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自求多福/胡逸山博士

 
 

2019冠状病毒病在世界各地越来越严重,本地也难免于其肆虐。

新政府上台两个星期,即面对此严峻的国难挑战,必须颁布两星期的国民行动管控令,日前再延长两星期,共4星期,主要目的就是尽量减少民众之间的直接接触,以减低病毒的传染机会,把疫情的增长幅度压平下去。



大家实质上被逼呆在家里(除了紧急事故或购买必需品而外出),能够通过互联网等现代资讯科技来办公的当然还好,但许多需要直接接触的服务提供或商品生产,实际上就停工了。

无论是宏观上或微观上的经济影响,毫无疑问是极为庞大的。

尤其是中小型(还有微型)企业,在近年来世界经济大不景的大环境下,生意本来就不很好,冠病一来受到更大的冲击,而现在班都未能上了,就更为辛苦了。

此所以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日前陆续宣布一些援助措施,如允许雇员提出部分公积金来应急、银行贷款的偿还可推迟6个月等。

政府目前与大家一样,是处于钱不够用的苦况。

钱不够用



一些人批评以上的前一项措施,无异于是要雇员们先花上自己准备退休养老的钱来渡过这段难关,那以后所能分到的公积金花红会更少,长期来说很不划算等,犹有微言。

政府之所以目前提出如此措施,主要也是“买一点时间”来应对目前的经济缓慢现象,有说是在本月底会提出一项更为庞大的经济刺激配套。

说穿一句,政府目前与大家一样,是处于钱不够用的苦况。

去年底前任希盟政府通过了一项财政预算案,为政府的开销幅度提供了法律基础。

在上月底本地政治斗争闹得如火如荼之际,前首相马哈迪曾提出一项经济刺激配套,想必已把政府开销的合法幅度撑得几乎淋漓尽致了。

也就是说,政府如要支出更多更大的开销,看来就要召开国会来尝试通过增补预算案了。

但如贸贸然召开国会,此被俗称“走后门上台”的新政府,又极有可能面对之前赫然被赶下台的希盟反对党的不信任动议,分分钟会面对被逼下台的政治危机。

所以,新政府目前面对的,应该是要既保住政权,又能合法拿钱来用的两难危机。

尽量减少繁文缛节

不过,面对危机的可不止是政府。

低收入一群生活固然会继续困苦,但看起来政府即便未能派钱,也会设法通过各种行政手段来减轻彼等的生活负担。

上述的中小企业雇主,不管生意好坏,甚或是否还有生意可做,除非结束营业,看来还是被有关当局认为理所当然地应该继续支付员工的薪金报酬等。

这份压在中小商家肩膀上的沉重负担,人家美国澳洲可是有政府来分担的。至于本地呢,看来中小商家们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政府钱不够用又不好意思正式(向国会)开声讨钱用,大家也许勉强能够明白,虽然未必完全同情。

最起码的是,各种充斥官僚主义的程序要酌量予以减免,多年来以五花八门理由(包括已呈交的原件不见了却要求再次呈交原件)拖欠尤其是中小商家的款项,要人性化的尽量尽快偿还,那就已然谢天谢地了!

反应

相关新闻