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虽玩完,尚能回光返照/浑水

网上广传陶杰才子数日前写的一篇文章《香港的大限》,内容集中讲中美贸易战。由于收掉了一贯的抽水风格,走认真路线,所以令网民眼前一亮。

至于香港的存亡,才子只是滑坡式轻轻交代:“对于英国人培养出来的政务官林郑月娥等人,显然在其智商范围之外。



林郑月娥到时除了完全听命,也没有其他能耐。”

这是才子惯常批判英国传统政务官的套路,以此作结,果然很陶杰。

很怕听到人评论中美贸易战,这议题涉多个范畴,所以个个都自以为专家。

中大前校长刘遵义写了本书去讲中美贸易战,张五常也有参与,非常热闹,但谁大谁正确,谁知道。

行为经济学家米歇尔巴德利(Michelle Baddeley)在其最新畅销书《Copycats and Contrarians》有一章专门批判“专家”,结论是专家不专,可以被民情舆论、名声或社会资讯左右自己的决定。



既然专家是垃圾,那么我们如何自处?顺从自己的演化生物本能。

米歇尔巴德利从演化、心理和经济学解释羊群心理不如我们想像中代表盲从和无脑跟风,反而是稳定社群的必要存在。

很简单,赌仔在赌场买大细,猜百家乐庄闲时,最喜欢找名灯看路纸。

虽然心理学的“第二系统”告诉我们,赌场有统计原理有理性,但当数据资讯太多,处理和分析要用太多生物能量时,倒不如顺从直接条件反射性的“第一系统”。

挡不住红色资本

陶杰不是专家,但这几年他对世情有敏锐的观察,判断相对准确,所以我依从生物本能相信他,同时也会重视和参考他的对家萧若元先生的分析预测。

陶杰写香港的大限,没有很详细交代香港如何玩完,怎样玩完。

我们不是儍子,见到《逃犯条例》强行闯关、大湾区的推销排山倒海而来,每日150个单程证同胞跟我们共享成为大湾区人之荣耀……甚至连医疗系统都失守了。

虽然玩完是既定事实,但我相信回光反照,离大限之际尚有一下高潮才化灰。

美国相信台湾,国会全票通过了《台湾保证法》,不再信任香港;同时香港要依靠大湾区,大陆只信染红渗透了的香港。

台湾勉强挡住红色资本,于品海买高厦要历尽艰辛,腾讯扮港资的app也被关注。

以前“中国-香港-世界”的买办模式不复存在,那么会不会有新模式,即是“中国-香港-台湾-世界”呢?

香港死是死定了,但我赌大台湾区,亦慢慢把资产和业务转移过台。

不用多,只求给我这一代十年光阴就好了。

来源:苹果日报免责声明:

《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

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