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通货膨胀率去年6至8月在1.4至1.5%徘徊后,于11月走缓至0.9%。

去年首11个月,通胀率按年增长0.6%,增幅低于2018年同期的1%,更远低于2017年同期的3.8%。



这显示,国内物价上涨压力已持续低迷超过一年,主因是政府去年采取措施,对RON95燃油零售价格进行补贴,将RON95汽油价格固定在特定价位。

同时,这也和我国经济增长放缓走势一致。我国经济增长从2017年的5.7%,于2018年放缓至4.7%,接着再于去年首9个月,进一步走缓至4.6%。

经济增长放缓及私人消费走势,往往会压低物价上涨压力,因为商家们在担心丢失客户和市场份额下,不愿调高物品与服务售价,以保持竞争力。

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过去两年通胀率低企,主因是非食品物价涨幅放缓。有关物价去年首11个月的按年增幅只有区区0.1%,反观2018年同期增幅为0.8%。2017年首11个月,非食品物价涨幅高达3.8%,是被油价高涨推高。

非食品当中,交通运输指数去年首11个月按年下滑3.2%,反观2017及2018年分别按年增长13.3%及1.8%。这也是非食品物价涨幅放缓的主因。



经济增长放缓及私人消费走势,往往会压低物价上涨压力。

这一切,归功于政府去年1月将RON95汽油零售价格调降12%,接着从去年3月起,把它固定在每公升2.08令吉至今。

非食品价格涨幅偏低的第二个因素是服饰与鞋子,它于2017及18年分别下滑0.3%及1.9%后,再于去年首11个月按年下滑2%。

我相信,该领域物价不起反跌,是因为商家在激烈竞争下,非但无法调高物价,反而被迫下调,以保护本身的市场份额。

油价调降成关键

况且,服饰与皮革并非日常必需品,消费者若资金紧缩,可以挪后购买这类物品。

其他非食品领域,包括保健及餐馆与酒店领域,也在竞争激烈下,物价涨幅见缓。

另一方面,食品与非酒精类饮料价格涨幅则持稳,2018及2019年首11个月的按年增幅都是1.7%,反观2017年同期涨幅则高达约4%。

总的来说,除了需求因素,RON95汽油零售价格去年调降,是去年首11个月左右物价涨幅压力的重大关键。这主要是因为,RON95油价在消费者物价指数所占比重高达约7%。

尽管过去两年,通胀压力偏低,普罗大众普遍仍认为,生活成本依然偏高,这依然是一个主要的民生课题。国人无不希望,生活成本能够下跌。然而,反映通胀率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持续上扬,显示百物仍普遍涨价,尽管涨势远低于之前。

无论如何,我仍相信,除非我国经济陷入通货紧缩,否则,只要产品与服务价格普遍下行,这已是一个好现象。

因此,在实行瞄准目标群体的新燃油津贴机制方面,政府看来已采取谨慎的态度处事,毕竟,新机制让RON95燃油价格自由浮动,尽管政府表明将会逐步调整RON95油价,但仍将推高通胀压力,并导致今年通胀率扬升。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