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在电视新闻上看到记者因2019冠状病毒病感染事件,采访士拉央大巴刹,想了解在外劳缺席下,如何继续运作。

镜头下的巴刹,没有想象中脏乱湿漉,受访的贩商说这景象让他感觉好像回到20多年前巴刹刚投入运作的时候,那么有条不紊和干净整洁,他很感动!



我非常惊讶,摊贩们非常适应也似乎很享受这种没有外劳的工作环境,该巴刹协会会长说他非常开心,如今在这里做生意的老板们都很合作,看到外劳的身影会即刻拿起手机报警,以免受到感染。

抢滩、抢生意、肮脏的工作环境,是以前外劳泛滥时大巴刹的写照,本地商贩为了方便和节省开支铤而走险雇用非法外劳,以致衍生很多环境卫生和商贩之间勾心斗角的问题。

如今商贩们趁着疫情蔓延,警方大肆逮捕非法外劳的当儿,逮到机会和有关部门一起重建一个健康的工作环境。

没有外劳的巴刹,雇用本地人虽然提高成本,但大家甘之如饴,虽然辛苦但非常开心!

每当政府扫荡非法外劳,本地商家群起抗议,激烈批评政府罔顾民意忽视劳工短缺问题,已是本地商家的自然身理反应,最后政府总是“顺从民意”,让事件不了了之。



不愿从事3D行业

这么多年下来,大马累积了数以百万计的非法外劳,导致很多社会民生问题。

这一次的疫情,国人极度担心非法外劳成为潜在带菌者,那些贪图方便而聘请他们的商家朋友,其实也要为外劳滞留我国负上一部分责任。

我国商家这么多年来都为劳工短缺伤透脑筋,尤其是在那些3D行业和需要长时间站岗的工作,如专柜售货员和保安人员等服务行业。

所谓3D,是指dirty(肮脏)、dangerous(危险)和difficult (高难度),如建筑、农业、工厂等工作。

根据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三苏丁的说法,大马年轻人抗拒3D工作并不尽然是工资问题,工作环境和社会大众的轻视眼光才是让人却步的主因。

至于服务业如专柜售货员,虽然工作较轻松但很多本地人嫌工作时间长,酬劳相对较低而不太愿意进入这行业。

供需催生670万大军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数据,我国外劳人数已达到670万的惊人数目,合法外劳只有大约200万人,非法外劳却占470万人!

670万占了我国人口的20%,这让大马成为全世界外劳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按道理我国不可能对人力有那么高的需求,但为什么国人还整天大喊人力不足?

我上网查了一下资料,发觉原因错综复杂,但我不是专家,不敢妄下定论,这里只想讲一讲我的想法!

我认为这是供需问题。

大马雇主认为外劳耐操、便宜,既然有供应,管他有没有准证,照用不误。至于法律责任,Malaysia Boleh!到时想办法解决!

其实就算以合法手续申请外劳,也不见得比本地人便宜,只是我们总是喜欢预设立场,认定本地人态度不行(说良心话,有些真的不行!),既然有所选择,何必那么大费周章,自讨没趣?

趁着警方大肆逮捕非法外劳的当儿,巴刹商贩们可以和有关部门合力重建一个健康的工作环境。

服务业忌依赖外劳

希盟政府执政时鼓吹工业4.0,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提高工业的生产效率,减少国人对外籍劳工的依赖。

这原本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方向,但事与愿违,推广了不到两年,成果初见,希盟政府就倒台了!

我记得几年前连锁协会邀请国内贸消部长为我们主办的加盟展主持开幕仪式,后来部长因有事离开,留下身为活动主委的我主持记者会。

当时政府大力取缔非法外劳引起商家争论,记者想要了解零售协会的立场,于是矛头对准了我,问我对此事的看法。

我记得当时是这样回答的:任何国家过度依赖外劳都不是好事,尤其是服务业。

本地人填补职缺

到过日本、台湾、英国、欧洲等旅游的,我想请问大家,当时为你提供服务的一线服务人员是不是绝大多数都是他们的“本地人”?

我旅游台湾无数次,喜欢台湾美食,但从来没有在用餐的时候被外籍人员服务过!

有一次我到比利时公干,朋友请我到办公室附近的餐厅吃饭,当时适逢午餐时间,餐厅里客人不算多,但也不少,但服务人员却只有两位,就是老板和一位年轻小姐。

我在旁观望,发觉他们做起事来一气呵成,点餐、送餐、收拾盘子,效率之高让人叹为观止,真是叶问的“一个打十个“!

所以大马商家假如被逼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生存,效率就会提升,本国公民在重赏之下就会乐意参与他们他们平时不屑的工作,填补外劳遗留下来的工作!

适时改变商业模式

我们以前不是都为Mat Rempit所制造出来的社会问题伤透脑筋吗?现在这问题竟然因送餐行业的崛起而大幅减少!

最主要的原因是送餐员酬劳不低,听说2000、3000令吉起跳!

Mat Rempit反而是让人羡慕的一群!

2019冠状病毒病肆虐,彻底改变很多商家尤其是零售业的扩充计划。

中小企业会长江华强预测,接下来的几个月将会有不少于两百万人的失业潮,在供过于求,本地员工都自顾不暇的情况下,外劳将会过剩。

这就是为什么移民局趁机大肆扫荡非法外劳的原因,最让人玩味的是,这一次的扫荡行动,大家竟然一反常态,不加以批评还拍手称快!

疫情让我们有一个平衡生态的环境和时机,有关当局假如处理得当,困扰了大家多年的外劳泛滥问题有望大幅度改善!

失业潮是创业机会?

话说回头,台湾和日本等地方的服务人员都非外劳,主要原因除了政府的政策规定和政策的严厉执行,民间历久弥新的创业潮也应记上一功!

比如小小的宝岛,一年就有4次加盟展,每一次都人头攒动!

台湾年轻人喜欢创业,这对那些有野心扩充事业版图的企业不需为人力、物力伤脑筋,因为加盟模式很直接地解决了以上问题!

7-11在台湾有超过5000家,80%是通过加盟方式经营的。

大马比台湾多1000万人口,7-11却只有逾2000家,而且大部分都是直营。

200万的失业潮,释放出那么多的人力资源,假如你稍微动动脑筋改变自己的生意模式,也许一部分失业大军就能为你所用,“一家便宜两家着”,何乐不为?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