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悬殊 越救越远/胡逸山博士

我在本栏里不时地提起在本地社会里越来越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即虽然本地的经济总额的增长,在这举世经济萧条的当儿看起来也还不错,但在社会上贫者越贫、富者越富,财富集中在一小撮精英手中,而一般老百姓,尤其是中小企业,在这年关将临的当儿,也还是在高唱“一年不如一年”、“新年过后会有更多倒闭”等悲歌。

做小本生意的看不到越来越黑的隧道是否有个尽头,而打工仔们的饭碗也朝不保夕,纷纷在晚上工余之暇,驾起电子叫车服务来帮补家用。



而近月来精英们流行不出外到豪华餐厅去吃饭,而是从餐厅叫外卖回来在温馨的高档公寓或豪华别墅里爽爽吃,所以打工仔们倒是又得以开拓了另一条财路,也在晚上载人之余顺便也送起外卖来了。

只开摩托而没开轿车的打工仔们,也可专做送外卖了。一般劳动群众的父母甚至祖父母辈们,在几十年前要同时打两三份工来维持家计的艰辛景象,赫然在当代社会重演,一代根本没有跨越式的好过一代,令人不胜唏嘘!

最后只了“救”精英

我们必须清楚了解,贫富悬殊不是一个族群分野的课题,因为本地几乎每一个族群都面对相似的问题,所以才有各族的一些社会经济活跃份子,不时地发动一些什么族群“自救”运动等。

但不客气地来说,这些运动“救”来“救”去,最后也还是大多“救”了族群里的同一批精英,甚至还有跨族群来“合作”被“救”的精英们,“有福同享”,好不快乐。



至于个别族群里的其他大多数人,则只有自求多福了,可能偶尔还有一些面包屑掉下来,让你们去抢个不亦乐乎,那幅饥不择食的模样,也还“蔚为壮观”!

因为在族群“自救”过程里,一般离不开把个别族群里来自不那么富有者的财富集中起来,希望拿来“打本”去做一些通常是极为时髦的、名堂又很响亮的、听起来又充满正义与壮志的“民族事业”。

从我们小时候的合作社,一直到当下的什么区块链、工业革命4.0等,五花八门,谓把个别族群的财富集中起来后得以放手去干,扩大个别族群的财富,然后族群里大家得以分享云云,唱得实在响亮。

分享云云唱得响亮

然而财富集中了,总也得要有人来管理吧,一般也就委托谁呢?也还不是族群里同一批本来就坐拥绝大部分财富的精英们,难道由出(哪怕只是微薄的多年储蓄)钱就有他们份的劳动群众们来管吗?

这些“受委重任”的精英们,略为有良心的,还只是把这些巨款拿去“投资”,投资成功了的绝大部份回报当然也还是自己合法或非法的进袋,只一小部分放回集中资金里,甚至“有本”得以归还基金就很不错了;而投资失败,风险当然也还是由集中资金(以及被集资者)来承担亏损。

至于把良心不看成那么重要的精英们,则直接巧立名目来把集中起来的资金吃掉,毫不客气。

更“狼”一点的,则好像近年来驰名国际的跨洲大丑闻里般,还利用集中基金的响当当名义来对外借了一大笔钱后转账出去到各群岛洗刷刷一番后翩然进袋,留下一屁股的债由你们去还。

这就是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经济现实,也是又另一首悲歌的素材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