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全球经济衰退
需反周期性财政政策/佐摩

中短期的一些局势发展,结合起来使世界经济进一步放缓。最近几个月,国际货币基金(IMF)等各方已承认全球经济展望恶化,迫使它连续修正发展预估不只一次,而是5次,而且都是下修。

预防胜于治疗



由于过去的政府政策支持10年的经济自由化、全球化和加强知识产权,大多数发展中经济体比此前更开放和不平等,近期经济展望比此前更苍凉。

在这种情况下,转向反周期性、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是审慎甚至必要的(但肯定不是挥霍)。如果做相反的事,就像铁达尼号就要撞击冰山时,还在重排甲板椅子。

保守或“新自由”派说客(包括已“渗透”大多数政府管理层的人)及其“顾问”仍在念着旧的咒语,但他们在《经济学人》和《华尔街日报》等机构的大师已因必要性而变得更实际。

有些大师已经修改旧的教条,以适应反动的种族民粹主义挑战,他们在新兴经济体的典型盲从者继续坚持疲乏(若非彻底失信)的旧口号,比如在分析上伪造的“财政巩固”,虽然面对着与日俱增的放缓。

在全世界,更现实和实际的经济学家被迫处理现实世界的问题,如今公开承认用适当的短期赤字开支,可在中期改善财政地位。



为发展再分配

这种财政开支不应只寻求在短期充当经济衰退的缓冲,还要为中期经济发展打下基础,中期经济发展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的,尤其在2008至2009年大萧条之后。

发展中国家政府应许下财政承诺,以便在中长期改善人力资源和产生永续发展红利,而不是简单地制造更多公共领域就业机会或建设基础设施“白象”让未来世代长期负担。

渐进的收入再分配有较大可能可通过增加开支提高总体需求,回归转移则可达到相反效果。社会保护应巩固和更有效果、效率和公正地支出,因此可加强总体需求,同时改善人口福利。

改善健康、营养、教育、培训和所须基础设施的适当投资,在中长期将带来显著的发展红利。同时,全民健保应由各种税收资助,因为保险选项比较花费成本,并鼓励“滥用”行为。

手段限制了目的

当然,政府能做什么,是受到财政情况的限制,但不应夸大或把它看作不可改变的。在选择开支项目方面,所有政府都面对抉择,所有参数都可在中期(若非立即)改变。

一个相对中高收入的国家应大胆考虑之前不可想象的选项,有些选项可能仍超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手段。因此,良好协调的“各级政府”努力,可带来巨大红利。

例如,转型的、日本式全民学校午餐计划上世纪初首次引入,当时该岛国的外汇盈余仍很小。该计划成功提高营养和健康,以及各方对科学和文明的欣赏。学校食品采购也被用来推广更安全和健康的食品生产。

类似地,开发通用药物,尤其是用于被忽略的热带疾病,对许多(若非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是重要的,而生物强化的健康食品有巨大的潜能可克服饥饿、微量营养不足和饮食相关的非传染性疾病。

最后,经过多年的怪物追捕和虚假技术口号工程,选择性投资和技术推广是迫切须要的。当世界在挣扎着缓解全球暖化,发展中国家应获得相当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以便用再生能源使经济现代化,绕过化石燃料选项。

一开始就预防滥用

虽然迫切须要转向反周期性公共开支,但要注意隐藏在高尚说辞背后、来自过去的浪费和滥用。政府开支的滥用甚或差劲的构想不仅会让公共政策在普遍上失信,还会让这些经济体受挫折,其展望和人民更受挫。

简单地收买现存的私有资产不会提高经济实力、能力和输出。类似地,为“坏钱”(包括前朝政府的贪腐或欺诈性投资)注入“好钱”不会让它改善。

由于多边机构和安排被故意破坏,发展中国家政府的选择很少,只能为自己和人民力争,同时避免极端爱国主义的诱惑,尤其是“让邻居当乞丐”和自私的心态破坏政策。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