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商报》总编辑陈汉光4月23日转来一名读者的电邮,我原本不想回答,因为我很忙,也不想分心,当时我正在为我的一本新书《决战股市终极方案》作最后修饰,赶在行动管制令解除时就付印。



但这封电邮实在很特别,我不忍心不答。

①他写了2200字,而且很有见识,是个认真做功课的投资者。

②他是一名麻醉师,麻醉师是专科医生,麻醉师的责任是免除病人的痛苦,不过看此情形,麻醉师可以免除病人的痛楚,却无法免除在股市被烧伤的痛楚。

③更重要的是他的电邮是在凌晨1点5分写的,可见他睡不着。

买进最好时机没答案



综合他的电邮,他其实只是想知道两个问题的答案:

①何时才是买进的适当时机?(也就是熊市何时触底?)

②怎样选股及选什么股?

他也提到其他问题,如黄金投资,那非我所长,我就不答了。

关于何时才是买进的最好时机,我相信没有人能给予精准的答案,包括我在内。

在“十年一遇投资机会”中(4月8日《南洋商报》),我的确曾说过:“股市还有下跌空间,”但过后股市不但没有下跌,反而节节上升,可见我的预测(最低限度短期-极短期)是错误的,我抱歉。

我当时这样说有两个理由:

①在过去几年中,全球的负债额由国民生产总值的200%上升至300%,即使没有两黑天鹅的出现,已岌岌可危,两年来,经济学家和投资界大佬,也是根据这个理由,发出警告,认为世界经济崩溃的风险已越来越高,而且异口同声预测这次的经济惨况,将比30年代的大萧条更严重。

这样的报道和分析我看得多了,有点先入为主,所以在“十年”一文写到最后时就不自觉的跟着说“股市还有下跌的空间。”

要知道,他们这样预测时,油市崩溃和瘟疫肆虐这两只黑天鹅还没出现,如今不但出现,而且冲击世界经济的严重程度,大到没有任何人可以估计。

我认同他们的见解,所以才说“股市还有下跌空间”。

②我认为大马的当时指数,没有反映我国的经济实况,尤其是两只黑天鹅冒现对经济的冲击程度。

一些成分股本益比太高

富时指数中的一些成分股,本益比高得离谱,(森那美种植的本益比超过300倍,合理吗?),如果今年盈利大跌,本益比更高,下跌的风险也更高,这些成分股的股价如果大跌,富时指数还能站住目前的水平吗?

以上是我劝大家“无须迫不及待下手”的原因。

但是,话说回头,股市不是一个按牌理出牌的地方,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合理的。股票分析鼻祖本查旺·葛拉罕“市场先生”(MR MARKET)一文,真是一针见血。

大马股市,我估计参与者多达200万人,任何看法,股民都可以参考 ,但不可尽信,因为那只是2万分之一的人的看法而已,包括我在内,投资者应心里有数。

企图猜测股市何时触底的人,无非是想以最低价买进。但不要忘记两点:

①最低价只有一个,如果这只股票有5000个股东,买到最低价的机会是5000分之一,你买到了,与其说是本领高人一等,倒不如说是运气好。

②更重要的是股票投资者成功,只要以合理价格买进就可以了,能以被低估的价格买进当然是最好。只要所买股票是成长股,买价略高只不过少赚些而已,根本不是问题,一只由50仙起到5令吉的股票,以50仙买进,赚了4令吉50仙,以1令吉买进,赚了4令吉。只是少赚50仙而已,问题不大。如果所买的股票盈利每下愈况,即使低价买进,仍可亏蚀,而且不知何时才可回本,这才是大问题。

所以,投资要成功,买对股票比买对价格更重要。当然,如果能以低价买进,比以高价买进更理想,但是,谁有预测股价的能力呢?

作为基本投资者,我们只能采取两种策略:

①对股市或股份采取反向策略。

②对企业(股票)采取基本面投资法。

两者如能配合得当,多数能做到胜多败少,在股市,百战百胜是不存在的,只要做到胜多败少,就可致富。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