济方案后,政府可运用的银弹日益有限。

其次,冠病阴影笼罩,确诊数增长仍惊人。

众多负面因素下,即使大马尼拉放宽封城规定,允许多数产业复工,马尼拉当局如何确保不爆发第二波疫情,同时做好回流劳工安置,为经济衰退力挽狂澜,将是菲律宾民众迫切期待看到的。

协商实施“旅游泡泡”
拟让低风险国旅客入境

菲律宾观光部长浦耶特说,正研究开放病例数较少的国家旅客入境,造访保和岛、长滩岛等景点。

根据中央社报道,菲律宾正在研究,不久的将来开放所谓的“旅游泡泡”或“旅行通道”。

“旅游泡泡”或“旅行通道”是指疫情获得控制的国家之间协商,互相开放边境,让彼此恢复往来,连结为安全旅行区。

她说,菲律宾正与病例数较少的国家协商,让他们的旅客可以直飞例如保和岛(又称薄荷岛)和长滩岛等有国际机场的景点。

菲律宾经济受疫情重创之际,旅游业在促进菲国经济复苏上扮演关键角色。

菲政府目前在疫情缓和区域实施“调整版一般社区隔离”,允许当地旅游业50%复工。不过,菲律宾疫情仍然严峻。

除了计划在一定条件下开放外籍旅客入境,菲律宾总统发言人罗奎6月22日说,有几个国家大使馆向马尼拉当局提出要求,希望允许外籍雇员来菲律宾从事重要的旗舰工作计划。

有线电视新闻网菲律宾台报道,菲政府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开始研究,开放持有工作签证、退休居留签证和特殊投资居留签证者返回菲律宾。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