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隆

廖润强:监督解限高杆问题 蒲种马华不会改名

(沙登19日讯)继行动党史里肯邦安欧阳捍华就限高杆课题,向马华蒲种区会发出“改名同意书”后,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强调,该区会从没同意改名建议,未来也将继续与民同在,并设立多个监督委员会,继续扮演好雪州反对党的监督角色。

他指出,马华蒲种区会为了能有效解决限高杆的问题,愿意在梳邦再也市政厅交出接管权的前提下,肩负起监督的角色,惟由始至终,该区会从未同意改名。

他抨击,欧阳捍华担任州议员已长达14年,更曾出任两届行政议员职,惟却不见任何成长,继续使用反对党的作风,不仅没有做好本分工作,反将自身的错误怪罪在他人身上。

“如果他做好议员的本分,正视并解决民众的投诉,问题就不会一直发生,为此,我奉劝他做好本分,脚踏实地接受批评,诚信诚意地服务人民。”

他今日率领马华蒲种区会领导层,针对欧阳捍华日前就限高杆课题所发出的言论,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作出反驳。

廖润强也提及,马华将继续以服务人民作为前提,与沙登居民成立多个监督委员会,包括沙登大街、沙登巴刹、古腰河水灾、道路、卫生垃圾和土崩等监督委员会,实践与民同在的使命。

“我们会根据人民的需求,成立更多监督委员会,让作为人民口舌的马华,继续传达人民的心声,我也呼吁行动党议员切勿利用低级手段,阻止监督议员和雪州政府的工作,虚心接受人民的投诉和批评,并且做好本分。”

陪同出席者包括马华史里肯邦安投诉局主任、新媒体主任孙文辉、组织秘书吴品城、政府监督主任黄国辉、妇女组主席方玉琴、副主席梁萍凌与马华联邦直辖区宣传局主任刘振国。

黄俊昱促公开限高杆账目

黄俊昱抨击,欧阳捍华对限高杆的账目只字不提,且在马华多次召开记者会揪出问题后,并没有积极解决问题,导致限高杆问题难以根治,最终苦了人民。

他揭露,欧阳捍华自3月18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闭路电视促请撞毁栏杆者自首后,金马区的限高栏杆迟迟不见修复,直到马华召开记者会做出抨击后,当局才在隔日完成维修。

“此外,我们根据居民的建议,要求在限高杆范围安装路灯、夜间反射条,惟他却选择不采纳,还以‘上演猴子戏’来标签我们,这对马华来说,是一种侮辱。”

为此,他促请欧阳捍华关注人民的心声,并公开安装与维修限高杆的账目,以撇清雪州政府黑箱作业之嫌。

孙文辉揶揄,欧阳捍华任职州议员的期间,工作表现仍原地踏步,毫无进展,令沙登区在过去多年都不见良好发展,故他促请行动党切勿继续利用“两条铁”作为政治搅局,反应务实地做好基本设施的保养工作。

反应
政治

昔日师徒闹翻多年 叶炳汉廖润强破冰

(沙登25日讯)马华元老拿督叶炳汉和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昔日师徒闹翻多年,今日终破冰和好。

在沙登,叶炳汉和廖润强两大阵营不咬弦已是公开的秘密,当年两人因沙登马华党选而产生内部分裂问题,加上大选议席的分配等,导致廖叶两派之间的纠葛多年难以化解。

两人过去曾尝试打破隔膜,惟未有人选择退一步,就这样僵持约20年之久。

在2013和2018年全国大选时,更是由不同的派系派人上阵,叶炳汉和陈东庚在2013年分别上阵沙登国席和史里肯邦安州席;廖润强和郑东和则在2018年上阵沙登国席和史里肯邦安州席。

随着马华在过去两届大选都惨败给行动党的候选人,来届大选无疑又是一场生死之战,廖叶两派人马决定联手迎战,以重夺原属马华的国州议席。

刘国殿安排破冰之旅

两人今午在马华资深领袖刘国殿的穿针引线下,安排出席在沙登喜来登酒家举办的破冰之旅,双方阵营的党员也纷纷出席交流。

破冰之旅仪式后,媒体要求两人握手合照时,两人中间往往总有“中间人”,随后媒体也再三要求两人一起握手,终于有了久违的同框。

林祥才:可带动基层士气

马华雪州联委会顾问拿督林祥才表明,党要强大就不能内乱,必须团结一致,因此有信心在雪州多个上阵议席胜选,甚至重夺雪州政权。

作为这场“破冰之旅”召集人的刘国殿则希望廖叶破冰后,可重振和带动基层的士气。

他指出,廖叶当年的两师徒团队非常强大,也在上阵的席位赢得很漂亮,可是两人不再一起后,整个士气和声望都跌了许多。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