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未加价 赶紧做对的事/浑水

林郑撤回条例和社区对话没达到预期效果,大家都公认一个事实,如果这些决定在6月时做,我们就不会经历这3个多月来的抗争。

现在才撤回条例和对话,是因为社会诉求加了价,警队滥权、勾结黑帮的事未解决,社会预期已经改变了。



同一个“追不上预期”的理论,可以套用在大学校长身上。

为了止暴制乱,草木皆兵,所有能够用到的社会名流和社会资源都要用上,大学校长有光环,自然要帮帮忙平定风波,大学校长都必是中央相信的人。

无可否认,处理学生和政权关系最好的是郑国汉校长,因为他不止第一个跟学生对话,校长能力职权范围内顶住何君尧,更在721元朗恐袭后一星期主动跟学生重回元朗这个恐怖分子基地。做校长做到与学生同行,就驯服了一班同学了。

郑校长“托高了个价”,其他大学校长就相形见绌了。张翔最先跳出来谴责暴力,不必多说,自然被学生骂惨了。其他院校还慢慢地搞对话。好像迟了点吧?

新世界地产最先跳出来捐300万尺地给非牟利团体,事后成为几日财经头条。(取自苹果日报)
新世界地产最先跳出来捐300万尺地给非牟利团体,事后成为几日财经头条。(取自苹果日报)

捐地策略精准



学生被警察欺上门,钱大康不知所措。更不用说我母校的段崇智,存在感是历任中大校长最低,一般学生路过都认不出校长。

社会诉求会加价,有人会托价,趁社会预期未膨胀时做对的事,才最王道。

在社会混乱之际,新世界地产最先跳出来捐300万尺地给“要有光”及其他非牟利团体助基层,针对低收入人士推动“创意社会屋”,成为了几日财经头条。

捐地这一招在商业策略上非常精准,捐地不是新世界首创,但现在做就时机刚好。之前讲捐地,社会舆论会拉到去讲官商合营,然后就上纲上线至官商勾结的结论。

新世界这一着跟之前捐地有所不同,时机做对了,地也是捐给社企,而且找本地年轻设计师做规划,间接创造就业机会,也让项目更落地。

新世界的农地地库不是同行第一、二多,但它是同行之中第一个捐地,变相就有点像郑国汉一样,赶上社会预期加价的步伐,顺便在同行间“托了价”。

该公司捐了农地地库的约18%,如用同一比例做门槛,自己出了酱油,同行就要出鸡了。既然他们第一个做,策略上就占了先发优势。

当然,大卫韦伯(David Webb)对此做法略有意见,他的说法不是错,但消息公布后第二天股价跑赢大市,股东在自由市场下投了票,算是击倒了他的质疑。

都是那句,现在草木皆兵。凡是任何社会重要持份者,在这社会气氛当下,一定要承担若干社会责任,尤其是趁社会预期未加价时,要尽快做对的事哦。

来源:《苹果日报》

免责声明:

《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

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