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曾经说过,We Co.(前身为WeWork)是一家聪明的金融工程公司,一方面向股权投资者讲述一个诱人的、快速增长的科技公司的故事,另一方面向银行讲述一个诱人的、业务稳定的房地产公司的故事。

但我不得不说,接下来这条新闻让我目瞪口呆:



WeWork的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有句话想告诉所有对该公司的拟议首次公开募股(IPO)持怀疑态度的人:富国银行支持他的业务。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纽曼在纽约的一个私立教育分析员会议上说:“如果富国银行这个国家最大的贷款机构,都放心,那么每个人都应该放心。”
他指的是富国银行参与60亿美元(250.8亿令吉)的WeWork信贷安排:“我最自豪的是富国银行加入。诸位谁来自富国银行?谢谢,谢谢你们!”

WeWork考虑推迟IPO的方式是找软银要更多的钱。

呃,非也非也。首先,不是这么回事:股权投资者和银行需要不同的东西,富国银行只要收回资金,而购买IPO股票的人则想要爆炸性增长和利润率扩大的故事。

其次,富国银行对WeWork并不完全放心:“根据融资条款,只有IPO筹集至少30亿美元(125.4亿令吉),银行才兑现承诺。”

前景不受看好

银行放心的条件是股权投资者放心。你没法告诉股权投资者“你应该对这个股票发行放心,因为富国银行需要你放心才放心。”必须有人无条件放心!



是不是感觉有点对WeWork落井下石?当它首次提交IPO文件时,人们取笑它的傲慢和利益冲突;现在,当它已经提交了修改过的文件并预测了IPO价格范围,人们正在嘲笑它迅速变得谦逊。

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以470亿美元(1964.6亿令吉)的估值从软银筹集资金,但现在的IPO价格讨论涉及200亿至300亿美元(836亿至1254亿令吉)的估值。

每个人都在落井下石:“周四至少有两位分析员表示200亿至300亿美元的IPO估值仍然过于雄心勃勃。” 

为投资者分析上市前公司的Triton研究总执行长瓦勒斯表示:“我听不到任何看涨观点。Uber有人看涨,Lyft有人看涨,Snap也有人看涨。WeWork让人们极尽讽刺之能。”

不买单WeWork高估值

哎呀!

公平地说,在WeWork以470亿美元的估值从软银筹集资金的同时,其他私人投资者正在以200亿美元的估值将他们的WeWork股权卖给软银,也是WeWork上一轮融资的估值水平。

明显的解读是,WeWork是一家在非公开市场上一直价值约200亿美元的公司,买卖双方都能接受;只有软银认为它价值470亿美元。

而现在WeWork(可能!?)上市,投资者似乎认为它价值约200亿美元左右,这与其他关于WeWork估值的数据点一致。所以:

据知情人士透露,纽曼上周飞去东京,与该公司最大的投资者之一、软银集团总执行长孙正义及其团队会面。多位知情人士说,他们讨论了增加注资的可能性。他们讨论的可能性之一,是软银作为IPO基石投资者,在该公司预计筹集30亿至40亿美元(125.4亿至167.2亿令吉)的股票发行中买入很大比例股票。知情人士表示,他们还讨论了软银是否可能投入大量资金,使We能够将IPO推迟到2020年。

看,如果软银认为WeWork价值470亿美元,并且地球上的其他人都认为它顶多价值200亿美元,那么你就不必是金融工程天才就能理解,WeWork应该继续找软银以获得更多钱。

软银已经投入很多,而这笔投资在软银及其愿景基金是有争议的,而且最终他们是要退出的,或者至少需要一些外人认可。

软银当靠山也不够

也许“最终”就是现在;私人投资者传统上在IPO时候获得退出和估值认可。但去东京问问并没有什么坏处。

顺便说一下,基石投资者在IPO中的传统功能是:

一)吃下大部分股票,这样银行就不必向持怀疑态度的外部投资者出售那么多;

二)提供一种让那些持怀疑态度的外部投资者放心的信心气氛。

这位著名投资者正在吃下大量股票,所以你肯定可以小小参与一把。软银成为基石投资者,这次有用吗?

私人投资界的科技泡沫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谈论“人们担心独角兽”的主题。

担心的是非公开市场的估值已经到头,私人投资者(不是风险资本家,而是像软银这样的非传统私人投资者)为大型快速增长的科技公司支付了那么多钱,创造了私人科技泡沫,而当这些公司急忙上市、但公众投资者拒绝认可他们的巨大估值时,他们最终会后悔不迭。

呃……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不是吗?最大、最著名的独角兽优步,在5月进行了“贬值轮”IPO(估值低于上次私募),而且目前交易价格低于其IPO价格。

优步目前交易价格低于其IPO价格。

上市前高估值令人担忧

Lyft在优步之前赶紧上市,定价相当不错,但随后立即下跌,目前交易价格低于其IPO价格和最后一轮私募。

最近上市的其他一些备受瞩目的独角兽,如Dropbox、Slack、Snap|Pinterest,要么经历贬值轮IPO,要么在IPO后苦苦挣扎。人们担心独角兽IPO的窗口可能关闭了,一些大型独角兽的粗鄙交易会破坏其他人的市场,也可能是真的,现在WeWork已经考虑推迟IPO。

并且它考虑推迟IPO的方式是找软银要更多的钱,因为软银愿意出的钱比公开市场更多。

当人们担心独角兽时,他们担心的是软银为非上市科技公司的股权付出了太高代价,以至于它们无法以可以接受的价格上市,最终在独角兽魔法森林的边缘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现在就是。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