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大马首宗内线交易判入狱
速柏玛郑金昇监5年

(吉隆坡24日讯)速柏玛(SUPERMX,7106 ,主板工业产品股)集团董事经理拿督斯里郑金昇因10年前进行内线交易,被判入狱5年和罚款500万令吉,是大马史上第一宗因内线交易而判入狱的案件。



证券监督委员会发文告指出,吉隆坡地方法庭判决亚太工业(APL Industries)前总执行长郑金昇和一名前股票经纪张强春(译音)内线交易罪成。张强春被判入狱5年及罚款1000万令吉。

据悉,这是证监会提控的内线交易案件中,第一个被判入狱的案件,也是第一个完成全面审判的案件。

证监会指出,郑金昇在2007年10月26日至29日之间,将亚太工业未公开的审计后财报相关信息告诉张强春。

当时经过审计后,亚太工业至2007年6月30日财年亏损,比之前公布末季未经审计业绩时的亏损还高,因此被列为PN17公司。

当时,张强春是一名股票经纪。他在知道未公开信息后,通过岳母及母亲的户头,共脱售620万8500股。



郑金昇将上诉  

法院允缓期执行

郑金昇的律师已对这项判决提出上诉,而法院允许缓期执行。

证监会是从2014年12月9日展开行动,先是提控张强春,后在六天后提控郑金昇、夫人拿汀斯里陈美玉及妻姨陈美虹(译音),涉嫌亚太工业的内线交易,唯三人否认控状。

郑金昇和陈美玉在1987年创办速柏玛,这是一家手套生产商,在三年前多元化至隐形眼镜制造业务。

目前,郑金昇是速柏玛集团董事经理,而陈美玉则是执行董事。

速柏玛在2005年掌控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亚太工业,后者在2009年除牌。

文告中点出,吉隆坡地方法庭法官朱嘉纳英哈山认为,内线交易罪行被视为比一般犯罪行为更严重,这是鉴于对整体投资者信心及公众有深远的影响,因此有必要作出有威慑作用的判决。

“内线交易是一项现代白领经济犯罪行为。这很严重,且自成一类。”

这是经过全面审判而作出的判决,包括14名证人为控方作证,及4名证人为反方作证。

根据2007年资本市场与服务法令(CMSA)第188条文,一旦涉嫌进行内线交易被判有罪,将强制入狱不超过10年,及罚款不少过100万令吉。

公司照常营运

速柏玛在晚间发文告指出,公司照常营运,且管理团队为公司和股东的利益,致力于交出良好的业绩表现。

自2001年上市交易所,该公司盈利一直都表现稳定,且派发稳定的股息给股东。

速柏玛截至九月杪首季,净利按年攀升43%至2790万1000令吉。

管理层有信心可在未来数个季度维持及改善业绩表现。

公司的业务营运维持不变,且管理团队坚定地发展业务。

晋身手套业“4大天王”  

曾公开挺反对党引轰动

拿督斯里郑金昇来自柔佛州峇株巴辖,投身手套业前,曾在一家跨国纺织业贸易公司服务。

过后,他凭着敏锐的商业嗅觉,决定创办贸易公司并投入手套领域。

郑金昇于1989年成立速伯玛(SUPERMX,7106,主板工业产品组),专攻手套生产,不久后业务蒸蒸日上,很快就成为大马手套业的“4大天王”。

于2013年全国大选时,郑金昇出人意料之外公开表态支持反对党,引起政商界高度关注,也成为大选期间的焦点企业家。

2014年12月,郑金昇被指在7年前涉及内线交易,被控上法庭,惟他否认有罪。

在面对官司缠身情况下,他于2015年重新布局其商业王国,把经商大本营搬迁到香港,仅留下制造业在大马。

当时,他向媒体表示,香港提供良好经商条件,这是吸引他外移的主因。

近年,速伯玛已布局转战隐形眼镜业务,在前几天的股东大会上,郑金昇坦言,该公司已投入1亿令吉作为隐形眼镜业务的发展开销,以建设隐形眼镜总部和打造隐形眼镜厂房,该业务可望在2019年下半年实现获利目標。

反应
财经新闻

供需失衡成本严峻 分析员喊卖手套股

(吉隆坡29日讯)随着手套领域供需依旧持续失衡,且还要面对严峻的成本挑战,市场人士继续看低相关领域,并呼吁投资者卖出手上股权。

兴业投行研究分析员在报告中点出,尽管在市场整合后,手套在短期内的平均售价疲软步伐将有所放缓,不过,在需求逐渐回升前,产能使用率走低将继续拖累整体赚幅。

分析员指出,目前每1000只手套的售价,介于20至22美元,与疫情前的售价相似。

“2022第三季的手套平均售价,按季降幅放缓至较低的个位数,这表明,手套平均售价可能已经触底。”

分析员表示,目前本地商家与中国同行展开的价格战近在咫尺,但从最新的业绩表现来看,中国两大商家,即蓝帆医疗(Blue Sail Medical)及英科医疗(Intco Medical)均蒙受营运亏损。

“这也意味着,从长远来看,目前的手套平均售价水平,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

至于需求方面,分析员表示,一切仍需要时间消化,因为业界人士依旧无法确定手套经销商何时才能清空手上囤积的库存。

分析员点出,就目前的业界业绩汇报会来看,多个经销商并没有进行补货的举措,因此,假设2023年首半年的库存正常化预测成立,那2022年杪的手套需求将继续维持在3900亿只,2023年则增长4%。

另外,分析员继续维持手套供应预测,即2022年将达到4290亿只。

分析员表示,迄今为止,大马四大手套生产商,即顶级手套(TOPGLOV,7113,主板保健股)、贺特佳(HARTA,5168,主板保健股)、速柏玛(SUPERMX,7106,主板保健股)及高产柅品工业(KOSSAN,7153,主板保健股)并没有添加新产线,且使用率仍处于50%的低水平。

“我们也在中国两大手套公司观察到同样的趋势,即产能使用率一直低于50%。”

维持“减持”评级

分析员表示,如果按照牛市的情景下,手套需求预计将在2023年下半年回升。

“除了经销商没有重新进货外,成本转嫁对手套业者来说仍然具有挑战性。”

“从顶级手套的最新业绩来看,成本转嫁依旧艰辛,因为相关领域仍在未来6个月里,面对供需不平衡。”

“尽管顶级手套在今年11月将手套平均售价提高5%,但这个做法没有为整体平均售价带来任何有意义的提升。”

另外,分析员表示,随着顶级手套和贺特佳已从大马综合指数移除,近期股价走高,可能会给手套业者带来进一步的下行风险。

马银行投行研究则表示,尽管顶级手套的环境、社会及监管(ESG)分数有所提升,得益于公司积极推动人权政策,不过,在厂房使用率处在30%的低水平,因此,预计公司短期前景仍然充满挑战。

分析员表示,经销商的库存消耗能力低,以及中国同行的激烈竞争,预计将对大马手套领域带来不利因素。

“目前,顶级手套表示,将专注于加强及优化成本结构,并暂时关闭老旧或低效率的工厂。”

分析员继续呼吁投资者“卖出”顶级手套,目标价则维持在35仙。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