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4日讯)11月原棕油平均价格按年激增38%,冲上每吨2500令吉,分析员看好节节攀升的原棕油价格,将能带动种植业明年展望大幅转佳。



MIDF投资研究分析员在报告指出,原棕油价格今年首9个月走过疲软的表现后,预期接下来将稳步攀高。

“虽然原棕油产量缓步增加,但仍不足以应付市场需求,尤其我国积极推动生物柴油计划,将进一步推高原棕油的使用量,预期将继续削弱库存。”

该行也披露,我国政府也积极宣传原棕油,并且宣布明年1月起调低原棕油出口关税,料将激励出口需求。

“不过,印度政府为协助当地种植业者而限制原棕油进口,或将打击我国原棕油出口需求。”

大马棕油局(MPOB)日前公布我国11月份的棕油总库存,按月减少4.08%至225万6048吨,虽是过去3个月来新低,但减幅却比市场预期来得少。



191215x1103_noresize

另一方面,因原棕油价格走高,在用作生物柴油方面也欠缺吸引力,分析员认为,这或许将影响原棕油需求。

“在考量上述因素,我们上调种植业投资评级,从‘负面’调高至‘中和’,预期明年原棕油价格可达每吨2450令吉;2021年料可有2600令吉。”

配合种植领域投资评级上调,MIDF投资研究也上修云顶种植(GENP,2291,主板种植股)、吉隆甲洞(KLK,2445,主板种植股)及森那美种植(SIMEPLT,5285,主板种植股)的投资建议。

分析员认为,原棕油价格现阶段攀高,主要都是因为库存趋低所致。

“大豆原油产量也减少,料有助提振大豆油价格,且若中美贸易战协商进展良好,大豆油供应将进一步吃紧,更能够推动价格。而大豆油与原棕油价格相互关联,大豆油价格走高,也将推动原棕油价格。”

191215x1104_noresize

中国进口激增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今年首11个月自我国进口的原棕油,按年激增40.4%,至220万吨,占我国原棕油总出口的13.5%;去年同期为11.3%。

MIDF投资研究指出,中美贸易战加上非洲猪瘟肆虐,使得大豆的需求大幅减少。

“这或许潜在暗示,有需要进口更多原棕油,且中国国内油菜籽产量也下滑,预期明年的菜油供应将继续走低,目前迫切需要加大其他植物油的进口。”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