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者两周前在报章读到,中国国酒“贵州茅台”的出厂价将在今年调涨18%。根据报道,这是茅台酒五年来第一次调整价钱。

茅台酒的珍贵,除了其繁琐的酝酿工序与工艺之外,中国贵州的独特地理环境,就如天然酒窑,酿制茅台酒所需的微生物菌,只能在这儿找到,这也是茅台酒不能在其他地区复制的原因之一。



这地理环境因素,让笔者联想到本地一家也是通过地理环境作为其主要生产基地的公司,那就是获奖无数且口碑具佳的本土矿泉水——必胜(SPRITZER,7103,主板消费产品股)。

简单介绍必胜的概括。其矿泉水水源,主要来自霹雳太平深至地底420尺的地方;根据必胜2016年报,必胜掌握了大约40%的瓶装水市场。

就必胜2016年营运额约3亿令吉来说,大马的瓶装水市场大概介于8亿至9亿令吉之间,而在这占地330英亩的林区地底水源上,必胜也于2015年,进一步开发了生态园来推广大众对其产品的认识。

必胜溢价来自哪里?



不久前,必胜通过私下配售,将一笔多达15%的股权,以每股2.33令吉配置给新投资者。必胜的每股净有形资产为1.67令吉。新投资者以每股66仙对比净有形资产的“溢价”投资。

小股东的我们该如何看待溢价?

溢价的来源在哪里?

溢价来源有多方面,其中包括了良好的公司监管;溢价当然也可能因为巿场的需求炽热而被推高。

但是,溢价永续的主要推手,肯定是来自公司的长期竞争优势。

必胜自2000上市以来,营运额逐年上升,从2001年的5000多万令吉,到2016年的3亿多令吉,复合增长率为12至13%。

必胜的营运现金流也相应的逐年增加,到2016年时已达3000多万令吉。

可否用金钱摧毁?

笔者想套用巴菲特在1988年大手笔投资在可口可乐的经典反问方式,来探讨溢价永续的原因,就是一家公司的竞争优势,可不可以被对手用大量的金钱来摧毁。

从上个星期五的闭市价来看,必胜的市值为4亿多令吉。我们可以问,如果有对手拿4亿令吉出来,有没有办法可以做到拥有跟必胜相当的口碑?

这还包括了要探测适合的地底水源难度,获取卫生局的审核批准,再加上供应链的优势以便在各大超级巿场、连锁店、杂货商店里都能将产品推出。

增加区别赢对手

这反问方式,就能提供在数字以外对生意的长期竞争优势了解,当然,气候的恶化如干旱对于业务的帮助则是题外话了。

矿泉水自然不能比拟白酒。因为水还是水,每公斤的水不可能卖到每公斤酒的价位。生产地的在地性,也提高了将水输出口的成本限制。除非经过特别加工,如提练酒般,才有办法赚取更高的盈利。

想像必胜矿泉水每瓶售价比起一般的矿泉水都高出10%至20%的溢价,就知道董事们的战略工作,就是要想办法来增加必胜矿泉水跟其他矿泉水的区别。

笔者突发奇想,在流行歌手的音乐视频里,通常都可以看到著名的歌手合作,相互映辉,如周杰伦在《千里之外》feat. 费玉清等等。

有没有可能,必胜矿泉水有一天会来个强强跨界合作,比如,必胜 feat. 李锦记,必胜feat. 日本SK II 化妆水合作,行得通吗?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