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潘丽婷   摄影:黄亮晖

(吉隆坡12日讯)我国著名唐人街──茨厂街经过逾一百多天休业,今天在遵照标准作业程序下重开,吸引不少人入内走动,并计划主打本地游为目标,带动当地经济活动。

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指出,茨厂街共有773个小贩,为控制人流,小贩分两批隔日营业,星期日则轮流,并在十字路前后设置4个出入口,限定200人流在内活动,暂时不让高风险群,即13岁以下及70岁以上者进入。

小贩分两批营业

他今日中午与理事会巡视茨厂街重新营业流程时,向媒体指出,这是茨厂街休息最久一次,从3月18日行动管令生效以来,至今日重新营业,约有200多档今天重开,其他还在准备,估计接下来一星期可恢复一半人流。

“过去小贩皆关注何时可重开,毕竟手停口停。我提醒小贩遵守重开标准作业程序,尤其吉隆坡市政厅不允许聘请外劳当助手,小贩勿违反作业程序,免遭当局下令关闭。”

他希望商贩请回本地人当助手,虽然难请,但可趁机恢复茨厂街的华人商贸特色,当然也欢迎马来人、印裔或其他种族到来合法做生意,共同发展当地,并把此次危机视为转机。

出席者有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副主席拿督罗锦华、财政拿督陈国展、理事张伟志等人。

洪细弟促老档主

与大学生合作注新元素

洪细弟促年老档主或与大学生合作,为茨厂街注入潮流新元素。

“年纪大的档主若无法自行看顾档口,可与大学生合作,如同台湾夜市,有新元素加入,惟特强调是合作,不是出租执照。”

他指过去20年来,茨厂街的消费目标为游客,如今全球大流行下,只能转为鼓励本地游,吸引外州人到来茨厂街玩乐; 并计划在情况允许下,按标准作业程序办一些华人文化活动,吸引人流到来茨厂街。

多数人满意商贩SOP

茨厂街档口重开,吸引不少附近闲逛人士到来走动,人流逐渐恢复。

尽管商贩对疫情后的业绩有所保留,但庆幸可重开,无需待在家中苦侯,并希望旅游业可重新开放。

此外,大部分民众受询时,指在进入复苏行动管控令期后,开始重新走进社区,并对商贩采取的作业程序感到满意;尤其是进入7月分后,病例数据大多数维持在单位数,让他们恢复外出的信心。

李明康盼小贩把危机当转机

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政治秘书李明康指出,在管控令期,方贵伦服务中心不时接获小贩来电询问茨厂街可何时开,尤其是一些售卖土产者,担心食物过期损失大。

他希望小贩把今次的危机视为转机,勿聘用外劳,让茨厂街保有特色; 其服务中心也配合重开,特赞助一些口罩及洗手液。

黄恩仪(银行职员)

许多档口重开

在附近工作,以往周未日会在茨厂街一带寻找美食,但管控令落实后,今日首次到来茨厂街,发现有许多档口重开,有一点人潮。

各商贩以新常态方式营业,做好各种安作措施,现在外出走街或用餐,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叶小姐(银行职员)

守SOP感觉安全

很久没来茨厂街消费了,事隔多月后,首次到来,无论到哪,都有商贩提醒我们注意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洗手及量体温,感觉较安全。

也发现这一带少了许多外劳,包括有看到负责守出入口者拒绝让一些外籍者进入,环境因受到疫情的启发,较以前干净了许多。

林再发(纪念品小贩)

老鼠咬坏货品

久未开档,今早回来收拾重开时,发现有20%的货品被老鼠咬坏,耗时清理。

也准守标准作业程序,每次只限一位顾客入档内看货,确保所有人的安全。基于目前尚不多人外出,游客人数有限,会提早晚上7时收档。

锺英相(眼镜小贩)

70岁无法进入

公会为了安全,不允许70岁以上者入内,我刚好今年70岁,无法进入摆卖,档口没有请外劳当助手,与一位60多岁友人拍档卖。为免友人顾不来,早点出来帮忙收拾档口及检查电线后就离开。

生意以游客为主,相信重开业绩不会理想,但也胜过在家呆坐零收入。

陈汝顺:疫情冲击

改变模式转攻网络市场

茨厂街不少餐饮店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的冲击下,积极改变传统作业模式,转攻网络市场,开发更多新管道争取业绩。

在茨厂街经营祖传饼家兼茶水面包店的陈汝顺指出,其商店在5月9日重开,惟门市生意并不十分理想,大多数人抗拒外出消费。

“为增加收入,以及持续让人知道我们有营业,把各式饼类皆放上网供消费者浏览及选购,包括数令吉的饮料也上网供订购,并把条件设低,消费不足50令吉,5公里内包送。”

他说,没想到反应理想,甚至吸引USJ及莎阿南的也订购,尤其在5月生意额,一半来自网网订购; 6月因疫情稳定,门市有所回流。

增电子钱包服务

他说,如今进入7月,疫情定,人们开始恢复外出或堂食,网上销售订单虽只剩10%,但激发他注重新消费模式概念,也从现金交易增加了多个电子钱包服务。

“不单是我在疫情期转攻网络销售,包括茨厂街内其他只做门市服务的餐饮小贩也开始注重网上的市场,如粽子、猪肠费也做网上预订及外送服务。”

他说,疫情也让人思考新市场模式,努力配合市场的改变调整步伐。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