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31日讯)摩根史丹利表示,关税可能是拖累全球化或借用一位荷兰学者的术语“减缓全球化”(slowbalization)的最明显因素。

迈克尔泽扎斯和梅雷迪思皮克特牵头分析员撰写的报告称,但关税不是唯一的障碍,贸易和价值链转变存在多重更高的障碍。



引发变革的其它地缘政治发展包括英国脱欧、多边贸易协定面临的挑战,以及美国政府除关税之外的举措,比如限制华为以及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权威等。

几个“预先存在的趋势”——比如供应链地点决策中较低工资的重要性降低、以及服务贸易增长速度快于货物贸易——也在放缓全球化进程。

报告称,投资者应该关注这些动向,因为上述趋势“对美国、中国和欧洲许多行业的成本结构和市场增长潜力都有着影响”。

摩根史丹利将股票分为两组:那些面临逆风的企业,他们称之为“减缓全球化的受害者”;和那些受益的,被称为“新兴区域冠军”。

“减缓全球化的受害者”包括电信、汽车、半导体、资本货物、IT硬件、亚洲科技企业和大型美国互联网公司。



这些公司“对其本国的经济或国家安全利益敏感”,并使用全球分散的供应链,这意味着它们可能面临昂贵的紧缩和合规成本。

重创IT硬件公司

例如,在最糟糕的情况下,IT硬件公司苹果、希捷科技和惠普等可能会受到重创,而CDW公司、Pure Storage公司和Fitbit公司可能不会受到影响。

新兴的区域冠军包括支付、中国互联网以及中小型美国互联网公司。

这些企业“使用对其本国的经济和/或国家安全利益敏感的技术和产品”,但不依赖于进入地缘政治竞争对手的外国市场。

例如,中国不是万事达、威世和PayPal控股投资的主要领域。

一家可能获益的公司正在受到高盛的关注:花旗集团。

在早些时候上调评级的报告中,高盛称花旗为亚洲的潜在供应链变化做好了充足准备。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