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该“拥抱”GOJEK?/符策勤

政府有意考虑印尼Gojek共享摩托进军大马:

●钱多多,亚洲独角兽Grab估值140亿美金(约574亿令吉)与Gojek估值100亿美金(约410亿令吉)同时爱上大马市场,不好吗?



●赛沙迪说,“与其放任摩托骑士非法飚车,不如让他们参与共享摩托服务”,不好吗?

考虑一 :自由市场,禁止垄断

Grab业务已经拓展至8个国家,拥有280万名司机,比优步(Uber)的200万还要多, 每日处理的叫车订单数超过了600万个,2018年的营收达到了10亿美元(约41亿令吉),优步宣布把东南亚业务出售给Grab,用于换取Grab的27.5%股份。

虽然还有一些本土州级网上叫车服务存在,但无法制衡市场的能力,Grab开始垄断了大马市场。

如果以不垄断的出发点,要拥抱Gojek是无可厚非的。如新加坡,Grab收编了优步后,政府必须让Gojek在岛上运作,但只让共享汽车上路而不是共享摩托!



原来属于大马企业的Grab, 因本国投资机构没有淡马锡的远见与触觉,拱手送给小表弟新加坡,成为新国独角兽企业(超过10亿美金或约41亿令吉营销企业)了!

我曾向淡马锡风投负责人抱怨说“我那敢再向你们推荐大马企业,分分钟又变了你们的企业?”, 她苦笑说“不是啦……”。

Grab筹集到86亿美元(约361亿令吉)的风投资金,Gojek筹集了31亿美元(约127亿令吉)。

我觉得为了杜绝垄断,引进Gojek共享“汽车”,可以考虑!

考虑二:狭隘思想——“男女拥抱”

在雅加达这个拥有3000万人口的庞大都市,同时又奇缺基建与道路,摩托司机一直都是在该国克服其传奇般交通堵塞的最快、最廉价的方式。

Gojek与Grab的共享摩托的世纪科技出现,解决了社会大大痛点,让人类金字塔下的广大印尼民众出入方便。

在那里,世界最多穆斯林的国家,女乘客毫不犹豫的大腿一跨,蹬上Gojek摩托,把绿色头盔带好,拥不拥抱前面的司机,按情况与情感而定,不由得大马宗教极端份子来裁决这神圣的交通工具。

其实,在深圳龙岗出差时,中国滴滴打车还没出现前,我们这些老外也不一样跳上当地的霸王摩托(以前叫非法载客,现称为共享摩托)。

男人与男人当然更不可以拥抱,我们在紧急刹车或大转弯的时候就得要搭一搭,扶一扶前面司机小哥的薄肩或小蛮腰一下,当然,见好就收!

我觉得“拥抱”不是关键考虑共享摩托的议题。然而,这里假惺惺的伪圣洁人士居然以“女抱男”的议题为先而拒绝Gojek!

考虑三:飙车族与国民经济结构

飙车族产生的原因?

是没机会给这些青少年泄发太多的精力而引进Gojek吗?

不是啦,是家教,是叛逆啦!

很感谢已经有了Grab Food、Food Panda、Dahmakan 等的摩托送餐服务方便食客,同时,也激活了不少的中小企业。

这还嫌不够工作机会与让飙车族抒发旺盛的精力吗?

然而,除了还带上头盔,送餐小哥们,开始像很多的民众摩托骑士,逆行,闯红灯,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

看看路上的摩托,有多少的交通违例的事件时时刻刻发生。这些社会倒退后的违纪,交通部也好,叫车企业也罢,有法律规章,却没有执法的能力与决心。

试想想,再让Gojek共享载人摩托投入服务,大马社会与经济架构只有深陷停滞不前的咎境。

大吉隆坡虽堵车,但只有700万人口,人口密集度没有印尼高,一条一条的新建大路比雅加达更大,更多,捷运还不断的在建。

大马要脱离中收入往高收入挺进,理应让飙车党与爸妈再教育,少一点公共假期,学些什么礼义廉耻,学开捷运,高铁,人工智能,无人驾驶,而还鼓励最大族群的未来主人翁轰轰作响,逆行窜路,反道而驰创造更多的摩托社会!

印尼还在努力脱离低收入往中收入迈进,难免摩托车满足人类金字塔下的基本运行诉求,那是逼不得已的事,我们尊重!

有共享汽车不就够了吗,还搞什么摩托呀?大马如因共享摩托服务而拥抱Gojek,那就绝对不符合国情与国民经济结构了!

反应
 
 

相关新闻

好奇心

Teaser image

信风

Teaser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