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拖慢复苏/白文春

打从美联储2017至18年期间U转其货币紧缩政策,并于去年降息以来,我发现到,美国的货币供应增长出现了很大的转变。

美国广义货币供应扩大增长,从2018年的3.7%,于去年几乎倍增至7%。



美国货币供应强劲增长,意义在于美国或只需约4%的货币供应增长,来支撑约2%的实质经济增长,以及同等幅度的通货膨胀率。

然而,7%的货币供应增长,暗示货币供应取得比美国经济增长所需额外3%增长。

基于市场流窜的资金总会找一个去处,结果这笔资金推高了金融资产价格,令美国股市道琼斯工业指数创下历史新高。

部分资金流入新兴市场,尤其是债券市场,因为基于先进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利差,其回酬或是显而易见。

去年最后两个月,大马债券市场就有160亿令吉的资金流入,尽管大马仍面临遭富时罗素世界政府债券指数观察名单除名的风险。



目前,富时罗素仍在评估,是否将保留大马在指数内,并将于下个月公布有关决定。

美国货币供应强劲增长背后的第二个重大含义,就是全球经济增长周期延长之际,这是我们第三次见证这样的一个增长。

美国货币供应首次强劲增长是2008/09全球金融海啸期间,当时,美国先后祭出量化宽松第一轮及第二轮政策,以提振衰退的经济。

此举导致美国货币供应增长从2010年的3.6%,于2011年飙升至10%,而美国经济随后也顺利复苏。

印钞票拼经济

美国货币供应第二次强劲增长是在2013至2016年期间,当时,货币供应增长从5%跃升至7%,而再一次,美国经济顺利持续增长。

当前的第三次货币供应增长,预料将再次为美国经济护航,让美国经济当前增长势头延伸至2021年。

其实,不仅是美国,欧元区也拼命印钞票拼经济,因为后者只需货币供应增长约2%,即可支撑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率增长约1%。

无论如何,欧元区去年杪货币供应增长5.6%,隐示她取得额外约3%的货币供应增长,就如美国一样,这笔额外的游资,预料将推高金融资产价格。

急需刺激措施避下行

大马的情况却截然不同。大马经济去年估计增长4.6%,而通胀率则预估增长0.7%。

这意味着,大马的货币供应增长需超过5%,以支撑大马经济的增长幅度。然而,大马货币供应增长去年11月却增长低于3%,远低于支撑经济增长所需的增幅?

这暗示着,有关当局需采取某些行动,以刺激经济活动,重振经济增长及未来货币供应增长。否则,大马经济料将进一步下行。

如果什么都不做,我们就只能等全球经济复苏来搭救。

事实上,全球经济很有可能在今年下半年逐步复苏,这是因为各主要经济体纷纷采取了货币宽松政策刺激经济,而中国货币供应及财政开销也取得强劲增长。

全球经济复苏预料将重振我国下滑的出口,最终提振大马经济和货币供应增长。

不幸的是,武汉肺炎爆发,料将打击中国经济前景。这料将拖慢全球经济原本今年下半年逐步复苏的步伐。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