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背弃老天的祝福/黄云浩

丹尼尔(右)当时的财富,比贝佐斯还要多。

随着去年朝圣基金局财政陷入困境曝光之后,这个星期又读到武装部队基金夸大盈利用以派息,接着又见TH种植(THPLANT)的财务总监被开除等等。

原来过去十年间所享受的的辉煌,如TH种植(急速借贷用以扩充种植地皮,以进军10万公顷为荣)、莫实得(BSTEAD)(因所派的高息和大方的门礼而获得小股东在大会上的歌颂),就如十年春梦,只是不堪的梦一场。



如果不是因为更换政府,这一类的丑闻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被发掘出来?那些基金会的信托人怎么可以任由被托管的基金落入如此不堪的境地呢?

这些新闻让笔者想起不久前读到的另类传记故事。说另类因为传记里头的人物下场,不怎么似成功人士应有的下场。

这位人物不简单,在十九世纪的华尔街可是呼风唤雨,就连股票灌水(Watered Stock) 一词,也可能是出自其手。

丹尼尔德鲁灌水起家

为什么会叫灌水,而不叫打风还是充气呢?



原来早期美国有卖牛的商人,将要被卖的牛只喂以粗盐,然后不给它们水喝。等到快到了买家处,才给牛只大量喝水。买家是用秤磅来算,牛只肚里渗满了水,自然可以卖到更高的价格。

这传记的主角,丹尼尔德鲁(Daniel Drew, 1797 – 1879)就是利用这种方式,积攒了他生平的第一桶金。那时的他也只不过二十出头而已。就这种“方法”,丹尼尔说“有一点麻烦,因为需要一直找不同的买家”。

结束了卖牛的生意,丹尼尔设立了一间渡轮公司。

在经营渡轮公司的时期,丹尼尔无所不尽其极来破坏竞争对手,其中包括雇用跑腿,去到对手的渡轮公司那儿散播谣言,说对手的渡轮有下沉的风险。

经营渡轮时,丹尼尔也常常不按牌理出牌,如他会宣传每个星期三的渡轮船票是最廉宜的,当等到星期三的生意不错的时候,他会突然以三倍多的价钱来卖票。因为大多数的客人不会因为三倍的价钱而打退堂鼓,毕竟旅程与行李已安排好。上了贼船,能够做什么?

当他更加有钱之后,丹尼尔也发现到华尔街更容易赚钱。他因而不只参与了股票交易,还创办了一间经纪行。

因早期还没有所谓的证券委员会,许多现时视为非法的勾当,在当时看来是允许的(不能说合法,因为还没有相关的法律)。他本身更经常投机他身为董事的铁路公司股票,包括操控股价、卖空、私下印公司的股票等等。

逼迫银行害人破产

尤有甚者,丹尼尔和另外两位铁路董事想到了另外一个方法来帮助他们从股市中猎取更多的钱,就是通过同时向银行要求将存款提出。

由于他们当时的财势,他们这种做法会逼使银行要将借出去的钱提早收回来应对。这一效应,真的造成股票下跌,连带让许多人间接破产,也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农地。

有位银行经理好心提醒他说,“先生,您这样子做会造成很多人的痛苦”。丹尼尔回复说,“我的业务得以展开可不是建筑在你的储户和客户的利益上”。

世界巨富不见经传

丹尼尔一度说他拥有的财富是1300万美元,在当时来说是数一数二的富豪。如果将这1300万美元换作160年后的今天,以6%的通胀来计算,他的财富还要多过现世首富亚马逊的贝佐斯。

为什么丹尼尔最后没法跟他的死对头,另外一个铁路大亨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齐名,也不能像稍后的富豪如福特、卡内基等相比?甚至可说是名不见经传?

被骗6年后报穷

原来丹尼尔在他79岁那年报穷了。

从美国史上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到报穷时,才那么短短的六年的光景。

为什么会报穷?因为之前提到过的两个伙伴就联手,利用当年丹尼尔用来欺骗别人的手段,应用在他的身上,跟卖空股票的丹尼尔对着干。

这个交易重重地伤害了他的财富。晚年的他需要靠儿子的接济来度过余生。当然,那两位也是有钱势的伙伴,下场都不会比他好。

对某些人来说,如果所做所为不算是犯法,那么就应当是有道德的。原来所了解的“法律通常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这回事并不是人人认同的。

换个角度说,相比起很多人,能够得到老天的祝福,在股市捞得风生水起时,你会选择相信全是自己的能力,还是会去了解为什么老天会选择祝福你而不是其他人?

当你知道原因的时候,你会选择背弃老天对你的祝福吗?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