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市时应有态度/浑水

很少人知道我和芳邻冯睎干是相识,私下我和这位栏友会说无聊八卦。

我知他是张学专家,遂把民间史学家刘仲敬评张爱玲的文章给他看。



他甚不同意刘仲敬的说法,形容“刘的文字像舒芙蕾,胀鼓鼓的,里面全是空气。以那篇文为例,写得对的地方,全是有关张爱玲的常识,用不着他再写,常识以外的则是空气,语意不清,概念模糊”。

市场大泻,当他没事。当环球大市崩盘时,我正是在和才子讨论俗事以外的“无聊”事。

这有点像希腊混战期、波希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总是有一些辩士哲人在广场研究形而上的东西,例如世界组成是什么,好的城邦生活应当如何。

适当时远离俗事和股价高低,以抽离角度观世,有助安身立命。

历史变数不一



现在人多少都有以史鉴今的意识,例如今次崩盘时有班人会比较对上几次的熔断机制之祸、2008年金融海啸和亚洲金融风暴之类。

不过分析多数流于表面,例如用技术分析,计算“量度跌幅”之类。

不过,历史虽会重复,但每一次都总是不同,变数不会每次都一样。

知道要借古鉴今和真实学懂,融会贯通是两回事。

找对材料,找到关键资料除了是眼光,也是智慧。

历史学是未来学,冯兄说得对,他的文字啰嗦轻浮,抛弄很多概念,爱把主业挂在嘴边,是很典型胡适会讨厌的对象。

不过刘的书对我还是有启发,他的史观奇特,善用人类学的思考工具、阶级出身分析解剖人物和历史,活用斯宾格勒的文明兴衰论。

在世界史的高度下,宋子文和孔祥熙是同一伙人,正如50年后,大概不是很多人说得出曾俊华和曾荫权的财金哲学有何差别,但刘依然可以挑出两位的细微差异。

他锐利地看穿红色文胆、中共党员前毛泽东秘书陈伯达写《中国四大家族》抹黑蒋宋孔陈,是有效的文宣统战技巧。

分析要找对材料

我从这些近代史观察,疏理出今天中央和香港商人的微妙关系。

他分析盛宣怀时提出保路运动固然是他一世的败笔,对比早年他成立国企邹形的招商局,跟早期与列强竞争航运的成功路径有关,也跟清朝晚年橡皮股灾也有关系。

刘用的技巧不算新颖,但应用恰当。正如少林功夫不新,唱歌跳舞也无新意,但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加起上来就有噱头。

能够精准找对材料分析,才是高明的文人。

正如电影《大空头》中找出次按问题的基金经理是笑到最后,他找出次按问题的观察,跟刘懂得找出关键史料的眼光,是一样的。

来源:《苹果日报》

免责声明:《南洋商报》获浑水授权转载此文。

作者意见不代表本报立场。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