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新年伊始,朋友们劝告我说虽然平时也常有捧场我的文章,但还是希望我这几天多说点“吉利”的话,恭喜大家发财云云。

我想他们对我的所写所说可能有点误会。我是最希望大家都能发财的,就是有时候看到时势让大家发不了财,或是只有一小撮人得以大发特发,而许多其他人却难以发财,至多只能望梅解渴。



而我的批判,一般上也只是点到即止,把赤裸裸的事实还算婉转地表达出来,让读者们与观众们以自己的无限智慧做出决定,是要逆来顺受还是采取更为积极的行动,来改变自己以至整个阶级的命运。

新年这东西,有许多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传统,对在东西方皆生活过相当长时段的我来说,最为重要的是不要去趋于迷信,而是适可地把一些对现代社会与生活还能有所裨益的元素,加以实践甚至发扬光大就好了。

其他一些趋于迷信的元素,基于在东方社会里不得不尊敬的长辈们或(不管我们喜不喜欢的)掌握最重要资源者的固执坚持,我们敷衍一下,意思意思就好,千万不要去自己也去信上一份,那就不胜唏嘘了。

团年饭让大家团聚在一起,吃一吃年长父母们所准备的美味年味饭。

譬如说团年饭,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平时一个家庭里,各个成员们为着“找吃”,东南西北地四处奔波,难有相聚的时候,所以过年给大家一个理由来团聚在一起,吃一吃年长父母们所准备的美味年味饭,那一道道的佳肴唤醒我们儿时的口味回忆,同时也让我们在这世态炎凉、整天斗个你死我活的社会里缅怀亲情的可贵。

那也可真是一个不错的传统,应予延续下去。就如西方社会里,欧洲人重视圣诞节家人团聚的那餐饭(去年好像有一个类似的孤零零爸爸为在世界各地的儿女们准备圣诞大餐予他们惊喜的感人视频),美国人则以感恩节的火鸡大餐为重。



做个独立思考现代人

但我们好像也有一个传统,谓所谓开年前不应工作(也包括做家务等,好像类似犹太人的每周六绝对休息的传统般)云云,在远古时代想必也有其重要的实用原因,但在现代社会里其实用性也就见仁见智了。

所以,大年初一的下午,我与太太在早上赴某门户开放活动拜年后,下午有个空档,我们也就把收集来的一些塑料“垃圾”分门别类,方便她的废料上循为艺术品或装饰品的社会企业,也算是被忌讳的“工作”的一种吧?

试想,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个年初一,做了一些既环保又能让弱势群体们发点小财,那又何乐而不为呢?

我认为,我们不应刻板地把一些传统就这样继承下来,而是要用现代的、进步的、充满批判性的眼光来决定某些传统是否必须坚持下去,还是有另一些更为备具时代意义、符合社会利益的举措得以成为新的社会文化元素。

唯有如此,我们方能成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现代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